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九江市锁江楼
九江市锁江楼(图片:Gisling/维基,CC BY 3.0)

被预言的一场战争 主将曹翰因屠城遭报应世世为猪

《孙咸题庐山神庙诗》 中预言了九江屠杀之惨烈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6日】(编辑:林靜心)善恶有报是天理,上天安排众多的人在人世间演绎着善恶报应的故事,来启发人,让人们知道行善积德才能得到福报。

五代南唐时,有个人名叫孙咸,籍贯不明,只知道他善于预知灾异,又会写诗。他曾在九江居住过一段时间,一次游历庐山。在庐山的九天使者庙中留下了一首诗:

孙咸题庐山神庙诗》

独入玄宫礼至真,焚香不为贱贫身。秦淮两岸沙埋骨,湓浦千家血染尘。

庐阜烟霞谁是主,虎溪风月属何人。九江太守勤王室,好放天兵渡要津。

又过了几年,北宋南唐的战争爆发,诗中预言的果真发生了,人们才知道这竟是一首预言诗。后来,孙咸死在南昌,当地人竟将他的遗体弃于江中,不料尸体居然逆流而上,大家才知道他是一位异人。这首诗后来被收录在《全唐诗》第八百七十五卷中,被命名为《孙咸题庐山神庙诗》。

今天给大家简略介绍一下北宋南唐的过程,看预言是如何应验的。

北宋开宝八年(公元975年)正月初八,北宋大军出击。十七日,宋军大将曹彬率大军直指南唐都城江宁(今南京)。南唐水陆军十余万人前依秦淮河、背靠江宁城列阵防守。另一将领潘美为了不失战机,不待渡河船只齐备,即令步骑兵涉水进攻;行营马军都指挥使李汉琼亦率部渡过秦淮河,以大舰载芦苇,对南唐水寨实施火攻,歼灭南唐军数万人,进逼江宁城下。南唐军反击,企图溯江而上夺取采石浮桥,被潘美率军击破,神卫都军头郑宾等被俘。这就是北宋南唐过程中最关键的“秦淮河之战”的全过程,至此 “秦淮两岸沙埋骨” 一句应验。此战为围困并最终攻占江宁,迫降南唐后主李煜奠定了基础。

湓浦(pén pǔ)即湓水,又称湓江,今名龙开河。源出江西瑞昌西南青山,东流经县南至九江市西,北流入长江,是九江地区著名的河流,此处指九江。 “湓浦千家血染尘” 就是指北宋南唐过程中最惨烈的九江大屠杀。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十一月,曹彬率兵攻克南唐都城江宁。南唐后主李煜被俘降宋,李煜手书各郡县,命其全部降宋,各郡县纷纷向北宋投降,惟有江州(今九江)誓不降宋,据城坚守达五个月之久,可谓 “九江太守勤王室”。当时九江是江州的别称,现在九江成为了正式地名。九江“据三江之口,当四达之衢”,自古以来就是军事要地,兵家必争之地。

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四月,九江城被宋军攻陷,南唐军队誓死不降,转为巷战,奋力搏杀,纷纷战至最后一刻。曹翰军队入城后,大肆抢夺,随曹翰入城的宋朝江州知州张霁,惩治了那些抢掠民家的曹翰军士。曹翰遂以九江人民守城抗拒,又恼恨其兵因民控诉而被杀,盛怒之下,大开杀戒,命宋军大屠杀。“死者数万人,把尸体投井,井皆填满,余者弃江。“民家货资钜万,皆为曹翰所得”。另据周密《癸辛杂记》载“翰下江州,尽取城中金、白、宝货连百余舟,私盗以归。无以为之名,乃取罗汉每舟载十余尊,献之。诏以赐于相国寺”。九江屠杀之惨,真的是 “湓浦千家血染尘”,这是曹翰的罪过啊。

预言家孙咸提诗,是他看到未来会发生的战争、屠杀,“秦淮两岸沙埋骨,湓浦千家血染尘”。“庐阜”就是庐山,“虎溪”在庐山东林寺前,相传晋代净土宗高僧慧远在东林寺时,送客不过溪。“庐阜烟霞谁是主,虎溪风月属何人”是预言家看到未来庐山乃至整个南唐国土未来都是属于宋朝的,这是天象决定的,是天意。

天意安排人做事,也看人在做事过程中的所为。行善者千古流芳,升天做神仙,行恶者得恶报,苦难无边。再说那曹翰九江之屠是他巨大的罪孽。有古籍记载了曹翰在转生中世世作,他的子孙后代大多流为乞丐报应,善恶到头终有报。

曹翰世世都投胎为猪几百年
曹翰世世都投胎为猪几百年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曹翰遭报

苏州刘锡玄,清初进士。最初在江西庐陵担任学官,后来应云南的礼聘前往任职,路过贵州,所乘船只停在邮亭过夜。当晚,梦见一位长脸的高大汉子对他说:

「我是北宋时将军曹翰。唐朝时经商,有一次经过一座寺庙,恭逢一位法师升座讲佛教的《四十二章经》。当时我发心供养了一堂斋,并且听了一座经。因为种了这个善因,使我几世以来,总有个小官可当。到了宋朝初年,升为偏将军,名叫。率军攻打江州,因为久攻不下,非常愤怒,破城之后,下令屠杀百姓。

从此以后,(就是说从北宋初期到清朝初期几百年)世世都投胎为,任人屠杀宰割。现在您停船的地方,正是我将要被屠宰之处。待会儿,第一个被推出去宰杀的那头就是我。咱们有缘相遇,希望您能怜悯救我一命。」

锡玄从梦中惊醒,赶忙呼叫仆人去看看船头是什么地方,果然就是屠宰场的大门。不久之后,屠宰场的大门打开,抬了一头出来。这头号叫得惊天动地,于是刘锡玄出钱赎了这头,把牠载回去,在苏州的阊门西园内放生。每当有人叫「曹翰」时,那头就会出声回应。刘锡玄把这件事的因缘写了一篇文章,广为流传,同时记录在他的《黔枝偶存集》中。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