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川普总统和副总统彭斯(中)及财政部长姆努钦(右)3月10日向国会拿出应对武汉病毒影响的经济纾困政策。(AP Photo/Susan Walsh)
川普总统和副总统彭斯(中)及财政部长姆努钦(右)3月10日向国会拿出应对武汉病毒影响的经济纾困政策。(AP Photo/Susan Walsh)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美媒给川普支招:9项措施防止武汉病毒拖累美国经济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0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近期美国股市大跌,周一(3月9日)全球股市和油价暴跌,川普总统迅速提出经济纾困措施,周二(10日)股市回弹,这说明武汉病毒对美国经济会造成拖累,以及川普总统制定应对病毒拖累的经济政策是非常必要而紧迫的。

保守派新闻网站《布赖特巴特》(BREITBART)周一刊文,建议川普政府可以采取九项措施来应对武汉冠状病毒带来的经济拖累。文章认为,这些措施可能会阻止经济衰退的发生,或者至少能够确保如果有衰退也只是轻微和短暂的;采取这些措施将证明联邦政府正在认真地承担着稳定经济的责任,这还可能缓解一些市场的恐慌。

这九项措施分别为:

1.联邦政府资助的病假

尽管大多数美国工人都有雇主提供的带薪病假,但有近三分之一的人没有。许多没有病假的是低收入的时薪或小费工人。他们不太可能有备用钱来度过没有收入的几个星期。

那些感染了武汉冠状病毒但又没有症状表现的人可能会继续上班。他们有可能感染同事、顾客以及他们上下班时遇到的人。从公众利益出发和为了遏制病毒蔓延,我们需要补助这些生病的工人,让他们留在家中。

这些工人的收入损失还可能导致消费者减少支出,从而对经济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同时,许多健康的工人也可能减少消费支出,以便在生病时能够缓冲。在高度依赖消费支出的经济中,这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民主党领导人佩洛西(Nancy Pelosi)和舒默(Chuck Schumer)似乎在呼吁强制雇主提供带薪病假,这也是美国左派长期以来要求的。但这将是一个错误,尤其是现在。那些不提供带薪病假的企业规模通常都很小,无法支付不能正常工作的员工工资。当公众因担忧感染冠状病毒而减少去饭店、零售店和其他公共场所销费时,小企业主的情况会更糟。

 因此,由联邦政府资助病假就成为了很好的选择。美国政府应宣布将向感染武汉冠状病毒的员工发薪水。这具有额外的优势,即可以将负担账单的责任放到资金成本最低的机构(联邦政府)上。现在的国债收益率都稳定地低于1%,政府可以轻松地靠赤字来支付病假工资。

2. 补偿照看孩子的父母

在学校关闭的地区,有孩子的工人也应享有带薪假。如果学校关闭,但希望父母为学龄儿童找到替代性的日托中心,这是适得其反。如果学校有传播病毒的危险,日托中心同样会有。因此,我们需要补偿因照看不能上学的孩子而不能上班的父母。这不是施舍,而是基于公共健康利益。

3.增加失业救济金

在通常情况下,我们不希望失业救济金支付得太多或持续太久,因为这有可能使失业者没有动力寻求工作。当由于经济原因某一行业出现就业变化而导致裁员时,我们希望员工在其他行业寻求就业。

但这不适用于因武汉冠状病毒蔓延而可能暂时失业的美国人。他们的失业是因为人们大大减少了在娱乐,旅行,旅游和外出就餐方面的支出。因此,可以扩大失业救济金,增加可用的金额和期限,尤其是在受灾最严重的行业和地区。

这样做至少有可以避免恐慌储蓄的额外好处。因为民众将更加自信,即使失业,他们也能够维持消费。当他们确实失业时,消费者的支出不至于出现暴跌。这充当了经济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这应该由联邦政府资助。就业下降、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对公共服务的需求可能会给国家预算带来压力。联邦政府现在能够以超低利率借贷,这是理想的资金来源。

4.小企业免税假期

应当允许小企业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推迟纳税。如果由于公众恐慌而导致销售崩溃,这将为他们提供流动资金来源。

5.薪资减税

通过暂停部分工资税以暂时减轻工人和企业的税负。这将立即提高工人的实得工资,增加消费支出,并让家庭更有能力偿还债务或储蓄。这可以认为是暂时用联邦政府较低的借贷成本帮助借贷成本较高的家庭。

6.基本收入保证

幸运的是,我们不会有美国版的武汉,而武汉是因为肺炎爆发而被完全封闭的。但是,如果我们也必须这样做的话,政府应该随时准备向那些受到严重影响的地区民众提供现金支持,类似于为洪水或飓风受害者提供的赈灾援助。

7.扩展支持小企业贷款

政府应向小企业提供慷慨的低息贷款和贷款担保。即使是受打击最大的航空业等这样的大企业,也应该能够利用政府资助的临时贷款。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已经受到过政府的帮助。面对武汉冠状病毒的威胁,政府作为贷款的最后资源应该扩展到非金融行业。

8.免费测试和负担得起的治疗

未投保者测试冠状病毒的费用应由联邦政府支付,对于已确认的需要住院治疗或需要昂贵处方药的病例,费用也应由政府支付。应该鼓励进行广泛的测试。我们不希望美国人因冠状病毒需要住院时而让亲人面临财务危机。

而且,当疫苗开发出来后,要确保每个美国人都可以免费获得。

9.保持美国伟大

川普总统在2016年的竞选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他坚持谈论对美国的威胁以及其他政客和媒体所忽视的美国决策者的失败,例如移民问题和不良贸易协定。这也是他成功的原因。川普告诉我们,他可以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威胁,并会采取行动解决问题。

这就是当今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所需要的。我们选出了一位能解决问题的总统。我们选出了一个有行动力的人。如果川普总统的顾问说服他仿效他的前任总统们,那将是一场悲剧。那些人否认美国工业心脏地带遭到毁灭性灾难,并嘲笑美国需要再次变得伟大。

在危机来临时,人们感到恐慌,政府需要介入以保持稳定。正如美国国债收益率所再次证明的,美国政府在世界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美国的资金成本在危机中是下降的。我们不必担心资产负债表恶化或现金流减少,因为当发生危机时,全世界的投资者都需要我们的政府债券。

彭博社的魏森塔尔(Joe Weisenthal)在周一的新闻通讯中写道:“政府能够成为冷静稳定的压舱物,而个人则理所当然地可以感到恐惧。换句话说,从广义上讲,政府能够是逆潮流的。”

如果我们忽略武汉冠状病毒的威胁,就不能保持美国的伟大。但是,如果川普总统以他特有的大胆和果断特性行事,那么武汉冠状病毒就无法阻止我们保持伟大。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