soh logo
ad image
 1812战争:伊利湖战斗(Battle of Lake Erie)(图片:美国画家William Henry Powell  1873画作)
1812战争:伊利湖战斗(Battle of Lake Erie)(图片:美国画家William Henry Powell 1873画作)

1812战争再塑美国民族认同感和国家意识  麦迪逊总统全身而退

【美国史话系列45】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日】(作者:文长)英美两国在根特签署和平协议的消息,花了好几个星期才漂洋过海,被美国人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双方还在新奥尔良打了一仗,1812的战火持续到1815年的1月份才彻底熄灭。虽然美国这边打了个大胜仗,但其实新奥尔良这一仗完全可以避免的。这种本来可以避免的不必要的损失,从1812战争爆发开始就不断上演。我们前边讲过,当时英国都准备答应美国提出的条件了,可是美国这边还不知道,结果一炮打响之后,就再没回头路可走了。有人说,如果无线电通信技术能够能早点问世,是不是很多战争就可以避免了呢?是不是人类的自相残杀就能减少了呢?这还真未必,科学技术一方面给人类带来快捷,可另一方面却可能助长专制者的野心。如果通信技术提前一个世纪出现,说不定原子弹也提前爆炸,世界历史成为什么样子很难说。

几乎和新奥尔良战役同一时间,美国还发生了另一件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知道,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是联邦党人的天下,联邦党人一直很反对和英国打仗。1812战争让他们很恼火,他们为了抵制联邦政府的决定,一方面是银行不借给国会钱(因为银行主要都集中在新英格兰地区),另一方面不让本地区的士兵听从中央的调遣。这种反战的情绪随着战争的持续,是愈演愈烈。终于,就在根特和约签署的那段时间里,新英格兰地区的联邦党人在康奈狄格州的哈特福德这个地方召开了一次反战的会议,而且是秘密召开的。

会议从1814年的12月中旬一直开到第二年的1月份。参加的人当然基本上都来自东北部的那几个州,这些州的很多商人一直和英国人做生意,战争开始后也没停下来。他们觉得和英国人打仗等于是断了他们的生路,当然是要反对的。但是,他们和敌对国做生意,让美国其他地方的人很生气,两边的矛盾不断加深。最后,有一些比较激进的联邦党人提出来说,咱们干脆自立门户,脱离联邦算了,省得大家闹不愉快。

在哈特福德大会上,联邦党人不光是反战,他们还主张要修改宪法,来保护新英格兰地区各州的利益。这个提法主要是冲著前一段时间美国西部有些新加入联邦的州来的,他们觉得这些西部的新成员威胁到了他们在联邦的势力,冲淡了他们的选票。

蒂莫西·皮克林(Timothy Pickering)(图片:美国画家Charles Willson Peale 1792/1793年画作)
蒂莫西·皮克林(Timothy Pickering)(图片:美国画家Charles Willson Peale 1792/1793年画作)

有这么个人,叫Timothy Pickering,他是非常极端的联邦党人。他说英国现在正在进攻新奥尔良,我相信英国肯定会赢,英国人马上就要控制密西西比河,然后阻断美国西部各个州的水路交通;那样的话,联邦就已经一分为二了。下届国会里,也不会再有来自西部地区的代表了。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既然英国人能把美国一分为二,咱们还不如现在就分家。听了他这一番话,有人担心,在会上这么多人,这种场合提出分裂,容易煽动大家的情绪。尤其是现在战争还没结束,会造成人心不稳,削弱美国的战斗力。好在并不是所有人都像Pickering那么激进,参加大会的绝大多数人政治立场还是比较温和的。他们并不希望分裂国家,只是想捍卫新英格兰地区的利益。他们主张,咱们还是和麦迪逊政府谈判,争取权益,别动不动就吵着要分家。

会议上的讨论没有演变为分裂联邦的企图,除了温和派控制了局面以外,还有新英格兰地区民主共和党人的努力。没错,这些州的确是掌握在联邦党人的手中,但是他们的人数优势其实并不大,民主共和党人还是有很大的话语权的。最后,经过协商,联邦党领袖在1815年的1月5号这天,公开发表声明,对麦迪逊总统和他发动的战争提出严厉批评。他们同时表示,我们不想退出联邦,因为新英格兰的问题是战争和民主共和党造成的,不能归咎于联邦体制。联邦党人还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修改宪法的内容。

比如,他们要求减少南方还允许奴隶存在的州在国会中的议员人数。要求提高新的州加入联邦的门槛,至少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批准才行。另外,还希望减少联邦政府干预贸易的权力。最后这条其实有点意思,因为原来是民主共和党希望政府别干预做生意,别收那么多税。现在反过来,民主共和党因为要和英国打仗,就不允许国民和英国人做生意,结果联邦党人受不了,他们要求民主共和党这边,你别干涉我们的贸易自由。除了上边这几条,联邦党人还提出,希望将总统的任期限制在四年以内,咱们别一言不合就搞个连任八年。另外,他们希望只有美国本土出生的男性公民才能担任公职,外国出生的人不可以。

最后,会议代表推举了三个人,把这些要求送到首都华盛顿去,算是给麦迪逊的一个“见面礼”。可是很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刚到华盛顿,停战的消息就传到了。可想而知,这三个人见到麦迪逊总统之后,得有多尴尬吧。联邦党人说得那么玄乎,什么美国肯定打不过英国啦,什么英国立马拿下新奥尔良然后霸占密西西比河啦,现在这些都成为笑话了。这三个人最后啥条件也没和麦迪逊讲,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不冷场,就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比如总统您一路辛苦啊?总统夫人还好啊?杰克逊将军啥时候凯旋啊?庆功会上准备喝啥酒啊?至于修改宪法的条款,赶紧藏在大衣兜里握得紧紧的。根特和平协议确实让联邦党人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他们之前还有不少支持者,现在这些人都走了,还有不少在看他们的笑话。联邦党因此也几乎要破产了,他们甚至连新英格兰地区都保不住了。

1815年2月17日,麦迪逊总统正式宣布战争结束。这场持续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战争,一共造成了美军三万多人死伤。但是,也正是这场战争,让美国人民团结起来,重新塑造起了独特的民族认同感和国家意识。而这正是独立战争时期凝结成的美利坚精神,它是美国赖以生存的基础。当时的财政部长加勒廷说,“独立战争之后,美国人的爱国热情逐渐消亡,但现在不一样了,人民的骄傲和政见有了更实在的寄托。他们因为1812战争变得更美国化了,感情和行动也都更像一个国家了。”在7月4日建国39周年纪念日上,“星条旗”的作者,弗朗西斯·斯科特·科伊(Francis Scott Key),那个曾经在英国战舰上隔岸观望的年轻诗人,发表了一番充满热情的演讲。其实,美国的星条旗也是在不断变化的,从宪法生效到1815年快30年了,美国从13个州发展到了19个州,而且还在不断扩大。每当有新成员加入,国旗就要重新调整,加入更多的星星来代表新成员。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国旗,是1960年夏威夷加入联邦之后才出现的。

詹姆斯•麦迪逊(图片:美国画家John Vanderlyn1816年画作)
詹姆斯•麦迪逊(图片:美国画家John Vanderlyn1816年画作)

1812战争打响的那一年,麦迪逊总统当选连任。四年后的1816年大选,他决定秉承国父华盛顿杰佛逊开创的传统,全身而退。这次大选没有悬念,民主共和党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当时的国务卿詹姆斯·门罗当选总统,汤普金斯当选副总统。而联邦党人没有开会推选候选人,只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三个州选举人保证,会把票投给纽约的Rufus·King。新当选的总统门罗,面对着一个刚刚刷新了民族情感和凝聚力的国家。尽管欧洲强国的武装侵略不再有,但外交上的压力依然存在。他有勇气面对这些挑战吗?请看下集。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