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39)

shsys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39)

【希望之声2020年3月5日】(【长篇连播】主持人:岢岚)我不时被传唤到审讯室,接受看守们的特殊训话和审问,那些人似乎博得了军管当局的信任和重用而专横跋扈。我注意到,接受这类审讯的只是一些经过选择的犯人。但我无法知道我是否属于那些最令人痛恨的阶级敌人,或者是最负隅顽抗的人。这些看守们则利用这样的机会来辱骂我,称我是“劳动人民的卑鄙的剥削者”,或是“外国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攻击我的家庭出身,攻击我与亚细亚公司的关系,攻击我“抗拒再教育”,不愿意坦白自己的“罪行”。他们连珠炮似地发问,却根本不给我进行解释的机会。他们告诉我,我很快就要被枪毙,还说,我将在这个看守所里度过有限的余生。

不过,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每次受审,看守们就会喋喋不休地发问,而我除了倾听之外,根本不需要作任何事情,这样几个回合后,我才明白,他们之所以如此,只是为了标榜他们自己是真正的左派,而我仅仅是作为他们表演所必需的一件舞台道具而已。因此我得出个结论:即便为上级重用的军队看守,由于处在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怀疑一切”的气氛里,他们对自身的安全其实也毫无把握,因为已经有很多所谓的久经考验的党的领导人,在顷刻间被打成“打着红旗反红旗”的、“隐藏在党内的敌人”。

一天,犯人们被允许外出活动。当我走出女监房的大门时,看见从前那位粱所长和其他一些人正在拆毁花坛。这个场面并没有使我感到惊奇,因为在这以前,我在报上读到过一篇报导,说是毛泽东讲过,养花种草会消磨群众的革命斗志。这个报导还说,在中南海,毛泽东的私人花园里只种些苹果树和向日葵,因为它们有实用经济价值。事实上,在文化大革命这段时期,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是如此狂热,以致他讲的每一句话,不管是否重要,都会立即奉为“最高指示”。相反,如果没有毛泽东指示,那就任何事一概不能去做。

责任编辑: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