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封城現場(AP)
武漢封城現場(AP)

法律學者:中共的抗疫“人民戰爭”無法無天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3日】經過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將近兩個月的淡化處理和新聞封鎖之後,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宣佈要打一場所謂的防控疫情的“人民戰爭”並贏得勝利。法律學者指出,中共的這場所謂的人民戰爭從一開始,甚至從沒開始就是無法無天的操作,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共政權的獨裁暴虐。

“人民戰爭”與以人民爲敵的戰爭

中共當局長時間的新聞封鎖、輿論管制加誤導性宣傳促成了2019年12月初起源於武漢的疫情大爆發。在疫情已經擴散到全中國以及全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之後,習近平所宣稱的“人民戰爭”究竟對疫情防控有多少作用還不得而知。但法律學者指出,中共的這場所謂的人民戰爭毫無法律依據。許多觀察家和批評者則指出,眼下中共的這場戰爭展示出太多的以人民爲敵的戰爭特色。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道,“習近平2月10日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當前疫情形勢仍然十分嚴峻,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堅決貫徹黨中央關於疫情防控各項決策部署,堅決貫徹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的總要求,再接再厲、英勇鬥爭,以更堅定的信心、更頑強的意志、更果斷的措施,緊緊依靠人民羣衆,堅決把疫情擴散蔓延勢頭遏制住,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法律學者指出,中共所謂的疫情防控“人民戰爭”之無法無天與暴虐,其暴虐事件之多之普遍,不僅令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感到驚訝,讓中國公衆感到憤怒和無奈,而且也使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不得不有所承認。

2月17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說:“個別地方特別是疫情並不嚴重的地方,在工作中出現偏頗和極端做法。比如,爲阻止村民聚會,到村民家中砸毀麻將桌;爲防止人員進出,在密切接觸者家門外安裝鐵欄;在通村路口私設關卡,一律禁止車輛人員通行;任意扣留經過本地的防疫物資;不允許外出工作人員返回小區等等。”

有批評者指出,人民日報的這些說法顯然還是輕描淡寫,含糊其辭,避重就輕。他們說,儘管中共當局竭力控制輿論,控制從疫區傳出的信息,但還是有大量的中共當局以人民爲敵的暴行以文字和視頻的形式源源不斷地傳到外界。那些打着防疫的名義犯下的暴行包括:

許多地方出現當局採取以木板釘死、以鐵槓頂死、鐵鏈鎖死、沙石堵死、焊槍焊死居民家門對居民實行所謂的檢疫隔離的措施;一個癱瘓男孩因爲父親被強制隔離而留在家中被活活餓死;無數的人僅僅因爲沒有戴口罩或買不到口罩無口罩可戴便被在街上攔住毆打、逮捕、被用繩子困在樹幹上,捆在廊柱上,被用鐵鏈子牽着遊街示衆;還有一批人因爲沒有戴口罩上街便被抓捕、用繩子栓成一串游街示衆;有人因爲家裏食品斷絕上街買食品便有家歸不得;在依然是冬季酷寒的北方城市哈爾濱,當局以防疫爲名在黑夜裏把打工族驅趕到冰冷的大街上。

批評者以文字和圖片舉出的中共政權發動的以人民爲敵的戰爭例子還包括:一個村莊的一位老爺爺因爲到街上上個廁所便被攔截抓捕,被送到凶多吉少的隔離點強制隔離;各地強制隔離要由被隔離者付費,費用每天50到1000元人民幣不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爺爺因爲沒有戴口罩便被警察摔倒、按倒在地,警察的手槍戳進老爺爺的嘴中;一個老太太因爲沒有戴口罩便給好幾個所謂的執法人員反扭住胳膊,按倒在地;一家四口人因爲不能上街工作或購物在家裏打撲克消磨時間便被所謂的防疫人員闖入家中抓捕被遊街示衆;一個醫院的護士只是因爲醫院裏的醫務人員防護服之類的必需品用盡在網上發出求捐助呼籲便被迫像小學生一樣寫檢討,再像小學生一樣被迫把寫出的檢討抄寫兩遍。

以人民爲敵的戰爭難以迴避

以上提到的人民日報的“人民銳評論”專欄的那篇評中國各地出現的肆意踐踏公民基本人權和個人尊嚴的評論文章的標題是,“疫情防控別走極端不能衝擊法治底線”。但人民日報的文章沒有說那些衝擊法治的違法犯罪行爲的主體究竟是國內外敵對勢力,還是中共政權。

一些批評者指出,截至目前,上述那些衝擊法治底線的違法犯罪行爲有大量的人證物證包括視頻錄像記錄,但不見有什麼犯罪分子或犯罪組織被中國的公安機關制止或追究,甚至公安機關還帶頭衝擊法治底線;這一切顯示出中共當局的所謂人民戰爭是以人民爲敵的戰爭,而以人民爲敵的“人民戰爭”是以習近平爲首的中共政權的顯著特色。這種特色如此顯著,以至於以爲中共唱讚歌而著稱的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都難以迴避。

2月17日,胡錫進發文說:“最新在網上產生迴響的視頻之一顯示,一家四口因爲打牌而被迫對着鏡頭檢討,在另一個視頻裏則是有三人在家裏打麻將,被衝進來的‘紅袖章’打砸。它們給出的畫面信息都是極其惡劣的。”胡錫進還說:“星期天晚上的最新消息說,(湖北)孝感全市做出規定,從17日零時起,所有居民都‘必須足不出戶,嚴禁外出’,違者處10日以下治安拘留。如此嚴厲的規定恐怕史上罕見,甚至可能是‘史無前例’的。”

一些觀察家和法律學者指出,胡錫進在這裏明顯是輕描淡寫,閃爍其詞,除了用標準的沒有主語的逃避責任的被動式說法(“被迫對着鏡頭檢討”)之外,他顯然是迴避了一個嚴酷的事實,這就是,孝感市當局的做法等於一舉將孝感市全體居民置於軟禁式的拘禁之下,這種非法行爲的主體只能是中共孝感市當局。

觀察家們指出,自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大爆發以來,流傳到外界無數的來自中國民間的文字和視頻報道展示了中共各級地方政府以防疫爲名肆意踐踏中國公民基本尊嚴甚至踐踏人民生命。這種實例太多,以至於中共官方報紙都在不經意間暴露出來。

例如,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以讚美的口吻報道說:習近平的愛將、前上海市長應勇履新到湖北擔任中共湖北省委書記第四天,“湖北省1.5小時連發3道最嚴封控令”,其中包括髮出“《關於加強城市社區、小區封閉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所有小區、樓棟、門棟在保證消防安全的前提下原則上只保留一個出入口,住戶無特殊情況一律不準外出,每戶每3天派出1名人員外出購買生活必需品。”

批評者指出,這種肆意剝奪公民自由、對公民實行事實上的拘禁、無視公民消防安全之外的基本需求、包括無視就醫和維持生活的其他需要的所謂封閉管理很難不導致人道主義災難。與此同時,也有批評者指出,肆意剝奪公民自由和基本權利,將公民視爲敵人的做法是動輒聲言“心中最牽掛的是困難羣衆”的習近平上臺以來的執政特色,也是他的愛將所喜歡展示的強勢作風,酷吏作風。

例如,2017年冬天,北京市當局大規模驅逐所謂的“低端人口”,在黑夜將成千上萬的民工從他們合法租住的房屋中驅趕到滴水成冰的大街上。在發動驅趕“低端人口”運動的動員會上,習近平的愛將、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大喊,“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

法律學者指武漢封城無法無天

有法律學者指出,習近平所宣稱的“人民戰爭”之所以呈現他所掌控的中共媒體也不得不承認的所謂“衝擊法治底線”的種種亂象,其根源明顯是在以習近平爲首的中共中央或習近平本人。中共當局在疫情最初開始出現的時候就肆意踐踏法治,踐踏中共制定的法律,踐踏中國公民的基本權利。

學者們指出,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在武漢已經非常明顯之際,武漢醫生李文亮僅僅是在朋友圈裏私下提醒朋友有疫情,要小心不要讓自己和家人染病,就被武漢公安在夜間帶走訓誡,被迫簽署侮辱性和威脅性兼備的訓誡書,這種做法不但違反法律,也違反基本的邏輯和常識,因爲公安局根本就不具備醫學權威,根本就沒有資格判定李文亮有關醫學問題的言論;而動輒就調遣公安機關對歷史問題、醫學問題進行判定並懲罰公民的做法正是習近平2012年上臺以來越來越經常採用的做法。

由於中共當局肆意封鎖疫情信息、打壓民間輿論,導致疫情在武漢失控並擴散全國,擴散到世界其他國家,中共當局1月23日宣佈武漢封城試圖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被一些傳染病專家形容爲馬兒跑了之後再關馬廄的門,對控制疫情進一步擴散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對被封在武漢市內的居民威脅甚大。

觀察家們說,武漢宣佈封城之後,湖北十幾個其他城市和其他省的一些城市和直轄市也採取了程度不一的封城措施,而武漢當局承認在封城之前已經有500萬人出走全國各地,這一切都顯示了中國當局採取的武漢封城是一種武斷的、非專業的、於事無補的舉措。

但法律學者則指出,中國當局的封城措施是一種無法無天、沒有法律依據的舉措。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職教授、中國法律學者滕彪說:武漢封城“沒有任何程序,沒有市民討論,沒有封城後的種種預案,而且是在數百萬人已經離開武漢的情況下,最佳防疫時機已過。後來的村村隔離,鎮鎮隔離,不但於法無據;而且會製造人道災難。”

中國的法律學者陳永苗則以小心謹慎的措辭說,“做出這種封城命令,主體可能有一些問題。比如說,有人大授權。應當有更高級的政府授權,或者更高部門的授權。但這些封城命令都沒有,都是各地自己做出的。”

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則以直截了當的措辭說,“(武漢封城)這是徹頭徹尾的無法無天,違法的。我們看那封城的決定。據我的檢索,這個封城決定是武漢政府宣佈的。按理說,應當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宣佈這樣舉措,但這是武漢市宣佈的。它有什麼權力宣佈這樣的舉措呢?它沒有權力。你一個武漢政府就可以做出這樣的一個重大決定,這絕對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我相信做這樣的重大動員和犧牲,做這樣的決定應當是全國人大來決定,雖然全國人大和人大常委會是中共的橡皮圖章。然而,按法律程序來講,應當是由人大來做這樣的決定。”

被批評者認爲是以無法無天的方式開啓封城先河的武漢封城通告的全文是:

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第1號)

爲全力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切斷病毒傳播途徑,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確保人民羣衆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現將有關事項通告如下:

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恢復時間另行通告。

懇請廣大市民、旅客理解支持!

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

2020年1月23日

祝聖武說,一箇中國人或外國人即使是不懂法律只要有基本的常識也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國法治狀況,人權狀況比17年前薩斯疫情期間還壞,壞得多,而17年前的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就很不妙了;以習近平爲首的中共當局確實是進入了無法無天的裸奔境界。

他說:“所有的封城,包括直轄市的封閉,包括安徽省,遼寧省,湖北省,江西省四個省的封閉,都沒有看到權力機關的影子。就發佈了命令,就這麼簡單。也沒有任何專家的影子。沒有任何流行病學專家,病毒學專家或生化武器專家的影子。這是很有意思的。我們看在薩斯疫情的時候,雖然那時還是共產黨治國,雖然也沒有權力機關的影子,但至少還有專家的影子。那時候還是專家治國的時代。”

中國未來兩種可能的發展

由無法無天的武漢封城打頭,武漢和湖北許多城市以及全中國其他省市。鄉村開始了無法無天的封城、封路、封小區、封家門的操作。湖北十堰更推出了中國法律中根本就不見蹤影的所謂“戰時管制”,公開將當地居民當作潛在的敵對力量來管理。中國還有地方打出大標語,上面寫着“凡是湖北來的人都是定時炸彈”或其他公開歧視來自湖北的公民的字樣。

批評人士指出,無法無天的行爲在當今中國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一道擴散,導致中國許多地方出現政府一夜之間變成土匪、政府力量以抗疫的名義公開搶劫過路救援物資的怪異現象。中國官方媒體2月11日出現這樣一則新聞:“近日,武警上海總隊赴山東日照押運防疫物資。參與任務的官兵夜以繼日驅車上千公里,順利將5000件防護服押運回滬,前後總共用時28個小時。這批物資將陸續分發至上海各大醫院供一線醫務人員使用。”

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說,顯然,當今中國之所以一夜之間出現這種地方政府變成割據一方的土匪的現象,是因爲地方官場爲了自保而跟中央政府博弈;地方政府的行爲邏輯顯然是,你中央政府敢製造瘟疫,製造病毒禍害,我就敢封路,就敢搶劫,我不管你中央。

祝聖武說:“官場的混亂導致了嚴重的人道危機。比如說,武漢醫療資源嚴重不足了,不足又補充不上。武漢採購的醫療資源會被搶劫了。然後,連醫療隊帶過去的物資都被搶劫。而這搶劫不是來自民間,而是來自官場,是官僚系統乾的。是地方官違背中央的意志乾的。很多極端化的封城、封村、堵路的舉動從一開始我就注意到不是共產黨中央的意思,是地方官完全把中央政府拋棄了自行其是。”

中國法律學者陳永苗說,“中國現在的狀態我覺得有點像英國哲學家霍布斯所說的自然狀態,已經接近於人與人之間、本土人與外鄉人之間的自然狀態,已經是比較靠近無政府混亂狀態了。例如,青島把大連的口罩給攔截下來,說是對等原則(因爲先前大連把青島的給攔截了)。對等原則是國際法的原則。你一個地方政府跟另一個地方政府來講國際法對等原則,這太奇怪了。”

陳永苗在這裏說的英國哲學家霍布斯所說的自然狀態,是政治學當中的一個基本概念,指的是赤裸裸的弱肉強食、你死我活的前文明狀態,無政府狀態。

與此同時,祝聖武則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失控以來,中國各地出現地方政府封路封城各顧一方、自立山頭、各自爲政的現象,令許多中國人想到中國最後的王朝滿清王朝末期各地方政府各自爲政、紛紛宣佈獨立於北京朝廷,想到中國由此而來的改朝換代的政治大變革。

但祝聖武說,許多中國人希望各地方政府由這次疫情而表現出來的“獨立”大概會開啓中國的聯邦制和政治大變革,但他認爲這樣的變革大概不會發生,因爲這一次中國各地的“獨立”和混亂是來自官府而不是民間推動。在他看來,中國今後更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疫情過去,中共中央政府恢復絕對權威,中國將迎來徹底的納粹化。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