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武汉市一家医院的隔离重症监护病房。(美联社档案照)
中共疫情数据引起外界质疑。(美联社档案照)

【武汉肺炎】中共数据乱象:死而复生、新增病例负数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7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政府公布武汉肺炎确诊数不断出现所谓“误报”的情形,不仅地方和中央的数字多次冲突,早前国家卫健委的病例出现“死而复生”,近日湖北荆门市又出现负数“-107”的通报数字。

中共湖北省纪委监委26日通报称,因为相关部门人员把握政策不准、履职尽责不力、审核把关不严,导致荆门市统计上报2月19日武汉肺炎确诊病例为“-107”的负数问题,当局决定处理多人,包括荆门市委书记张爱国、市长孙兵被“诫勉”,分管副市长和市卫健委正副主任被“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也声称,对已确诊的病例不允许核减,已核减的必须全部加回,对相关责任人要查清事实和问责。

不过,湖北官方对相关官员的处理,被指是高举轻放,还只是从轻处理。

本次疫情爆发,中共当局被质疑隐瞒疫情,而中央到地方的曾经多次“误报”武汉肺炎确诊数,被网民形容造假手法低劣。

2月21日,湖北卫健委宣布20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例411例,但同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公布新增确诊病例为631例,中央和地方明显说法不同。当天,湖北政府立即发布更正声明,指新增监狱感染确诊病例220例、疑似病例10例,并把先前的通告撤下。

2月20日,湖北省卫健委20日发布该省19日的单日确诊病例仅新增349例,有网友仔细观看省内各市数据,发现19日武汉市、随州市、襄阳市、十堰市及仙桃市的新增确诊病例都有增加,当中仅名列第一的武汉市就新增615宗,远远高于全省的349例的新增确诊数字。

对此,湖北省卫健委回复称,根据中央最新公布的第六版诊疗方案,此前确诊的部分病例不符合第六版的确诊标准“所以就‘核减’了。”、“把‘新增的总数’减掉其他市的‘核减数’,才是全省的新增确诊数。”

在引发外界的关注和质疑之后,湖北当局才又下令,已经剔除的病例要全部加回来。

2月14日,中共国家卫健委上午通报死亡总数1488人,但当天下午却修改成1380例死亡,出现“死而复生”的奇怪现象。

中共国家卫健委随后发布新闻稿澄清,指由于湖北省发生重复统计的情形,所以武汉肺炎死亡病例须由1488例核减108例,降至1380例。

与之相反的是,2月13日,应勇取代蒋超良成为新一任湖北省委书记,当天公布的2月12日新增病例,突然从1,638例,猛增9倍到14,840例,官方解释说,针对湖北省疫情特点,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印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除了“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两类之外,又加设了一项“临床诊断”分类,所以数字大大提高。

当时有分析认为,这涉及官场潜规则,应勇不愿承担前任的包袱,所以在蒋超良离任前一刻,将那些没确诊的马上确诊,全都归到蒋超良名下。

中共官方数据一直被指不真实。陆媒《财经》杂志本月初曾报导说,武汉有病人因在确诊前就病亡,没有列入官方统计,作为统计数据之外,被冠以“肺部感染死亡”,而出现症状却不能住院的也不算确诊病例。一名不具名的医生称,“这两天医院门诊一天有120左右发热病人,其中大约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终被收进医院”,“医院只能让剩下75名病患回家。”这篇报导随后被删除。

另据大纪元获得的一份中共山东省卫健委2月20日发布的文件显示,内部上报的“当日检测标本阳性数”——即确诊病例,是官方对社会发布的新增确诊病例的1.36倍至52倍。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