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万达电影,美联社图片。
万达集团今年有近400亿元债券到期。(美联社图片)

疫情冲击大 万达398亿到期债券恐违约

【希望之声2020年3月4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击,消费服务行业受挫尤其严重,根据恒大研究院年后一份报告,2020年过年期间,仅电影票房、餐饮零售、旅游市场三个行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对于以娱乐和商业出租为主要业务的大连万达集团,疫情的冲击已不在话下,今年更面临总计398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到期,有报道指,万达恐有债务违约之忧。

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万达集团及子公司合计金额至少人民币398亿元人民币债券将在今年到期,占待偿付债券余额超过35%。相比于中国其他大型民企,万达集团的偿债压力更加集中于短端。在上月底一支美元债到期后,万达年内还需兑付7支境内债券,最近一次需要在3月10日偿付到期的50亿元债券。

万达集团经营的影院生意和大型购物商场,受到疫情的直接冲击,在政府的要求下,万达关闭了部分商场影院,并承诺减免租户租金和管理费并允许延迟缴纳管理费。此外,其酒店业务也因旅游业下滑而受到影响。

申万宏源分析师孟祥娟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万达商业预计将在租金减免上花费30亿元,相当于2018年全年租金收入的10%或全部收入的3%左右。

万达与海航集团和安邦集团一样,都属于大型民营企业。它们均采取了借用财务杠杆向海外扩张的策略,在海外进行大量并购。由于中共政府对资本外流和举债收购的控制,万达、海航和安邦均不得不出售了部分海外资产,将资金回流到中国境内。而后两者付出的代价有目共睹,海航最近还传出将被地方政府接管并出售部分业务的消息,安邦则早已不复存在。

彭博报道称,这场疫情将给处在巨大债务滚续压力下的万达带来何种影响令人瞩目。

Adamas Asset Management驻香港董事总经理史尔沃斯(Brock Silvers)表示,“即使是在核心业务受到疫情打击之前,该公司2020年的展望也并不是非常乐观”,今年势必将面临着再融资的需求。

不过惠誉的企业评级主管Chloe He称,在最坏情况下,若万达商业无法获得再融资,其现金足以偿还短期债务,而且万达还可以借新还旧,或通过首次公开售股(IPO)和出售资产等方式获得资金支持。

该公司披露的去年第三季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大连万达总负债约333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274亿元,公司并持有超过601亿元货币资金。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