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北京地壇醫院是北京治療新冠病毒的醫院之一,身穿防護服的護士正在重症監護室爲一名患者提供治療。(圖片:Zhang Yuwei/AP)
北京地壇醫院是北京治療新冠病毒的醫院之一,身穿防護服的護士正在重症監護室爲一名患者提供治療。(圖片:Zhang Yuwei/AP)

超級崩潰!新冠患者莫名死 其他患者等待死~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7日】(編譯:李昭希)新冠病毒爆發以來,中共稱與新冠病毒進行了激烈的“戰爭”,爲了配合它的戰爭,與該流行病無關的疾病患者的公共衛生服務正在被縮減或暫停,非新冠患者醫院拒之門外,只能等死。

北京地壇醫院是北京治療新冠病毒的醫院之一,身穿防護服的護士正在重症監護室爲一名患者提供治療。(圖片:Zhang Yuwei/AP)
北京地壇醫院是北京治療新冠病毒的醫院之一,身穿防護服的護士正在重症監護室爲一名患者提供治療。(圖片:Zhang Yuwei/AP)

28歲的聶文傑從湖北北部的一個鄉村小鎮到達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希望他的爸爸能夠繼續接受晚期肺癌的化療,該疾病使他無法進食或睡眠。一位醫生道歉並拒絕了他:爲給新冠病毒患者騰出房間,醫院正在清空癌症病房。

湖北西部的另一個家庭也快要崩潰了,他們一週大的嬰兒患有血液病但被醫院拒絕了。北京的另一位腎功能衰竭的婦女因沒有提供透析服務的設施,她在幾條城市緊急熱線上請求操作員的幫助。

北京大學教授,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新冠病毒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劉戈登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說,“遏制感染政策失去了平衡,爲避免1%的感染機會,我們選擇了放棄99%的人?”劉說,“要製造一種比新冠病毒本身造成的人員傷亡還要慘重的局面,這將是最大的遺憾。”

武漢一家醫院的醫務人員運送一名死於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圖片:AP)
武漢一家醫院的醫務人員運送一名死於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圖片:AP)

作爲預防新冠病毒的措施,全國的醫院拒絕大量疾病患者的現象實在是罕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健康中心資深學者埃裏克·託納(Eric Toner)說:“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方法可以作爲預防措施。”

陳選義是澳大利亞的一名研究生,她是一個網絡在線志願者,她們的團隊由30名志願者組成,他們試圖遊說醫院接受尋求醫療救助的人,她們已經爲40多名重病患者提供了幫助,但是有5人在等待治療的過程中死亡。她說,她已經編制了一份175名被拒之門外的病人的清單,當然還有不知道如何使用互聯網尋求幫助的衆多病患。

隨着時間的流逝,許多生病或重病患者的家庭感到崩潰,病人的病情正在逐步惡化,他們在無助中掙扎~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