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多次闯过生死关的一位湖北人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3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中国大陆湖北省人,住在离武汉市不算远的一个小城市。我有两个女儿,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在我的一生中曾有三次从生死关中走过来的经历,每次都是要命的病症。如今快二十年过去了,我不仅没死,反而越活越健康。每当回想起这些经历,都令我不吐不快。

我妻子很早就开始炼法轮功,看到她身体好了,人也变好了,我对法轮功心服口服,一直默默的支持她修炼。妻子也多次劝我修炼,但我总是以各种借口推辞了,因我有两个女儿在外地读书,需要我挣钱供养她们。

2001年9月,妻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当地劳教所。大女儿见我孤身一人留在家中,也知道我身体不好,就叫我到她那儿去住。

 去到没多久,大约是在2002年6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胃部疼痛难忍,大女儿就带我去医院检查,没想到检查结果确定是胃癌。当时把我和大女儿都吓坏了,她当时就哭了起来。因害怕误诊,她又带我去了多家医院检查,结果都一样。

医生建议我立即住院手术,可我当时还患有肝病和高血压,手术风险很大,但我没有别的选择。

手术的日子很快就定下来,问题是术后没人照顾我。妻子被抓,女儿都在读书,在这里我们人地生疏,找不到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大女儿问医生“手术有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如果手术时间长就说明你爸还有救,如果时间短,就是腹腔拉开后一看不行就缝起来,那就说明没救了。

两个女儿毕竟年纪都还小,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严重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知道哭。我把家中的存折交给孩子,那里面是仅有的一点点积蓄,然后对她们说:“妈妈不在家,万一爸爸走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我的事是凶是吉,我自己心里也没底,但你妈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相信她说的话。”

我的手术如期进行,在手术台上我心里很害怕,一直在默默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手术进行了三、四个小时,五分之三的胃被切除,手术过程比较顺利。

手术后我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医生都感到惊讶,说这种情况太少见了。几天后复查时,所有的指标都基本正常,不需要做任何治疗了,不到十天我就出院了。

出院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快的超出我的想象,外人根本看不出我是动过大手术的人,就这样我健康的度过了六年。

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也开始炼功,但因为有很多事情放不下,坚持的不好,经常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

2008年3月,我又突然感觉胃不舒服,先是呕吐,吐出来的都是很脏的东西,然后吐黄水。一点儿食欲也没有,水米不进,不能吃也不能喝,大便也不通,人非常难受。拖了一段时间后,人变的骨瘦如柴。

那时大女儿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正赶上休产假,就回家看我。看到我病成这样,就联系专车将我送进了武汉同济医院。

去到之后挂了急诊,做各项检查就用了两天时间。期间做胃镜检查时,我感觉非常难受,又想起师父,并在心里默默的喊“师父救我!”同时诵念“九字真言”,没想到马上就舒缓了很多,没那么难受了,于是我就在心里不停的默念。到了晚上,感觉腹部有一股气一点一点往下蠕动,也能喝一点点水了。第二天早上突然想解大便,解便时有一个像铁跎一样的东西被拉出来,我顿时就轻松了,我又活下来了。

之后有八年时间,我很健康,身体没有出现大问题。然而到了2016年9月上旬,我又出现肚子痛,连着痛了好几天,还伴有呕吐,比2008年的那次症状还严重。两个星期后又出现连续打嗝的现象,日夜不停的打嗝,满肚子的气不往下走,肚子胀的像个气球一样,自己看着都感觉害怕。

我又开始诵念“九字真言”,在心里祈求师父救我,同时也打开师父的讲法录音一直听。同时我也开始检讨自己,向内找,发现有许多人心放不下,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只好请求师父再给我机会。

在外地工作的女儿知道了,急着回家来看我,妻子对她们说:“你爸的病是到医院看不好的,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他的命,你们回来不会有任何作用。你们只能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爸才有希望。”大女儿好像是听明白了,说:“妈,你说的对,爸爸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同样的情况,可能到医院也是不行的,只是辛苦你了。”

那段时间,无论怎么难受我都坚持学法、听法、看讲法录像,妻子也在一旁鼓励我,并帮助我分析问题所在:平时学法少,执着心太多,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很深,说话声音大,经常发脾气,对自己的要求不高。我也开始反省自己,内心非常自责。

这种状态持续二十天后,有一天中午,我突然感觉腹部出现震动,是从里向外发生的连续震动,有想解便的感觉。我赶紧去了厕所,解便过后,胀起的腹部马上就消下去了,明显的感觉肠子通了,一身轻松。妻子听到后也松了口气,庆幸我又闯过了一次生死大关。

以后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一切恢复正常。在我第一次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些胃癌患者,他们中有的人没几天就离世了,也有的过了一两年后就死了,能活下来的除我之外几乎没有了。而我已经活了快二十年,身体依然健康,这足以证明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我知道我的命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今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坚定的修炼下去。

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把我的经历写出来,也是想在此表达弟子对师父慈悲救度的无限感恩。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