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命運的迷霧】從擺攤測字成爲封疆大臣 (音頻/視頻)

命運的迷霧logo

【命運的迷霧】從擺攤測字成爲封疆大臣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4月3日】(主持人:陸平)

方觀承,字宜田,號向亭,清朝安徽桐城人。雍正皇帝時被封爲平郡王記室,乾隆七年被任命爲直隸清河道員(轄區在現在內蒙古太僕寺旗一帶),官至直隸總督、太子太保。當直隸總督督20年,擅長治理水患,幾十次上奏皇帝治理水患方略,並邀請著名學者趙一清、戴震編輯了直隸河渠書”130餘卷。此書對後世直隸轄區河渠的治理工程,頗有裨益。他從一個一文不名的布衣,不經科舉,也沒有軍功,卻在十年間成了獨掌一方的封疆大臣、主掌京都的直隸總督,成爲乾隆一朝的名臣。他的人生大落大起,多次有貴人相助,其中也有算命相士的指點。

方觀承的祖輩文學造詣很高,素有桐城派的文名。小時候,他的家族受清朝文字獄牽連,發配黑龍江戍邊。方觀承非常孝順,經常一人徒步步行到黑龍江探望,千山萬水,常常是日行百里,或一天只吃一餐而不覺辛苦。

在方觀承的漫漫旅途之間,有不少感人的故事,最爲著名的就是所謂車笠之交。有一年,再度前往出關省親時,方觀承正獨行在山東道上,杭州人沈廷芳與海南人陳鑣恰好一同乘車趕往京都應試。兩人看到十幾歲的方觀承一路徒步步行,衣冠欠整,勞頓疲憊,卻是舉止端嚴,不由相問。交談中,二人得知方觀承身世、經歷,非常同情他,於是邀請他一道乘車趕路。

他們的車廂狹小,坐不下三人,於是他們就決定一路上輪流步行三十里,乘車六十里。一路風塵三人到達了京城北京。沈、陳二人送給方觀承新衣氈笠,讓他在途中御風寒。

幾十年後,方觀承當上直隸大臣,當時,沈廷芳(後官翰林院編修、御史)、陳鑣(後官雲南首府官)赴京述職途經其官邸駐地,他便立即派人將二人請到府上。故人相見萬分感慨,忍不住涕淚縱橫,患難中真情誠可貴!這也是他的一段坎坷人生中遇貴人的溫暖插曲。

話說那一年,他的父親死在邊關,當時方觀承剛剛二十歲,聞到惡耗,赤着腳徒行數萬里,從南京到塞外,揹負着父親的骸骨歸鄉。他受到鄉里人的敬重,然而生活家計卻越來越沒有着落。眼見僅僅剩下的一點錢也要用完了,於是他啓程往寧波找一位做官的親戚,希望到了那裏能得到一點接濟。

接近除夕方觀承終於到了寧波,他來到親戚宅門前,看到守門家僕身穿狐皮大衣,盛氣凌人,而自己衣衫襤褸,恐怕會遭到呵斥,因此不敢上前。他就暫時在巷子裏租屋住下,對門是一戶屠夫。他請問屠夫,親戚的爲人。屠夫說二十年來沒見過他幫助過哪位親戚朋友,去找他應該也是白搭。

接着,屠夫就問他懂不懂算術?方觀成客氣說略懂一二。屠夫聽後,說:年關快到了,我要結清今年的賬目,請您住到我家來幫我條列賬單,以便我收債好不好?過後,我會酬謝您。方觀承就到了屠夫家作帳,半天的功夫,就列出了這一年中的收賬單,屠夫拿着賬單出去收賬,一清二楚地收回了比往年更多的錢。

方觀承受到屠夫殷勤的款待,酒上了桌,大盤子切肉配上醃鹽菜。長久以來飽嘗飢餓的方觀承痛痛快快地大吃了一頓。屠夫留方觀承住到過完年後元宵。臨別時,屠夫送給他一件新的藍棉襖、二千吊錢和一個包袱,裏麪包着被子。

方觀承另一次奇遇是,有一次,他來到杭州經過鬧市時,一位算命看相的看見他,馬上起身作揖說:貴人來了。方觀承說:我不看相,何必戲弄我!

這位算命的是個高人,馬上收了攤,親切地把他拉到附近一個寺廟內,讓他坐下,對他說道:你某年應得某官,一直要當到總督。 現在你官星已經顯露,你要趕快去京城抓住機遇,不要錯過了。

方觀承聽了嘆息說:我呀,是個罪人之子,不可能進入仕途當官,就算有機緣,現在的我連吃飯都難,怎麼能夠去北京啊?算命先生取出二十兩銀子來,並寫了個名字,囑託他說:他日您當上陝甘總督時,有個總兵遲誤軍機當斬,這就是他的名字,拜託您千萬留意拯救他,這就算報答我了。方觀承問相士姓名,相士支支吾吾沒有告訴他。

方觀承從海路搭船到了山東,這時遇到一個過去的朋友從北方來,身無分文,他把錢分了一半給他。後來遇到搶劫了,銀子也沒了。一場撲天蓋地的大雪又把他凍倒在古寺外,昏死過去。幸虧寺廟中的和尚把他救活過來,並且留住他幾個月才送他走。方觀承到了京城,就在總督府附近擺攤賣篆刻印章。一天,總督府人員進出時,門吏要他把攤子收起來,斥責他收拾太慢。結果他一氣棄攤離開,不得已只好在東華門的鬧市上靠拆字算命餬口。

一天,滿清王爺平郡王愛新覺羅.福彭上朝途中,路經東華門,看到測字攤招牌的書法很有功力,停轎一談,發現攤主方觀承學問、見識都非同等閒之輩,就延請他到府中當記事的幕僚。在王府,方觀承很受禮遇,王府的楹(門口的對聯)、帖子都由他書寫。當雍正皇帝臨幸王府時,看到王府楹聯都換新了,書法很上乘;雍正皇帝本身對書法很下功夫,他很欣賞這些楹聯的書法,問是何人手筆?當下即召見方觀承,方觀承從此進入了皇帝的眼簾。

雍正十年,雍正皇帝任命平郡王爲定邊大將軍,出征準噶爾。這時,平郡王上奏請準方觀承隨行作書記。雍正皇帝賜方觀承以布衣晉中書官職,隨軍出征。出征凱旋歸來,方觀承得以軍功實授內閣中書。前後不到十年,他從布衣賜中書,官至太子太保、直隸總督、陝甘總督大臣。當官後,他一一報答了當年在他窮困潦倒時幫助過他的恩人。

當他出任陝甘總督時,有一個總兵姓名就是算命先生所寫的那個名字,且這位總兵果然因爲貽誤軍機獲罪。於是,方觀承竭力爲他開脫,後來得知總兵原來是算命先生的兒子。那算命先生的先見之明,也明證了冥冥中有定數,不管是他兒子的命運,或是方觀承的命運,都如預期,一切果真應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