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人间神迹不寻常 正信一出弹指间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1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中国大陆吉林省人,家住在距离长春市不远的农村,是在农村长大的青年。在二十岁那年,有一天去表姐家,遇到一位老太太劝我表姐炼法轮功。我一听是佛家功就来了兴致,说我也想学,老太太就拿出几本书让我先看,我抱着书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到家后我先挑了一本最厚的书,书名叫《转法轮》,翻开书一口气儿看到第八讲(全书一共是九讲),这时已经到了后半夜,没想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四周及墙上出现了像闪电一样的画面,不停的打着闪,我就像被闪电包围了一样,同时感觉前额和头顶发胀,有东西往外一鼓一鼓的,一闭上眼睛感到满屋里通红,是红色的光在闪烁。我很激动,因为刚看过书,我估摸着是天目打开了,心里可高兴了。

在兴奋中我躺下准备睡觉,没想到刚躺下就做了一个梦,而且非常清晰。我看到在湛蓝色天空中,由远而近飞过来一尊佛像,通体雪白,像白玉雕塑一般,晶莹剔透。她盘着腿,双手结着印,到我家房子上面就停住了,一动不动的往屋里看,嘴唇好像在微微颤动,眼中含着泪水。我躺在炕上看着她,并举起双手想呼唤她到屋里来,可是无论怎么喊都发不出声来。情急之下我就一骨碌爬起来,她见我起来就急速的往后退,飞快的消失在蓝色天际处。

住在隔壁的妈妈也许是听到了我的喊声,就拍打着墙壁喊我,说:“儿啊,你睡觉魇住了咋的,喊什么呢?快醒醒。”此时我已经醒了,赶紧说:“妈,没喊什么,我就是做了个梦。”

从这之后,我知道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就找到那个老太太,学会了五套功法。

炼功以后,也就十来天吧,师父就为我净化了身体,炼功时有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我周身旋转,非常舒服。更为惊奇的是,我的天目真的打开了,看到和接触到了另外空间的许多生命。没过多久,我看到了身体上长出了功,看到小腹部位的“元婴”长出来了,而且长的很快,也就一、两个月功夫就有两尺多高了。我还看到了我的前世,是在一个有好多青铜打造的佛、菩萨像的寺院当住持。还看到这一世,开始是一个三岁小孩模样,只穿了一件红肚兜,转生到这家李姓庄户人家做儿子。其它的就不一一列举了。

修炼以后,我经过了六次大的磨难,都是来取命的,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走了过来。由于篇幅所限,在这里仅举一例。

有一年我在长春市打工,是在一个建筑工地当小工。一次穿过马路时,被一辆开的飞快的黑色轿车撞上了,只听“砰”的一声,我被撞的飞了起来,然后头朝下、脚朝上斜着摔在马路上,接地时感觉右边半个脸贴着马路又往前滑了几米远,脸上全是灰,差几公分就磕到马路牙子上了。那辆轿车撞上我之后又开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住。

马路两边的人都惊呆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出车祸了!撞死人了!”我趴在地上听得清清楚楚。

我看到从车里边下来一个衣着讲究的男子,胳肢窝下夹着一个黑皮包走了过来。蹊跷的是,立马就出现了五、六个大姐也围了上来,并且把司机围住了。只听一个大姐说:“你眼睛瞎呀?这么宽马路不够你走,愣是开车往人身上撞?今天把我兄弟撞坏了,你说怎么办吧?”边上的几位大姐也配合着,七嘴八舌的数落他。有一位大姐还说:“愣着干啥,我兄弟让你撞了,你看是报警还是上医院?”

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找到失落的鞋子穿上,看到那位司机直愣愣的看着我,一脸的疑惑。

我连忙对那几个大姐说:“几位好心的大姐,谢谢你们关心我,我哪儿也没撞坏,不信你们看——”说完我就抬抬腿,晃晃头,又原地转了一圈。

有一位大姐过来给我拍打着身上的灰土,还对边上的一位姑娘说:“把他(司机)的车牌号记下来,我兄弟要是没事儿则拉倒,如果有事儿你到天边、去外国也跑不了。”

司机听到这些话,执意要拉我去医院检查。我坚持说“不用,你赶紧走吧”,他就走了。

这时有一位大姐说:“这位兄弟你也真傻,怎么不讹他点儿钱花?哪能这么轻易就放他走了。”

边上还有一位小伙子说:“大哥,你的命真大,我亲眼看到你被撞的飞起来了,我寻思你指定活不了了,没想到你没咋地,啥事儿没有。今天这司机是在哪个庙上烧高香了,碰上好人了,要是碰上我们这块儿的人,不讹死他才怪呢。”

我当时心里很感动,没想到这些陌生人像亲人一样关心我。

之后的几天,别的没感觉到什么,就是感觉困,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来。于是我就请了几天假,想回家调整一下。

回家的当晚,夜深人静时,我开始炼功。在做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的“抱轮”动作时,感觉有一只大手软绵绵的按在头顶上,另有一只手用一根鹅毛翎来回捅我的两个鼻孔。此后感觉整个身体就像手机开了震动一样开始颤抖,并且有一股热流把我包围了,这股热流力量非常大,像热浪一样围着我周身旋转,皮肤都感觉有点儿发烫。我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接着就感觉从鼻孔里往外淌水,一开始能听到“嘀嗒、嘀嗒”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成水流了。又过一会儿感觉从鼻孔里往外掉东西,一块一块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敢停止炼功,直到炼完第二套功法后才睁开眼睛。一看整个衬衫前面被血水和血块染红了,地上也有一大片,但我的头脑却变得非常清爽,也不困了,老想睡觉的那种感觉没有了。我想起了撞车后有一个大姐说的话,她说“撞车后被撞的人当时都说没事,可以后就不行了”,我意识到可能是撞车时颅内有淤血,当时被师父给抑制住了,趁我回家炼功时帮我清理了。

从那以后,我更加知道了修炼的重要,完全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事事处处都用“真、善、忍”标准衡量自己,感觉提高的很快。各种功能出的很多,“元婴”也长的更高了,还看到有“小婴孩儿”从我的鼻孔里出入。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环境中,我把大法书看的比生命都重要。世上的福禄钱财我都可以没有,我也不求,但是我不能没有大法。直到现在,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书以及《明慧周刊》等真相资料,我全都有。

警察知道我炼法轮功,几次到我家来抄家,在他们来之前我都能知道,每次都神奇的躲过了他们的搜查。后来为了安全起见,我把书转移到妹妹家里,因为她已经出嫁了,不跟我们住一起,况且她不修炼,警察一般情况下不会去找她。一次妹妹趁我不在,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把一部分打印的师父新发表的讲法给烧了,大约有二十多篇。第二天早晨才告诉我,我一听就急了,找到她烧的地方,一看一堆纸灰还在。我走过去一扒拉,看到这些资料在里面完好无损。妹妹看后惊呆了,马上惊叫起来:“妈呀!这真是佛法呀!昨晚我们两口子一起烧的,亲眼看见烧没的,烧完后还扒开看了看,啥都没有了,怎么又出来了呢?”

为了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对民众的毒害,我也像各地法轮功学员一样,走街串户,散发真相资料。经常是日走百里、夜走百户,快的不可想象。感觉很远的地方,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遇狗不叫,警察到跟前也看不见我。而且白天照样干活,一点儿不累。

一次被警车跟踪,我用“神足通”甩开了警车,之后闪身躲进玉米地。警车追到后,下车搜了几圈看不见人,嘴里还来回嘀咕,“怎么这人一转眼就没了,真是出了鬼了”。这种事情发生了好几次。

之后在打坐中,我还看到了瘟神下界,以洪水、冰雹和疾病等形式扑向所有生灵,我看到了人类大淘汰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幕。

以上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修炼已经十多年了,但每每回想起来,所有经历的事情就像发生在今天或昨天一样。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