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托马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图片:Rembrandt Peale  )
托马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图片:Rembrandt Peale 1800年前后画作)
美國史話

没想到!美国民主党的前身当时叫共和党

美国史话(三十四)

【希望之声2020年3月7日】(作者:文长)上集提到1800年的大选,异常激烈。联邦党人垂死挣扎,不想失去权力,但最终一切努力付之东流,民主共和党领袖托马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赢得大选;艾伦·伯尔当选副总统。杰佛逊领导的民主共和党,其实是今天美国民主党的前身,但那个时候他们往往称自己是共和党人。美国今天共和党的出现,是半个世纪之后的事情了。

杰佛逊就职  呼吁两党同心同德

杰佛逊在就职演说中,号召两党能够团结,不要因为争论而抛弃共同的东西。他在演说中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我们都是共和党人;我们都是联邦党人。让我们同心同德,让我们和平共处、彼此关爱”。然而,面对杰佛逊的友善态度,联邦党领袖汉密尔顿并不领情。他公开发表讲话,攻击杰佛逊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图片:John Trumbull 1805年前后画作)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图片:John Trumbull 1805年前后画作)

虽然联邦党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政治地位,但汉密尔顿并未灰心,他还想继续和民主共和党做斗争。不过,杰佛逊对此并不担心,他对自己的施政方案充满信心,他相信最终会赢得所有美国人的支持,包括联邦党人。杰佛逊看到,像汉密尔顿这样的联邦党高层领袖,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改变他们的想法。他也不再做这样的努力了。杰佛逊更关心的是,如何让汉密尔顿的支持者们改变立场。

1801年,杰佛逊就职之后的日子里,他感到心情愉悦。他说:“我们不能再说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儿了。我们的成就是新的;公众舆论体现的力量是新的。最重要也是最令人振奋的是,我们没有使用暴力就完成了政府换届。这体现了美国的强大,它会让我们的共和体制长盛不衰”。杰佛逊把媒体和言论自由看成是一个国家健康发展的必要元素。他特别地说到,我们要给那些不同意我们观点的人发言权,尽管他们的想法是错的。

果然,除了汉密尔顿以外,几乎所有联邦党人都对杰佛逊产生了一些好感。他们觉得自己不会被当做敌人而在政坛受打压。比如,乔治·卡波特是新英格兰地区最重要的联邦党领袖,他一贯与汉密尔顿保持步调一致,可这一次,他却愿意接受杰佛逊。他尤其看好杰佛逊的对法国政策。我们前边讲过,民主共和党人喜欢法国,不喜欢英国,而在亚当斯时期,美法两国差点打了起来,战争一触即发。现在这个对峙状态松弛了,新总统愿意与法国保持长期友好。这不仅是民主共和党人的夙愿,也是很多联邦党人愿意看到的。

杰佛逊组建新内阁

但是,接受杰佛逊联邦党人,理由各不相同。有一种声音,认为杰佛逊惧怕联邦党人的势力,他想当稳这个总统,必须得处处看联邦党人的脸色行事。然而,事实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杰佛逊任命的内阁成员清一色,全都是支持他的民主共和党人,没有一个是联邦党人。他任命自己的好友詹姆斯·麦迪逊为国务卿,任命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尔伯特·加勒廷为财政部长。麦迪逊是建国元老之一,我们前边的节目中多次讲到过他。他是一位文艺青年,博古通今、善于写作,费城制宪会议上他负责记录。在华盛顿时期,为了和汉密尔顿打舆论战,他还帮杰佛逊找了媒体帮忙,所以杰佛逊特别信任他。新的财政部长加勒廷也是位民主共和党人,他先后担任过联邦众议员和参议员,很有从政经验。他出生在瑞士的日内瓦,在瑞士接受的教育,后来移居美国。加勒廷精通经济和金融,管理联邦的钱囊,一点都不逊色于汉密尔顿

杰佛逊很清楚,新英格兰地区是联邦党的大本营。要想让这里的人脱离联邦党的影响,就必须让这里的人在内阁担任重要职务。于是,他让马萨诸塞州的老利瓦伊·林肯(Levi Lincoln, Sr.)担任司法部长。

老利瓦伊·林肯(图片:James Sullivan Lincoln 1865年画作)
    老利瓦伊·林肯(图片:James Sullivan Lincoln 1865年画作)

他参加过美国的独立战争,在政坛很有影响力。他在马萨诸塞州还是远近闻名的大律师,对法律非常精通。我们稍微说一下,美国的司法部长和联邦法官的职责完全不一样,他是行政分支或者说内阁成员之一。他的主要职责是替美国政府处理法律事务,相当于美国政府的法律顾问。

杰佛逊如何面对民主共和党联邦党之争

尽管杰佛逊任命的内阁成员全都是民主共和党人,但他在就任之初向联邦党人抛出的橄榄枝依然令许多共和党人感到不安。他们甚至指责杰佛逊对政敌过于宽宏大量。比如,弗吉尼亚州的William Giles就直言不讳地说,向联邦党人表示友好不能变成一种软弱。他认为杰佛逊作为总统,应当尽快把政敌从政府中清理出去。

詹姆斯·门罗(图片:Samuel Morse 约1819年画作)
詹姆斯·门罗(图片:Samuel Morse 约1819年画作)

另一位民主共和党的重量级人物,詹姆斯·门罗,也是后来的美国第五位总统,更是言辞激烈地批评杰佛逊说,“你必须记住,共和党里有数以千计的优秀人才一直支持你。如果你继续留任联邦党人担任要职,那这些共和党人就不会再相信你了。”他还补充说,他指的是联邦高层官员,不是那些底层的政府官员。门罗认为,底层官员不要随意更换,因为这可显示总统的包容之心;上层建筑必须改弦更张,否则新政就无法施行。

托马斯·杰佛逊的处境很艰难,因为两边的人都对他施加压力。但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他并不屈从于任何一方的威胁。面对来自两方的批评,他回应说:“来自联邦党人和共和党人的大声吼叫,不会让我多解除、也不会让我少解除任何一个官员的职务,我会按照自己的判断公正地去做。”

经过一番权衡,内阁总算安排妥当了。下一步要做的是解决具体问题。杰佛逊当时面对的两大难题,一个是政府开支太大、税收太高,另一个是联邦法院的法官都是联邦党人,他们想保住司法这最后一根稻草跟民主共和党对抗。杰佛逊是如何解决这两大难题的呢?请看下集。

音频: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