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越南难民的血泪(图片:youtube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越南难民的血泪(图片:youtube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香港是越南难民避风港 脸书创办人与越南华裔岳父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9日】(作者:江峰)

一股庞大的难民

东方之珠香港,20世纪的70到90年代,在越南难民潮这一国际难民危机事故中成为了亚洲的难民天堂。

香港著名导演许鞍华曾经连续拍摄了《投奔怒海》这部片子,成为中国电影百年最佳排行第8位的经典之作。电影集中反映了越战结束后越南民众尤其是越南华侨的曲折命运,也反映了香港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

从1975年到2005年,香港共接收了23万多名的越南难民和船民,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收容港。

  越南难民(图片:PH2 Phil Eggman/1984年拍摄)
越南难民(图片:PH2 Phil Eggman/1984年拍摄)

历史上的今天,1979年的2月7号,这天一艘载着2600多名越南船民的“天运号”在夜幕中进入了香港水域。

船民不被允许登岸,于是四个多月他们待在船上、待在海湾中,实在是无法忍受的船民后来切断了锚链,货船再次驶向怒海,最终搁浅。船身下沉,船民纷纷游到临近的岸边,终于获准登岸。

这个事情一下子升级为了国际人道主义问题的象征性事件,直接影响了香港接下来的难民政策。

越南难民问题是怎么形成的呢?

越南统一之前,大约有100多万华侨、越南华人聚集在西贡市,也就是现在说的胡志明市。随着美国军队的撤出,持续了20年战火的越南终于被共产党夺得了统治权。

1975年的4月30日,越共游击队攻占西贡

出于对共产主义的恐惧,越南开始了大规模的难民逃离。

5月4日,一艘丹麦货轮把3000多名越南难民运往香港,拉开了越南难民投奔怒海的序幕。

越共执政后从政治上、从经济上大举迫害华人、华侨,于是华侨成为了难民的主要构成,为逃避迫害,数十万计的越籍华人和华侨开始了亡命之旅,不少人葬生大海,举世震惊。

从越南到香港船程不到10天,所以来香港就成为了难民寻求国外庇护的理想的中转点,“天运号”  就是刚才提到的搁浅的这艘船。

原来香港总督是不愿意接受它的,为什么呢?因为船长声称他的船是从新加坡来香港的,可是新加坡到香港正常航期只有8天。

天运号” 开了多长时间了?28天。那多出来的20天干嘛去了,显然有嫌疑,它是故意绕道去公海搭载难民偷渡。

当时很有意思,英国派来香港的总督叫麦理浩,经常让新闻处查看中文报纸,看看社会反应,看看香港的人心所向。这一段时间的香港人非常矛盾,他们不希望港府允许“天运号”上的难民上岸。

为什么呢?

你是不是鼓励更多的难民采用相同的方法到香港来吗?

不让上岸,我把船沉了,你就得救我了吧。

另外,香港市民难以理解港英政府的区别对待。

为什么呢?

越南难民可以得以轻松的来港暂居,甚至被允许滞留,甚至还可以工作。但是偷渡来港的内地人,就是大陆过来的也是从共产主义国家跑出来的,他们还往往都有香港亲戚,一经逮捕就会被遣返大陆。

您知道那个年代遣返大陆什么下场?

如果说这个村子多数人都跑香港了,那还好说,你批斗的人都没有,对吧?

你要是比较靠内地的村子,或者广东省以外的内地的村子,还要当做叛国份子批斗,那日子就难过了。香港人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要遣返就都遣返嘛,凭什么对大陆来的同胞就那么苛刻呢?

但是随着“天运号”搁浅,人道救援成为了香港市民良心和政府良知的考验。

1979年7月,英国政府在日内瓦签署了一项关于处理越南难民问题的国际公约,其中包括将香港列为第一收容港,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只要难民来了你就先收下,经过甄选之后再从香港转去西方国家,剩下的的自行遣返。尽管同意成为第一收容港的还有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和新加坡,但是他们却公开拒绝难民登岸。

条约是签了,我不让你登岸。甚至什么?发现有难民的船只靠近了以后,还把它给推出公海去。

启德难民营及新秀大厦(图片: Tksteven /维基,CC-BY 2.5)
启德难民营及新秀大厦(图片: Tksteven /维基,CC-BY 2.5)

香港和这些国家相比,对越南船民一直实行的来者不拒的政策,是最为安全的终结地和落脚点。香港市民的这份宽容和接纳度,他们说什么,叫“有我一食。有你一食。”意思就是“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香港人的这份义气豪情,担当了30年!让人感动。

红潮乍起 西贡也遭殃

1998年的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取消第一收容港的政策。

2000年6月1日,香港特区香港最后一个越南难民营关闭了。最后一批滞留在港的1400多名越南人,也没有西方国家接受他们,越南肯定是回不去了,对吧?没有故土的他们最终领取了香港身份证,香港最后成了他们的家。

在这个几乎影响到全世界的难民潮当中,有些历史的碎片,值得我们一起去把他们捡起来,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存下来。

联邦德国(西德)收留的第一批越南难民,是由下萨克森州州长以个人名义收留的,一共136人。西德的老百姓购买了一艘医疗船,有很多医生、志愿者要到中国的南海去,去救助难民,这什么意思?就是到海里去捞中国人。

这个世上就是这样的,所谓同生共死的共产运动的战友们,一个下重手迫害对方的人民;一个是把头扭过去,看着自己的人民被无情的大海吞没。

而这艘来自德国老百姓的船,11年从太平洋上捞回来了1万个难民,今天您在德国的很多小镇都可以看到中餐厅,有年头的老餐厅,您去吃饭,什么酸甜咕噜肉、西兰花炒牛肉、越南粉(就是酸汤米粉)。您一吃要是这个口味的,肯定就是越南老侨开设的。

20世纪70年代末,总共175万越南、柬埔寨、老挝的难民逃离家园,其中大概80%的难民移居西欧、北美和澳大利亚。其中美国最多,它接纳了越南难民总计102万,其中华裔30万。

成为难民前的越南华侨,是怎样的一个生活状态呢?

在投奔怒海之前,他们是怎么过日子的呢?

20世纪50年代,法国撤退之后,华人把居留地建设得跟自己的家乡一样。

70年代,邓丽君还到越南为华人公立的中正医院筹款义唱。

 台北捷运芦洲站邓丽君铜像(图片:Outlookxp/维基,CC BY-SA 4.0)
台北捷运芦洲站邓丽君铜像(图片:Outlookxp/维基,CC BY-SA 4.0)

当时她说,来到西贡就好像回到自己的家乡一样,当时越南的重要工业还有进出口商都是华人掌控,100万华人的西贡有14家天天出版的日报和晚报,今天的逃亡出来的越南华人他们在海外办了很多的中文报纸,也办了很多的中文学校,遍及五大洲。华文作家是如满天星斗。华侨还开了6间设备完善的现代化医院,完全没有政府一分钱的资助,每间医院门诊还免费,您到这看病,要是家里情况不好,还能够带上一两个疗程的药回家。

可是东南亚华人400年的传承、血泪功绩,一夜之间完全被中共竭力支撑的越南共产党夺了个精光。工厂没收了,学校改成军营了,就连这个华侨建的这个庙里面的香油钱也归共产党管。

邓丽君义演的那间医院“中正医院”后来被改为了军队医院,14家华人报馆中13家停刊,只留了一家改名“越南人民日报”。

越共驱赶华侨,甚至把你赶出去还要你上缴金条,才能够让你出海偷渡。人出了公海就只能望天打卦,都是那种小鱼船,哪能经得起大海的风浪。大批的华侨葬身鱼腹,还有碰上海盗的、劫财劫色。十几年的南中国海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人间炼狱。

拷问良知

Dennis Chan,上个世纪70年代,他与他的越南妻子Yvonne,与百万越南难民有着一样的经历移民美国,在波士顿开了一家中餐馆,叫做“亚洲风味”生意做得不错,挣了钱的两口子的培养他们的女儿上了哈佛大学,女儿的名字叫做Priscilla Chan,她嫁了一个女婿,叫做扎克伯格,脸书(Facebook)的创始人。

扎克伯格显然因为妻子的原因,有着对中国文化的向往,就是不知道他的这位越南华侨老岳父有没有机会跟这个女婿,跟这个计划大举进军中国市场而不惜在北京跑步来证明北京空气好,而且请习近平给孩子起名字的这个女婿扎克伯格,好好地跟他谈谈,过去华人是怎样在越南失去了他们的天堂,他们又是怎样九死一生逃出怒海的。

历史上的今天   “天运号” 越南船民投奔香港

一朝红潮起,百年基业尽

天涯能安家,怒海风浪急

落叶寻根难,只待春风起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