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
美國如何應對中國治理危機的挑戰?(自由亞洲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樑京:美國如何應對中國治理危機的挑戰?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週在慕尼黑安全會議講話說,面對中國和俄國對美國主導世界秩序的挑戰,“西方正在贏得勝利”。這個講話增加了我的擔心∶美國並不理解、更沒有準備好應對中國治理危機在此時爆發。不錯,此次武漢新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和失控,徹底改變了美中對抗的態勢,中國失去了全面挑戰美國主導全球秩序的能力,在這個意義上,中國輸了(或習近平輸了),美國和西方贏了。但是,中國治理危機的全面爆髮帶來了另一個挑戰,那就是中國失序會全面增加全球失序的風險。面對這個挑戰,美國可能會像當年蘇聯解體那樣,犯下嚴重、甚至是致命的錯誤。事實上,近年普京的俄國對美國帶來挑戰,在很大程度上與當年美國對蘇聯解體處置不當有關係。在這個意義上,中國輸了並不意味着美國和西方就贏了。

中共《求是》雜誌“全文”發表習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關於當前疫情危機的講話,是一個重要事件,傳遞了非常重要的政治信息。一方面,在國內外巨大的輿論壓力下,習近平不得不承認自己對疫情早已知情的事實,但在我看來,習近平發表這個講話的目的完全沒有承擔責任的意思,也不是像有些評論認爲的那樣,是習近平往地方領導推責。習近平發表這個講話傳達的最重要的政治信息就是“儘管你們都認爲我對疫情失控有責任,但誰也改變不了我依然大權在握,而且將有望很快控制疫情。”

那麼,習近平表達的信心和底氣有沒有客觀依據呢?我相信依據之一,就是新冠狀病毒雖然傳染力驚人,但死亡率其實並不高。這個判斷能從中國大陸之外的確診病人數與死亡人數的比率得到支持。武漢死亡率高,與當局貽誤時機造成的亂局有很大關係。換句話說,習近平現在判斷,武漢肺炎帶來的總體死亡率,不會造成全面恐慌和失控。在這個基礎上,習的判斷是,雖然他的決策失誤帶來巨大代價,但沒人能接這個爛攤子,加上特朗普對他的支持,中共高層也無人敢挑戰他的權位。所有人除了寄希望於他(習近平)而沒有別的選擇。

那麼,習近平會成功嗎?如果他失敗了怎麼辦呢?這兩個問題正是中國治理危機對美國的挑戰之所在。我相信習近平能夠以巨大的經濟代價完成對疫情的控制,但這並不意味着他能解決中國的治理危機。這不僅僅是他個人能力不足所至,而是因爲他的個人集權已經造成了中國政治系統失去自我糾錯能力這一不可逆轉的結果。很多人,特別是外國人無法理解這個邏輯,因爲他們不能想像,中國一旦全面失序會帶來什麼局面,而不少中國人則相信,中共政權全面崩潰是中國的唯一希望,但他們卻看不到,完全失去自治能力的中國社會,已無力重演傳統的造反大戲,更何況,這個世界無法接受中國出現全面的失序。

那中國就真的沒有希望了嗎?我並不這樣想。中國的希望在美國。美國有能力幫助中國走出困境,也應該幫中國走出困境。那習近平會接受美國的幫助嗎?我的看法是,現在的主要問題不在習近平的態度,而是特朗普太相信習近平能解決中國問題,美國的權力和文化精英則對中國目前出現的局面完全沒有準備,因此不知道如何打自己手中的牌。

——轉自《自由亞洲》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