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曾是中国维权律师的流亡异议人士滕彪
曾是中国维权律师的流亡异议人士滕彪(滕彪推特)

滕彪:中共不会因疫情放松政治垄断 异议人士处境会更艰难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3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中国,令民间对中共的信任几近崩溃,成为中共建政以来面临的最大公共卫生危机。至于中共是否会汲取教训做出改变,学者普遍不抱希望。纽约城市大学兼任教授、八九民运人士滕彪认为,疫情过后,中国异议人士的处境恐将更艰难。

滕彪对中央社表示:疫情爆发后有不少案例显示,中共对维权和异议人士的打压正在升级。

他说,基于防疫需求,各地的社区陆续采取封闭式管理,对社区清查更加严格,也因此让监控得以更加渗透到基层,让维权、异议人士被抓捕的情况“变本加厉”。

被视为疫情“吹哨者”的武汉医师李文亮因染病逝世后,掀起中国民间串联争取言论自由的风潮。中国学者也愤而发声,例如公民运动倡导人许志永发表公开信呼吁习近平让位,中国著名法学家许章润发文怒斥中共最高领导人无耻之尤、表示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等。

这些愤怒声音与疫情引发的挑战,是否能促使中共做出某些转变?独立学者邓聿文在德国之声发文,对此不抱乐观态度。

他说,“只要中共不打算放弃它对人民的统治和一党专政,就难以做到体制性的信息公开,言论自由和大众监督,更不用说民主选举了。充其量,它在某个具体危机的压力下,为回应社会不满,平息公众愤怒,确保统治稳固,可能会做出某种姿态,调整部分政策,修正某些制度,满足社会部分诉求,但要做到总体改变,体制透明,是不可能之事。”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则对BBC分析说,这次危机可能会让一些中国人看清中国“举国体制”的弊端,但在缺乏制衡的权力面前,民意的力量对比“太悬殊了”,因此很难使得目前体制有任何改变。

滕彪也认为,尽管疫情冲击中国的政治、经济及社会,但中共不会放宽言论自由,反而会增加强化对社会监控的措施,“因为这会影响到它的政治体制,(中共)不会放弃政治垄断”。

滕彪认为,这波疫情过后,“异议人士的状况会更艰难”。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