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有评论指,习近平的大权独揽使其很难把武汉地方当局当成替罪羊。(视频截图)
有评论指,习近平的大权独揽使其很难把武汉地方当局当成替罪羊。(视频截图)

7常委3次开会吵了2件事 找到了替罪羊?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4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延烧之下,习近平当局成功阻止了向来铁定3月开的中共两会的如期召开。近期习近平连续紧急召开了3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有内幕消息指,其实这三个会无非就是为两件事争吵。

海外博闻社引中南海消息人士称,这三次常委会都研究了最重要的两件事,其一是两会到底要不要延期,其二就是到底哪些人应该为武汉疫情的失控负责。

消息还说,所谓研究,可以说形同争吵;当然官媒就只能发长文和念长稿,以强调一团和气的会议气氛。

消息人士还称,常委们都认为,“新冠病毒的迅速扩散和武汉肺炎的人际传播,必须有人承担后果。”“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作为中共最高层的中南海7常委,绝对不可能为此背黑锅和充当替罪羊。”

据称,在3次常委会后,争论的结果就是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和政协主席汪洋分别召开相应常委会和主席团会议。两会延期和人事任务决定由栗战书和汪洋牵头以这种会议形式走过场,才正式对外宣布。

2月24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推迟草案,确认人大会议将延后举行;而政协全国委员会也建议政协会议延期,两会的开会时间都将另行决定。这次也是自1995年中共建立定期举行“全国两会”制度之后,首次推迟举行。

香港《明报》有文章援引消息称,习近平本不想延期,但一来疫情确实凶猛,上万人聚集北京风险极高;二来李克强坚决要求推迟。政治局常委也多数赞成两会延期。

香港《苹果日报》披露,习近平和李克强在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中,对3月初是否召开全国两会等问题争论激烈。以习近平为主的习派常委认为应如期举行,目的是要“稳定”人心,对外表现所谓太平盛世;但以李克强为主的其他常委却认为武汉肺炎是“国难”,将会影响大陆经济数字,政府工作报告亦需修正,建议延期召开。

而中共在历次天灾人祸和重大事故的所谓“问责”,都会抛出“替罪羊”,以渡过政权危机。这次武汉肺炎自去年12月初爆发后,中共从地方到中央一直隐瞒疫情,直到疫情扩散至海外,中共当局备受舆论谴责。官方报导显示,中央与地方就瞒报疫情的责任,互相甩锅。其中以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最为轰动,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公开称疫情隐瞒是因为中央“不授权”。

在这期间,湖北官场因此已经被大清洗。2月10日,湖北省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省卫健委主任刘英姿双双被免职,其职位被2月8日调任湖北省常委的王贺胜兼任。

2月13日,官方宣布,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出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国强,出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官方对蒋超良和马国强是否另有任用只字未提。

另据亲北京的《香港01》报导说,中共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无疑应该承担一定的领导责任。

早前还有传闻指,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落马,但有关消息随后未被证实。相反,高福还罕见透过港媒放风,指1月初已将疫情报告并警示中央,但高层不为所动。

而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公开“把锅甩给中央”的武汉市长周先旺,则暂时未获免职。

观察家们认为,那些敢公开甩锅的官员,背后可能有反习的高层势力支持。

但现在最普遍的质疑,是习近平领导的中共党中央,最迟在1月7日甚至1月3日就知道了疫情的严重性,却等到1月19日紧急派遣专家前往调研后,才在1月20日作出指示并启动防疫措施。在时机上,至少被耽误了2周。而这致命的2周,酿成蔓延全球的重大疫情。

有意思的是,官方报导一直强调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疫情防控。

《国家利益》报导认为,对于习近平而言,武汉疫情的爆发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习近平的大权独揽使其很难把武汉地方当局当成替罪羊。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