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江峰漫谈0215习近平甩锅
习近平(江峰时刻会员网站)

伍凡:“正能量宣传”低级红出习近平的洋相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8日】(本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武汉肺炎疫情由于中共当局的隐瞒和极端维稳,酿成了一场世纪灾难,目前国内互联网上有关武汉疫情的真实资讯,遭到中共过滤和封杀。另一方面,中共官方发动各式各样所谓的“正能量宣传”,来面对残酷的疫情。《中国事务》网站主编伍凡表示,所谓“正能量宣传”,非常低级,其实是出习近平的洋相。

有民众拍下的视频中显示,当局每天会派出一些穿全套防护服的人,到武汉街上或社区里“摆拍”,在镜头前,摆出正在消毒工作的样子,几秒钟的时间,拍完照就走了。还有视频显示,一些政府人员在镜头前分配口罩和物资,每天来就拍个照,拍完照,又把物资收了回去。还有许多民众在网络上披露,临时建成的“方舱医院”条件恶劣、医疗不足、缺乏照护。而中共官方相应的作法,不是尽快疏通物资、补上人力,而是首先加大宣传掩盖,包括派人员到医院里,领着病患与家属跳广场舞,营造一片虚假欢乐的印象。甚至中共官方的中央电视台还安排人员受访,说进了方舱医院以后,“住得都不想走了”。除此之外,当局还发布了一系列,像是围着病患唱起共产党的“红歌”等等,歌功颂党的宣传片。

伍凡认为当局搞这些是欺骗民众,欺骗外界。

【录音】武汉肺炎的病人,你还有精力在那边去跳舞、在欺骗别人吗?为什么会出现呢?为什么有这种欺骗人的、“正能量的宣传”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当全世界都很紧张,中国有31个省市都得了感染到这武汉肺炎的时候,有这么个所谓的“正能量宣传”要拿出来?

第一个,就是2月14号习近平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会议上,做了讲话,那么“求是”杂志呢就在前两天,把他讲话全文登出来了,这个速度非常快,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正在琢磨,是不是高级黑?很有可能,要出你的洋相,你讲的话,你是想甩锅,你提到要“亲自领导、亲自布署”,又讲了哪一天我做什么、哪一天做了什么,可你做的结果是如何?你光你想做,可是你做了结果都是坏的,死了这么多人,一个封省、封市,现在有十几二十个省市都在封起来了,连上海、北京都封了,交通封了,那么经济一定下降了,绝对下,责任是谁?他不讲,可是你这么样的习近平做了这种程度,而且都要甩锅了,有人讲他是甩锅,我也赞成,但是你能甩得掉吗?这个锅是你自己背上来的,是你造成的。那么更奇怪呀,你就说你习近平现在想甩锅,没那么简单,事情都是你造成的,所以现在呢,习近平说,新派到武汉哪、到湖北的这个新的官员哪,上海市长应勇哪,你来帮我进行这个“正能量宣传”,希望能替我习近平啊背一点锅。那么应勇啊就在耍一句这么个低级红的,在我看是个低级红,连高级黑都不到,低级红的手段哪,来进行这么一个下三滥的宣传

中共党媒“求是”杂志2月15号刊登一篇,习近平2月3号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应对疫情谈话的全文,显示习近平早在1月7号,便已经得知武汉肺炎疫情。虽然习近平日前撤换了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不过引起民间对于中共中央推卸责任给地方官员的质疑。伍凡说,这些新官上任烧的火,非常低级,真实的死亡数据不敢公布。

【录音】就是把原来武湖北省,武汉市这些领导换掉,把习近平的老部下调上来,这些人都是什么?应勇是浙江省的检察官,长期当检察部门的领导,还有济南市市长呢,长期市公安局当局长,现在来管武汉肺炎,能行吗?这些都是二百五、二百五,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用“正能量宣传”啊,来讨习近平的好处,希望老上级习近平啊帮他一点忙,实际上做不到的、做不到的,你这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来烧烧你这个所谓“正能量宣传”,非常低级。我想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维护习近平的一尊,替习近平讲好话,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我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很可能是有一批人,或者有一些人中共宣传部门里面推下的“低级红”!连“高级黑”都达不到,因为你这个级别太低了。“低级红”来嘲笑你,用拍假照片能够帮你习近平吗?No way,请问,你“正能量”像这样能改变武汉肺炎的现状吗?能改变吗?我请问你,你信任的、新上任的这些高官们哪,你能知道武汉肺炎的得病人数吗?真正的得病人数,你敢公布吗?死亡人数你敢公布吗?最主要的,火葬场里边的火葬人数你敢公布吗?即便你公布了,也没人相信,因为你这一贯共产党是讲假话嘛。从六十年代的几千万人的饿死,到文化大革命的上亿人口受迫害、受打压,几百万人死亡,这些数字你公布过吗?从来没有!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的有力证据,表明病毒的源头来自实验室。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里昂斯-维勒日前指出,新冠病毒使用了人造技术,他确定这个特别的新冠病毒来自于实验室。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虽然中共官方始终否认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指控,但是国际社会并不相信。美国政府2月6日已经要求美国顶级医学专家调查武汉“新冠病毒”的源头。曾经负责起草美国《生物武器反恐怖主义法》的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日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认为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是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

伍凡认为这些论证值得关注。

【录音】这一场武汉肺炎哪,他的源头从哪里来,世界各国专家们都在分析、都在探讨,有印度专家、有美国专家、也有法国专家都在谈,他们多数的意见,认为这是人工合成、人工合成的(病毒),这种说法不是空穴来风,是有根据的,因为中共你自己写的文章,登在英国的专业杂志上,已经登出来了,这是一个合成的、可以变化的(病毒),你自己专家不都写出了文章了吗?

这个病毒实际上去年九月份就开始了,到了十二月份呢,已经有第一个就出现问题了,已经有症状了,这些事情都报告了中央,都报告了北京,可是习近平为了庆祝黄历新年,居然在上午宣布春节团拜会,晚上就宣布要封城、封武汉,这个习近平干的,他说“我亲自领导、亲自布署”,近期做了这种事情,根本在新年晚会上讲话,不提武汉的封城,也不提武汉肺炎的病毒的事情,这个就是习近平干的!

那么WHO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秘书长,他不是总干事,是秘书长,他宣布说今后这个武汉肺炎哪,要传播到全世界有三分之二的人会得病,超过40亿人口,那么我假定它死亡率百分之一好不好?最低了,百分之一,那也有四千万耶,快赶上了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耶,这谁做的事情啊?中国共产党这些官员们,再加上习近平哪掩盖,造成了这个结果,所以你现在用那些个所谓“正能量宣传”哪,能把这些事情都给化解掉吗?No way,自欺欺人,这就是共产党,这就是习近平造成的结果。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