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名刊话坛】文明是如何铸就的,四次世纪大瘟疫的轨迹 (音频/视频)

HISTORY_EPIDEMICSBEFORERENAISSANCE
名刊话坛 - 15 / 530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名刊话坛】文明是如何铸就的,四次世纪大瘟疫的轨迹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2日】(新纪元月刊668期)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新纪元月刊第668期特别企划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文明是如何铸就的,四次世纪大瘟疫的轨迹》。

2020年,世上最后一个共产主义大国──红色中国爆发大瘟疫

历史上,罗马四次大瘟疫之后,罗马帝国亡国,而被残酷迫害的基督教却深远地影响了世界文明。今日,历史正惊人的重演:遭受迫害20年的法轮大法正洪传世界,而极权中国正加速崩溃。

大劫降临神州大地,悲壮、哀悽,却也令人们清醒──推倒那面黑暗的共产主义邪恶高墙。尔后,辉煌时代将从此而生,人类将从新开始。

1. 给罗马帝国的爱

西元一世纪初,耶稣在各各他(Golgotha)被钉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的耶稣出现在门徒前。之后,他的信徒出发去各地传教,把耶稣基督的教义传播。基督教逐渐兴盛起来。

西元一到三世纪,信奉多神教的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在初期,基督徒多是穷人如渔民、木匠、石匠。暴君尼禄把手挽手、昂头唱着圣歌的圣徒扔进圆形竞技场的野兽圈中,把他们的身体洒上油脂,绑在柱子上焚烧,作为竞技场的火炬。

西元四世纪到六世纪间,罗马帝国出现四次瘟疫,席卷了帝国的三分之一人口,在最后一次瘟疫,也就是查士丁尼瘟疫后,东罗马帝国灭亡。其中第三次大瘟疫,也就是发生在三世纪的西普里安瘟疫,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瘟疫之一,波及整个帝国,这场瘟疫持续了约20年,死者约2500万。在高峰期251266年,罗马城每天有5000人丧生。

在恐惧中,人们把不知从何而来的瘟疫归罪在基督徒身上。人们不敢靠近死人,把亲人的尸体丢弃在街上。那时的西普里安主教让基督徒出去照顾病人和垂死者,将死人埋葬。

在罗马人苦受瘟疫折磨,徘徊在生死之间时,被歧视和迫害的基督徒冒着危险照顾病人,在人们纷纷逃到乡下避难时留在城市里服侍病人。基督教在人们面对死亡和恐惧时,能够回答今生和来世这生死的叩问,在言语和行为上给予人慰藉。许多病患在痊愈后受洗,成了基督徒。基督教迅速发展,信奉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

耶稣传下的爱的教义被他的门徒实践了。基督徒奉献的爱在几场瘟疫中如同燃烧的火炬,驱逐了死亡的黑暗,拯救了无数罗马人。这些人后来也成了基督徒,那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层拯救。

313年,君士坦丁大帝以米兰敕令,终结了历时三百年的对基督徒的迫害,在临终前成为第一个受洗的罗马皇帝。西元380年,狄奥多西一世颁布「萨洛尼卡敕令」,宣布基督教为国教。然而瘟疫并没有停歇。680年,罗马人敬捧圣徒塞巴斯蒂安的圣骨大游行,并虔诚地向神忏悔。这一虔诚的举动洗净了罗马人的罪业,此后,罗马长达数世纪的大瘟疫彻底消失。

基督教立为罗马国教后在西方世界弘传,成为影响西方文明的强大精神力量。从宗教、艺术、思想到生活,基督教形塑了西方文明,在对西方文化的影响上,是希腊罗马文化之外最大的精神力量。

耶稣的诞生成为西方时间座标的分水岭。耶稣之前和耶稣之后代表两个世界。从基督耶稣被钉十字架,基督徒被迫害、歧视,到基督教成为影响世界的最大宗教之一,是一个叫人敬畏的圣迹,是人类历史上最富于戏剧性的事件之一。

2. 跳舞的死神:中世纪黑死病

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后一百多年,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在这之后数百年间,基督教逐渐成为主导人们精神和生活的宗教力量。带有激情的宗教剧在街头上演,降伏人心。人们生活在对神的虔敬中。正如当时的东方,人的生活以上天为背景,相信生命永恒,相信神灵的庇护。

到了14世纪,天主教势力庞大,拥有巨量财产土地的天主教教会逐渐变得腐败,许多神职人员的行为背叛神,亵渎神灵。腐败了的教会成为敛财的组织,与早期基督徒谦卑勤俭的精神背道而驰。

14世纪,黑死病横扫整个欧洲,造成7500万至2亿人死亡,夺去了欧洲三分之一人口。这场瘟疫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它伴随着战争、骚乱、饥荒、教会分裂,形成了中世纪的黑暗时代。在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死病中,宗教的地位不复以往。

残酷的黑死病席卷整个欧洲,从黑海到波罗的海,从西班牙,英伦到北欧,最后到位于欧亚的俄罗斯。人和死亡比邻而居,一个个硕大的字母Ppest)画在一栋栋房子上,告诉人们远离这污染的屋子;P字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屋子上,窗户钉上木条封死,憷目惊心。

在那时许多绘画中,挥舞着镰刀的死神占据画的中心,硕大的骷髅立在遍地尸体上狞笑起舞。而在文学作品如薄伽丘的《十日谈》中,及时行乐和享乐主义成了主旋律。在突然降临的死亡中,人的尊严不复,道德急剧下滑,原本维系社会秩序的道德和宗教力量受到严酷的冲击。

漫长的瘟疫有如一场从天而降的大洗涤,不但把人的生命冲刷走,同时也把积淀已久的社会病征冲刷到表面,从而促成了改变的契机。罗马帝国时代的大瘟疫之后,基督教兴起,主导人类文明。而14世纪欧洲大瘟疫再度使人类文明转向,朝向人文主义,朝向人在地上的俗世生活。残酷的死亡突显生命短暂,把人本身放到了舞台上。

然而人类历史充满了精湛深奥的道理。14世纪在意大利兴起的文艺复兴赋予欧洲大陆这段黑暗历程另一番意义。值得留意的是:文艺复兴的中心佛洛伦斯也是黑死病受创最深的一座意大利城市,超过一半以上的人丧生。在这里,我们看见了一个神奇的现象:在经历了酷烈无情的大淘汰后,人们对生命的渴求生出了重生一般辉煌的艺术。希腊罗马古典艺术雕刻,这失去的古典文明浮出地表,召唤人朝向古典文明回归,寻找一种平衡,节制而备有美德的生活。

从这里,诞生了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壮丽辉煌的艺术。经过了黑暗时代,西方文明攀上又一个文明的高峰。从黑死病到文艺复兴这峰回路转的道路似乎在诉说一个训示:从失去中我们得到。从不断的失去生命,从人类集体经历的生死大劫中,生命获得洗涤和重生,我们获得了更加宝贵的生命。

3. 西班牙大流感

中世纪大瘟疫后,人类从中世纪淳朴、虔信的生活,朝向人文化、世俗化的生活转变。然而人类的蜕变并没有在这儿终止。进入20世纪,人类如变种一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1918年到1920年之间发生的西班牙大流感是一场世界性大灾难,几乎地球上所有人类居住的地方都受到感染,包括爱斯基摩人居住的村庄。死亡人数多达5000万到1亿人,成为史上最致命的灾难之一。

这场流感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平行,随着各国士兵经由轮船和运输工具传播到不同国家,更在欧洲战场及壕沟间迅速传播。它在战场上和在和平地区一样致命。在没有参战的西班牙,全国死了800万人。

西班牙流感像死亡飓风一样狂吹过20世纪初的地球,恐惧把人与人之间的牵系粉碎。在死亡的阴影下,背叛与痛苦交织的虚无主义弥漫。

这个流感的开始和结束有如罩在迷雾中,它如何发生,又如何突然彻底结束,都是一团至今无解的谜。

这流感有一个特点:它在年轻人身上最致命,以至于在流感肆虐半年后,各国已没有可以打仗的士兵。协约国的主要成员德国在1918年投降,大战结束。然而就在人们欢庆战争结束时,可怕的流感随着士兵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开始了第三波流感。

随着人类科学的进步,对于这场流感病毒的研究这些年来一直在进行着,然而围绕它的谜团始终没有解开。这场流感和第一次世界大战联袂而来,并在战争结束后继续肆虐。对于20世纪初笼罩人类的虚无主义,这场流感和一战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场流感造成全世界性的死亡及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与负疚感。在它与一战交织的阴影下,进入20世纪的现代带有一种深沉的绝望。

在这场流感中,科学取代了宗教。罗马城中奔赴于道、给予人们安慰和盼望的基督徒被穿白色防护衣的医护人员取代。工业革命引发了现代人类文明的蜕变。从这里开始,人类文明进入由科学主导的现代。从而进入了以科学为宗教的现代╱后现代。

4. 2020瘟疫

相隔百年,21世纪初发生了又一次大瘟疫。这次,大瘟疫发生在红色中国,世界上最后一个共产主义大国。瘟疫在短短两个月内夺走数万人生命。

中世纪黑死病透过绘画把死亡呈现在人们眼前,而这场现代瘟疫惨绝人寰的景象透过互联网曝光在全世界面前。在世人眼前,中国人一个个蝼蚁般死去。

一百年过去了,细菌战是过去式,科学家早已掌握改变基因改造病毒的技术,在最危险的实验室配制出最致命的病毒。「只需20克超级热病毒基因武器就足以使全球60亿人全部死于非命。」

人类的蜕变十分彻底。人类背离神,想把命运握在自己的手中。基因科学家范特尔博士(Prof. Dr. John Craig Venter)警告:「人类掌握了能够对自身进行重新设计的基因草图以后,人类也就走到了自身命运的最后边界。」

与罗马帝国大瘟疫雷同,这场瘟疫源自于红色中国的宗教大迫害。这一回,被无神论中共迫害的是藏传佛教、基督教、法轮功、维吾尔族人。其中法轮功被迫害20年,是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主要受害者。中共已成为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最大国家,每年做67万台手术。(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血腥的活摘器官》)全世界许多病患乘坐飞机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等待器官时间最短的记录是4个小时。

从被迫害开始,法轮功修炼人开始失踪。失踪者的名单越来越长,直到2006年一位苏家屯医院护士站出来曝光,人们才知道这些人发生了什么事。

在各地地下集中营,关押着难以计数的修炼人,他们的器官被标价出售。被摘取器官前,他们被用很少的麻药,或者被中共获得专利的脑干撞击机造成脑死,他们的心、肝、肾被摘取。这些器官在同一天内移植到住入同一间医院的一群病患,以达到最大的利润。

进入21世纪,中国出现漫天的阴霾,覆盖三分之二的国土。2019年,吉林松原落下陨石;2020年,武汉爆发瘟疫。武汉是红色中国器官移植技术的重镇,有多间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包括这次瘟疫中很多医生护士感染的同济医院、协和医院。

正如罗马帝国的瘟疫来自于对基督徒的迫害一样,历史上,毁佛灭佛招来了大劫难。今天,这场大瘟疫的根源就是对佛法的残酷迫害。

从人类四次大瘟疫,我们看到了文明崎岖的轨迹。这一回,在背离神的现代文明,上帝的鞭子再度高高扬起。人不信神,可神确实存在。罗马四次大瘟疫之后,罗马帝国亡国,而被残酷迫害的基督教却深远地影响了世界文明。今天,历史正在惊人的重演。

在红色中国被酷烈迫害了20年的法轮大法正在洪传世界。被称为人类的文艺复兴。与此同时,极权中国正在加速崩溃。当这场瘟疫结束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从地球上消失。到那时,法轮大法将回到神州大地,人类将进入全新的世纪。就像耶稣的诞生标志着全新的人类纪元,法轮大法在世上洪传,标识着法正人间,宇宙进入一个全新的纪元。

为了进入这全新的宇宙纪元,一场浩大的洗涤将展开。

这场浩劫才开始。这场瘟疫来自于魔鬼,然而真正的权柄掌握在神手中。欧洲中世纪黑死病之后诞生了伟大的文艺复兴;同样的,这场大瘟疫将催生一场伟大的变革。

瘟疫最先爆发在武汉,那是一百年前辛亥革命首义之地。佛罗伦斯是黑死病最严重的地方,然而黑死病结束之后,她却成为文艺复兴荣耀的中心。

历史正在惊天动地的转动着。伟大的时代在磨练着等待重生的人类。中共正在解体,可它紧紧拽着14亿中华儿女想要作为它的陪葬品。然而人们正在清醒,合力推倒那面墙。悲壮的历史在神州大地上展开。从这场大劫难中将诞生一个辉煌的时代。在洗净的地球上,人类将重新开始。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李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