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圖爲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2月10日在華盛頓DC舉行的一個全國警長會議上發言。(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圖爲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2月10日在華盛頓DC舉行的一個全國警長會議上發言。(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美司法部長:抵制進步主義 保護宗教和新聞自由至關重要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7日】(本台記者張莉莉綜合編譯)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2月26日(週三)表示,美國近幾十年來受所謂的“進步主義思潮”影響,越來越偏離美國建國先父們定下的自由民主理念。他認爲要維護美國的自由民主不受社會主義侵蝕,保護宗教自由、保護新聞自由以及政府權力下放都是至關重要的措施。

巴爾週三參加了國家宗教廣播者會議併發表演講。他對近年來進步主義不斷被推崇感到憂慮,他認爲這種所謂的進步主義基於一種要求使用“國家強制力來改造人類和社會”的哲學。他說,隨着進步主義者企圖改變社會的野心越來越大,進步主義運動變的越來越激進和極權化。

巴爾談到,這些進步主義者利用美國的民主系統攫取權力,以便推進他們自己的政策議程。巴爾認爲這些議程已經演變得更具侵略性,“更集體主義化、社會主義化和露骨的革命化”。他說,這些進步主義計劃的目標就是要利用公共資金爲民衆提供福利,用以建立一個支持他們的選民羣體,並最終將這些選民淪爲其附庸。

“這些人的共同目標,就是要將所有人都轉化成生活在政府公寓地下室裏的25歲年輕人。讓他們將精力都集中在如何獲得更多的政府津貼上,而不是去找工作然後搬出去。”巴爾在演講中說。他還說,這些人的企圖也解釋了爲什麼當代美國政壇的矛盾已變得“不像是家庭內部的分歧,反爾更像是兩個有世仇的部落之間的較量”。

巴爾認爲,讓美國的政治變的如此緊張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在所謂的進步主義運動中,有些人已經脫離了自由民主的束縛。“他們對政治哲學家盧梭的教條的相信勝過了對美國建國先父們的信任。”而盧梭的激進學說對法國大革命和現代社會主義都有着深遠的影響。

雖然對美國政壇現狀感到憂慮,但巴爾也表示,他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他相信美國政府可以通過採取一些措施來糾正進步主義運動引發的社會問題。他認爲,要防止美國走向專制,復興宗教和道德至關重要。另外,政府確保永遠不實行中央集權,保障新聞自由,都能夠幫助維護民主自由的傳統。

巴爾表示,雖然美國建國先父們明確規定了宗教和政府分離的原則,但他們也堅信,宗教是“維護美國自由政體必不可少的因素”。“宗教是民主體制最強大的解毒劑,可以阻止特權階層攫取政權從而走向獨裁。”

巴爾還說,宗教能通過“提升人們內心的道德”而起到弱化政府角色的作用。“這種價值觀能幫助人們主動抑制個人內在的慾望,從而無需通過訴諸國家的強制力來實現。”巴爾認爲,人們的道德觀必須建立在超自然的力量上,也就是說,當人們自動遵守來自上帝的規則時,就不會隨着功利而改變自己的做人原則。他說:“如果要賦予人們統治權,必須讓人們瞭解,他們的權力需要受到道德的制約,這樣才安全。”

巴爾承認,近年來,由於進步派法官們曲解憲法《第一修正案》中關於宗教的規定,宗教對人們的影響力越來越下滑。他表示,政教分離的原則並不意味着我們應該在公共場所禁止宗教活動,也不應該濫用政府職權來鼓勵人們不信宗教。

巴爾認爲遏止聯邦政府集權也能夠阻止進步主義。他表示,其實各州、各地都有不同的問題,如果一有問題就強推全國性的解決方案,那並不實際。巴爾說,“一刀切的政府是完全行不通的,只會讓一個國家走向暴政。”他還表示,關於民生事務的大多數決策如果就在州和地方一級政府來完成,就能限制聯邦政府的權力。

巴爾談到新聞自由也是阻止專制的另一個重要因素。他對美國現今的新聞行業現狀表示擔憂,認爲現在的記者越來越不願意“客觀報導事實”,相反他們更傾向於“推動一種變革”。

巴爾認爲,因爲新聞媒體的巨大影響力,可以在全國範圍內將民衆引向某個特定的方向。“這並不是一個積極的信號,或者說,這更容易讓媒體成爲多數人實施暴政的工具。”巴爾希望新聞業能夠恢復以往的包容性,讓不同的聲音都能被聽到,從而“爲人們提供多樣化的觀點”。

巴爾最後對美國的未來表示樂觀,他說:“我們國家最偉大的日子正在到來,但前提是,我們需要總結過去的教訓,讓美國真正走上正軌。”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