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曾國藩面對女色曾動心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曾國藩面對女色曾動心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面對女色曾動心 曾國藩歷煉官場修心修身踐賢人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編輯:吳永健)享有“千古完人”美譽的清朝重臣曾國藩極具爭議,誇他的把他立爲聖人,罵他的說他是元兇。

不過他有一點是值得肯定的是:謹慎。

正如民國著名的清史學家蕭一山將曾國藩與左宗棠對比:“國藩以謹慎勝,宗棠以豪邁勝。”

修身方面,曾國藩寫過很多關於爲人處世的家書,他的部分家書得到很多讀者的青睞。

曾國藩(圖片:Hosea Ballou Morse 1918年畫作/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Chinese Empire)
曾國藩(圖片:Hosea Ballou Morse 1918年畫作/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Chinese Empire)

他爲自己立下課程十二條:

主敬:整齊嚴肅,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靜坐:每日不拘何時,靜坐四刻,正位凝命,如鼎之鎮。

早起:黎明即起,醒後勿沾戀。

讀書不二:一書未完,不看他書。

讀史:念三史(指《史記》《漢書》《後漢書》),每日圈點十頁,雖有事不間斷。

謹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養氣:氣藏丹田,無不可對人言之事。

保身:節勞、節慾、節飲食。

日知其所無:每日讀書,記錄心得語。

月無忘其所能:每月作詩文數首,以驗積理的多寡,養氣之盛否。

作字:飯後寫字半時。

夜不出門。

不過,曾國藩並非生來就是能人。年輕時,他血氣方剛和尋常人一樣,有着難以抑制的七情六慾。在美色面前,他承認自己也很動心,甚至會去調戲美姬。最終,他又是如何自我約束,讓自己脫穎而出呢?

曾國藩曾經說,人有兩種,即聖賢和禽獸。爲了能進入聖賢之列,他給自己定下三戒:戒色、戒菸、戒妄語。整個大清的官場,就像是他的煉丹爐,他一直不斷地改善着自我的修爲。在這三戒中,他最難戒、也最難過的就是第一關——戒色

那時,他的妻子歐陽氏體弱多病,曾國藩正值血氣方剛的青春年華,家中病怏怏的氣氛很讓他壓抑。一次,他參加同學的聚會,令他大開眼界:一名進士同學的家非常豪奢,一派鐘鳴鼎食、姬妾如雲的景象。這次聚會,曾國藩大動色心,眼睛不由自主地到處亂看。

當他回到家,離開聚會的熱鬧氣氛,冷靜下來時,他坦白寫道:白天,我老是斜着眼睛看人,真是不成體統,全然忘了廉恥之心。當天晚上,妻子犯病嚴重,整夜都在痛苦地呻吟,令曾國藩心煩意亂,難以忍受。

次日一早他就出門,找朋友聊天去了,一直到深夜纔回到家。因他滿腦子都是美人色慾,雖然還沒有實際行動,腎精就已經開始自我消耗,骨髓的精氣無法通過脊柱上升到大腦,所以他精神不佳,理學功夫迅速下滑,連別人說什麼,他腦子都像是隔着一層膜,聽不清楚。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曾國藩受邀到湯鵬家做客。宴席上,他看到兩個美人非常可人,一時色心難掩,就在席上調戲她們。類似這些調戲的片段,他在日記中多處提到。爲了成就大業,他立志斷掉色念。所以,他常在日記中檢視自己的念頭和行爲。

家中病怏怏的妻子,或許就是他心靈世界的反映吧。曾國藩決心改過自新,將戒色列在三大戒的首位。他認爲色心不去,難成大事。色心一旦膨脹,就難以收拾,最終會妨礙他的事業成功。從他的日記來看,戒色的決心,就像跟色魔打仗一樣,必要歷經一番血戰,才能徹底斬斷色慾的根。

爲了戒色念,甚至連閨房逗趣,在外人面前和妻子過分的親密,他都會認爲心不淨。

“去年,我已經發誓要戒掉這一惡,今天又犯了,真是可恥,可恨!這麼久都還不能克治,面對朋友,都會覺得汗顏。”

這是曾國藩在日記中寫的,話語中能夠感受到他悔恨和要改的決心。

曾國藩修心修身約束自己。(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曾國藩修心修身約束自己。(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曾國藩的嚴格自律,表現在每天都要做上文提到的12件事,每天記錄自己的心得體會,給自己多留反思的餘地。

他通過這樣的歷煉,修心修身約束自己,最終實現他的志向,成爲晚清一代重臣。他在實踐通向完人的路上,也成就了立言立德立功的不朽之事。

責任編輯: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