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國一線醫護大量感染致全球防疫大缺口 成一線炮灰
中共沒有提供醫護人員的感染資料,成全球防疫大缺口。(美聯社圖片)

世衛坦承:中國一線醫護生死難料 成全球防疫大缺口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8日】(本台記者陳默綜合報導)近日,世衛組織(WHO)發言人坦承,中共沒有提供醫護人員的感染資料,對全球防疫造成大缺口。此番表態被認爲是證實了中共拿醫護人員當炮灰之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共調集大批醫護人員馳援武漢,但由於防護物資的匱乏,致許多醫護人員感染及死亡。

由於中共隱瞞武漢肺炎疫情,導致失控的疫情正引發一場世紀全球大瘟疫。世衛組織稱,目前抗疫工作已進入“決定性階段”,並敦促各國加倍努力,以有效遏制疫情蔓延。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直到2月14日,疫情爆發超過1個月後,纔在一篇研究報告裏發現,中共官方提及境內有1700位前線醫護遭到感染。

WHO發言人賈撒列維克(Tarik Jasarevic)在記者追問下也坦承,中共政府沒有透露醫護人員的染病細節,因此無法評估醫院內部的傳播情況,也無法研擬幫助前線醫護人員降低風險的辦法,對全球防疫造成大缺口。

瑪拉(Mara Pillinger)是美國喬治城大學奧尼爾國家與全球健康法研究所、專攻全球健康政策與治理的學者,她批評說,是中共從政治上串通WHO,才能繞過公衆抵制,造成這種棘手的窘境,WHO必須盡力要求中共加強合作。

目前,武漢疫情已經擴散至48個國家,且多國已出現大爆發情勢。日前,美國哈佛大學流行病學教授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表示,疫情恐難以控制,一年內全球可能有40%-70%人口感染。

向國際求助的大陸醫護人員處於醫療和人道的雙重困境

2月24日,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網站發表了馳援武漢的廣東醫療援助人員呼籲全球醫護人員前往中國幫助抗擊疫情的求助文章。

文章說,她們是1月24日第一批前往武漢疫區的醫療援助人員。文章描述了她們一直工作在隔離病房的情況:

武漢當地的醫護條件和環境遠比想像中的困難和惡劣,各種防護物資嚴重短缺;

她們的手已經長滿了皮疹,耳朵額頭有壓瘡、嘴脣起皰;

還有護士因血糖過低與缺氧而暈倒;

除了身體疲憊不堪外,她們經常感到無助、焦慮與恐懼,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護士也可能會哭泣;

儘管全國有1.4萬名護士來到武漢,但是他們仍需要幫助。

文章發表後,立刻被大陸一些媒體翻譯轉載。但在26日,又全部遭到刪除。

於此同時,廣東援助武漢醫療隊竟發聲明,要求《柳葉刀》撤銷這篇文章,澄清事實並道歉。

網民對此評論說:中共不希望它的問題曝光,哪怕因此犧牲更多醫護人員跟它陪葬也在所不惜。

中共拿醫護人員當前線炮灰

據中共數據,截至2月11日,中國大陸共有3019名醫務人員感染新冠狀病毒,5人病亡。2月15日,陸媒稱,已有6位中共兩院院士在過去的兩個月內過世。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在不到兩週內有5名教授病亡。

對此,外界懷疑其真實數據可能更加龐大。旅美中國學者吳祚來表示,大批前線醫護人員被感染,主要因爲中共封鎖信息、控制輿論導致。中共對人民、對一線的醫護工作者非常不人道,甚至是一種邪惡。

早前,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科醫學主任彭志勇在接受《財新網》採訪時說,該院對口幫扶的武漢市第七醫院,重症室2/3的醫護人員都感染了。

另有武漢某醫院工作人員芹芹(化名),向新唐人記者透露:一線醫護人員都倒下好幾批了,她自己已寫好遺書,以備隨時可能發生的狀況。

1月27日,有人向外界透露,一位在第五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通過內線電話哭吼:兩個科室的醫生護士“一個沒剩下,全死了”,“昨晚一小時內武漢五院死了70多個病人。”

上述情況,從大陸官媒的報導中得到了印證。1月29號,江西一支醫療隊入駐武漢市第五醫院,接管該院呼吸科、重症科等病區,並組建新的傳染病區。

2月中旬,網上還傳出疑似武漢中心醫院後湖RCU(呼吸重症監護病房)的護士長給院領導的求救信。信中說,後湖RCU是該院首個重症隔離病房,醫護人員已經累計奮戰了40多天,夜以繼日。

如此慘痛的現狀,讓處於崩潰邊緣的醫護人員徹底崩潰,尤其是在面對同事頻繁瀕臨生死的搶救中。除“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已去世,胡衛峯醫生、易凡、梅仲明主任都在接受插管搶救。

除武漢外,大陸其他地區也頻頻出現醫護人員被感染案例。2月3日,北京市政府召開記者會,承認北京復興醫院爆發羣體感染事件。江蘇南京中醫院女副院長徐輝7日凌晨猝死在抗疫一線。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儘管中共當局曾調集了大批醫護人員和物資前往武漢支援,但因病患嚴重超出醫院承載量,凸顯防護物資嚴重匱乏,無法滿足防疫和護理需求,醫護人員被感染的情況相當嚴重。

網民紛紛批評中共隱瞞疫情,一手製造了這場人類大災難,卻把醫護人員推到前線當炮灰,政府造孽,百姓買單;“這個惡政該滾蛋了!”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