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国就业市场,美联社图片。
失业潮爆发在即,中共5天开3次会,强调稳就业为迫切要务。(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4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造成中国经济大规模停摆中小企业面临生死大考,为了“活下去”,这些企业开始“果断”裁员。最近5天,中共最高层围绕防疫和稳定经济开了3次会议,最新的表述是,目前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但要恢复生产,强化“六稳”,并强调稳就业是“六稳”首要的“迫切任务”。

5天3会 中共最高层要求恢复生产 强化“六稳

最近5天,中共最高层开了3次会,最新的表述是,武汉肺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但要“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强化“六稳”举措。

2月23日,中共会议强调,稳就业是“六稳”首要的“迫切任务”,而稳就业必须稳企业

中共承认,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态势存在多种复杂影响因素,下行压力较大,突如其来的疫情又增添新的不确定性,确保企业“健康发展”是“当务之急”。

就业不稳 动摇中共根基

官媒《中国经济时报》2月24日报道称,就业是社会“稳定器”,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大量企业停摆,用工需求锐减,稳就业的压力陡增。中共中央推出系列减轻企业负担的举措,意在稳企业稳就业

中共体制内学者王晋斌表示,民营企业贡献了中国绝大部分的就业,确保中小微企业的生存,对经济的长远增长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纽约时报》2月24日报道,中共政府对冠状病毒疫情缓慢而怪异的应对方式已经备受质疑,现在又面临平息低收入家庭愤怒的压力,还要消除人们对经济下滑的广泛担忧。

报道称,中共长期以来将其执政合法性寄托于经济繁荣和对劳动阶层的保护。

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苏格兰中国研究中心(Scottish Center for China Research)主任杜珍(Jane Duckett)说,中共自称是“工人和农民”的政党,中共可能担忧工人的不满。习近平表示政府应当密切观察就业,而且企业应避免大规模裁员

然而,严峻的疫情使中国经济停摆,虽然有些工厂近日已重新开工,但许多仍处于关闭状态,许多企业都要求员工待在家里,这通常是无薪的。许多农民工感到前所未有的经济压力,他们的收入只能勉强应付中国城市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几乎没有储蓄。

58岁的杨成军(音)说,他和儿子现在靠种植大米和蔬菜为生,“就是活着而已。”他担心家里的钱会在一个月内花光。

在深圳工厂辗转打工的农民工王生担心自己可能要过几个月才能找到工作。他每天都在网上搜索招聘广告,看有关病毒的新闻。

由于对就业前景感到失望,王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讲述他的孤立感和痛苦:“孤独自忍,依然被歧视;劳务部门,此时无声。我,一个身在深圳,近一年未曾返乡的湖北人,此时深陷大都市。”

企业为活下去果断裁员 失业潮即将爆发

根据中共官方经济普查报告,截至2018年末,中国有中小微企业1807万家,占全部规模企业99.8%,吸纳就业人口23300.4万,占全部企业就业人员的比重高达79.4%。这意味着,中小企业容纳了中国近八成的就业。

然而,在疫情冲击下,许多中小型企业面临倒闭。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针对1千家中小企业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85%的公司能靠现有储蓄撑过3个月。

渣打银行最新公布的2月份中国中小企业信心指数(SMEI)降至40.5的历史新低,中小企业现金流平均能维持四个半月的运作;有62%的受访企业表示,目前资金只能维持最多3个月的生存。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商业模式创新研究中心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2月14日至17日对北京、深圳等省市542家企业的联合调查显示,仍有75%的企业现金流紧张。

而清华和北大2月初联合做的一个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在他们调查的1435家中小企业中,34%的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据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最新对6422家中小企业所做的调研报告显示,只有不到10%的企业账上资金能支撑半年及以上,不到20%的企业能支撑三个月,超过六成的企业表示只能支撑2个月或更短时间。

武汉肺炎成为中国很多中小企业生死大考,就连经营的不错的西贝餐饮连锁的董事长贾国龙也说,账上现金只够再发3个月工资。

吴海是一个旗下约有100家KTV店的中小企业主,她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公司账上还有1200万元左右人民币,不营业没有收入仅能支撑约2个月。

吴海表示,如果公司死掉的话,失业的不只是200多号人,因为这只是直营店和总部:“魅KTV”实际有100家店,50多家营业,剩下在筹建阶段,已经是全国最大的中高端KTV品牌。因此,如果破产,实际失业人数有1500人左右,总的投资损失约4亿元。

为了“活下去”, 许多企业“果断”选择裁员,新潮传媒复工第一天就宣布裁员500人。

铂德电子烟创始人汪泽其呼吁,受疫情负面影响的互联网企业,要“迅速果断地裁员”,“不要拖泥带水,把多余的人全裁掉,留下精干分子,等待东山再起。”

裁员成为大部分陷入困境的企业摆脱危机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多位创始人都表示,如果公司出现现金流危机,会先考虑裁员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公开表示,“该收缩收缩,该搬家搬家,该裁员裁员。”

大陆《燃财经》报道称,员工毫无悬念成了政府企业对抗疫情的“炮灰”。

中共对企业的救助杯水车薪

中国民企占中国GDP60%以上,但一直以来深陷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局。随着疫情爆发,除了银行借贷渠道受阻,民企的债券融资也是“雪上加霜”;据联合资信评估提供的数据,本月截止2月18日,民企信用债发行规模仅约459亿元,还不足当月到期量的一半。

彭博2月23日报道,安徽省一家小开发商的融资副主管表示,他的公司甚至被拒绝在现有信贷额度内发放贷款,因为销售下降对其资信造成影响。他表示,如果无法获得信贷,公司可以存活大约4个月,如果一些付款能够推迟也可以让企业稍获喘息。

北京中和应泰财务顾问公司研究员吕长顺说,中小企业就是在跟时间赛跑。如果一季度疫情控制不住,可能大量小微企业会趴下。

吕长顺直言,现在的形势对中小企仍然非常严峻,因为他们的现金流出现问题,融资也有难度。相对大型企业,中小企相对较难发债或者从银行获得贷款,因为其抵押物非常有限。

尽管中共声称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以期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但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包括地方国资委等政府部门和国有银行要求符合条件的辖内企业上报贷款申请,但银行对这些有财政贴息的专项贷款实行限额管理。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有财政贴息的低利率贷款比较起企业的需求而言,的确是杯水车薪。

英国《金融时报》Lex专栏文章称,中共信贷措施对于支持摇摇欲坠的中小企业作用有限。中国的中小企业普遍利润偏低,资金链脆弱,如果不能很快复工,很多企业可能在几个月内就会资金枯竭。用中国企业家自己的话说,等待政府救助,可也得活到那个时候。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