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圖爲美國專家近日公佈在掃描式電子顯微鏡上觀察到的新型冠狀病毒影像(NIAID flickr;NIAID-RML,CC BY 2.0)
圖爲美國專家近日公佈在掃描式電子顯微鏡上觀察到的新型冠狀病毒影像。(NIAID flickr;NIAID-RML,CC BY 2.0)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美專家推算新冠感染人數是中共數據5到10倍 致死率可超30%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4日】(轉載自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武漢肺炎爆發至今,中共頻繁更改數據統計方法,令外界無所適從。有兩位科學家參考多個來源,建立模型推估,得出的病例結果約爲中共數據的5到10倍,致死率最高超過30%。

爲了讓醫學界和廣大公衆對新冠病毒的實際影響有更正確瞭解,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St. Louis)病理學和免疫學副教授何麥(Mai He,音譯)以及俄亥俄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鄧恩(Lucia Dunn,音譯)2月份在科學服務網站ResearchGate發表題爲“從中國官方和非官方數據來源評估冠狀病毒事件和影響估計”(Evaluating Incidence and Impact Estimates of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from Official and Non-Official Chinese Data Sources)的研究報告。

推估結果

他們以感染數翻倍增長需要6.4天的情境,模型推估結果重點如下:

1)研究團隊用非官方數據的模型推估得出的各項數據,都遠高於以中共官方數據推估的數值,大約在5到10倍之間。

2)騰訊兩次意外“錯列”數據以及中共2月1日官方數據,推估到2月12日的累計病例數,介於11.2萬到114萬之間,而2月12日中共官方這個數值爲73,317例。

3)以中共官方數據及騰訊兩次“錯列”數據推估得出的致死率分別爲2.8%、5.8%、18.5%,以及32.8%,均高於中共及WHO所說的死亡率(約2%)。

4)以騰訊2月1日“錯列”數據(確診加疑似總計233,831)推估,截至當天的每天新增病例爲24,000,新增死亡人數爲2,520。根據中共2月1日官方數據,當天累計新增病例爲15,152例,新增死亡人數爲254例。

5)所有非官方數據的模型分析結果都得出新冠病毒的爆發起始時間,多落在2019年9月下旬或10月。

以武漢火化爐推估

何麥鄧恩的假設條件是,武漢火葬場通常每天運行約4個小時,但根據媒體電話採訪得知,自2020年1月25日開始,每天接近24小時全天候運轉,即開工率爲正常水平的6倍。

若根據武漢政府的數據,過年期間大約有900萬人口在武漢,以及每年病死率0.00551%估算,武漢市每天的正常病死人數約爲136人。

在武漢火葬場全天候運轉下,每天額外工作20小時,意味着每天增加火化(新冠肺炎死者)的人數爲(20/4)×136 = 680人。

研究人員以武漢當地致死率10%、5%、以及2.5%等三個條件進行模型推估武漢當地的新冠肺炎病例數據,得出的結果是致死率10%的情境最貼近騰訊意外“錯列”的數據。

研究參考資料來源

研究團隊參考了中共於2020年2月1日及2月12日公佈的病例數據,以及其它資料來源:(1)截至1月25日,關於武漢火葬場運營信息的兩則報導;以及(2)臺灣媒體報導騰訊網站在1月27日和2月1日短暫出現的病例數據資料(都在登出後幾個小時內被刪除)。

模型參數

研究人員另參考研究文獻及假設數值,設定模型參數。

(1)流行病感染數翻倍增長所需的時間,研究人員參考近期在《內科學年刊》、《柳葉刀》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研究報告中的數值,分別爲:5.8天、6.4天,及7.4天,並且假設不存在公共應對措施的情況。

(2)存活概率設定爲(1 −d),其中d是死亡率或10.5天后死亡的概率。10.5天是來自醫學統計專家的建議,該數字爲平均值。

本研究的限制及相關探討

模型推演結果的假設基準日期(2020年2月12日)的前提是,政府的公衛減緩措施在該日期之前是無效的。

由於中共向來控制信息,因此本研究所參考的任何數據來源,包括中共官方數據,都無法得到第一手的覈實。

柳葉刀》的一份研究顯示,中國首例確診病例發生在2019年12月1日。然而根據本研究以中共官方2020年2月4日和2020年2月12日發佈的數據,用模型推估後得出的可能爆發時間爲去年11月初。這與其它兩項研究一致。

最後,提醒讀者本研究只是模型推估得出的結果,實際數字可能落在中共官方數據及本研究得出的極值之間。不過,本研究結果表明,有必要對中共官方數據進行認真的評估,爲了使世界能夠應對這個人道主義危機,任何可信的數據源都不應被忽略。

責任編輯:楊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