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号称「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的陈静瑜。(视频截图)
号称「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的陈静瑜。(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3月3日】(本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日前,“全球首例新冠肺炎双肺移植手术”在江苏无锡完成。主刀医生陈静瑜打着“治病救人”的旗号,火速发布成果,却再一次引发外界对“中共活摘器官”“按需杀人”恐怖产业链的关注。

号称“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的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3月1日凌晨发文说,其团队2月29日在江苏无锡完成进行全球第1例武汉肺炎(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新冠肺炎)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

他在接受陆媒专访时,承认这是一个“探索性手术”。他还提到,手术一旦成功,该模式将被“扩大应用”到其他新冠危重症患者。

中国肺移植专家陈静瑜3月1日凌晨发文称,其团队2月29日在江苏无锡完成进行全球第1例武汉肺炎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消息引发外界质疑。(网络截图)
中国肺移植专家陈静瑜3月1日凌晨发文称,其团队2月29日在江苏无锡完成进行全球第1例武汉肺炎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消息引发外界质疑。(网络截图)

不过,陈静瑜在专访中却自始至终没有提及如何解决扩大应用后面临的肺源问题,以及配型成功率问题。而在上述双肺移植案例中,陈静瑜也仅表示所谓“捐献者”是“外省脑死亡病人”,再无其它个人信息。这令外界质疑,肺源真的是“捐献”的吗?哪个高官才能享受如此高规格的特权待遇呢?

中国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从三方面分析阐述了此类移植手术难以扩大应用的原因。唐靖远说:

【录音】首先,以双肺移植作为治疗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终极方案,本身就不具有普及性与可持续性。这是因为,正常情况下,供体与受体的配型成功率非常低,不仅如此,由于新冠肺炎特有的病情进程,决定了移植手术无法进行择期手术,只能是紧急手术,这会让可以选择的供体范围更为稀少。换言之,从新冠肺炎患者达到手术指征到其失去手术条件死亡,仅仅只有几天时间,要让器官供体恰到好处在这几天之内死亡,并且还能配型成功,同时还要满足因为冷缺血时间限定的交通条件,这样的治疗手段可以说是“万里挑一”都不足以形容的。

唐靖远指出,双肺移植手术只能是为中共权贵阶层提供的“特殊服务”。

【录音】其次,我们看到江苏仅仅做了这么一例,都是江苏省卫健委出面和无锡官方动用一切医疗资源才达成的结果。试问中国范围内,有几个病人可以有这样的能耐,让整个省级医疗资源为其动用?所以,即便手术成功,也几乎不具有实际上的临床价值。从这个角度,陈静瑜说这是“探索性手术”,恰恰说明了他的手术只不过是为极少数权贵服务的一次预演,因为只有权力金字塔尖的极少部分权贵,才可能享有这样的资源和条件。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良心犯器官贩卖的恐怖事实自2006年在全球曝光后,备受各国政府及各界人士的关注和谴责。而此次“首例新冠肺炎双肺移植手术”的完成,也再次将人类所认知的“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推上台面。

唐靖远表示,外界最关心的问题是肺源的供应,而在陈静瑜的微博及专访中,却只字未提相关问题,似乎在他眼里,这根本不是问题。

【录音】第三,如果真的按照陈静瑜说的要扩大应用,那必须满足一个前提,就是有一个庞大基数存在的、能够随时满足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完成配型及摘取器官的“活体器官库”存在,他所说的扩大应用,才有实现的可能。

曾有报导指出,肺移植在中国器官移植手术上,算是小众的小众,原因除了高昂的手术费和后期维护费不是普通人能负担,关键问题还是在于,中国大陆想要健康的供体肺脏相较其它器官更难得,因为中国雾霾等空气污染相当严重。

陈静瑜也曾在其微博发布一则视频“捐赠者的黑肺不能使用”,配文说明称,吸烟的人脑死亡后,想捐肺都没受者要,团队也不时弃用此类供肺。

但是,陈静瑜以往的微博中还出现过这类信息:该院器官移植所需的肺源几乎随要随到,死囚供体取消后,现在比以前更忙了……

上述言论令外界质疑,陈静瑜团队哪来那么多健康的肺脏可以移植?

而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16年8月发布的追查通告,陈静瑜因涉嫌“活摘”,被定为该组织的追查对象之一。

通告显示,陈静瑜从2002年9月至2011年12月,参与实施了肺移植131例、供肺获取129例。从2005年1月至2006年7月,参与了大连市中心医院实施的心脏和肺移植手术6例。至2008年12月,已完成78例单、双肺移植。严重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严重涉嫌触犯群体灭绝谋杀犯罪,已被追查国际宣布立案追查。

(「追查国际」网页截图)
(「追查国际」网页截图)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王倩 萧晴 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