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2014年一位注册护士Keene Roadman在接受防疫伊波拉病毒时所戴的面罩。(AP Photo/Charles Rex Arbogast, file)
图为2014年一位注册护士Keene Roadman在接受防疫伊波拉病毒时所戴的面罩。(AP Photo/Charles Rex Arbogast, file)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8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报导)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正在监督美国医疗物资的供应,以防止因新冠病毒导致某些物资出现“长期短缺”。因为,根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数据,美国使用的个人防护设备中,90%以上是在海外制造的,而中国是最大的供应来源。

自中国爆发新冠病毒(COVID-19)后,导致了中国境内对口罩等物资的需求激增,而依赖中国口罩的美国,也出现了口罩、医药、及医疗用品供不应求的现状。

截至2月17日(周一),世界卫生组织(WHO)通报的中国境外确诊新冠病毒病例为794个,分布在25个国家,已造成3人死亡。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专员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日前表示,出于警惕和前瞻性做法,美国政府正在积极与制造商联系,以发现潜在的医疗物资中断或短缺的威胁。

他在声明中说,美国政府已经与数百家制造商保持联系,“以评估和监视可能由于(疫情)爆发导致潜在的生产中断迹象和预警信号”。同时,FDA还与全球监管机构和制造商合作,以评估与中国产的原材料相关的供货问题。

美国社区药剂师协会于上周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96%的药剂师表示,口罩销售速度超过库存速度,还有四成的人表示,他们没有足够的呼吸器口罩。许多人报告说,缺少洗手液、消毒剂、和手套。

美国迄今确诊了29例新冠病毒病例(包括14名钻石公主号上的病例),但美国大部份外科口罩、呼吸器、和其它“个人防护设备”都是中国生产的。现在正值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流感季,而因口罩库存不足,美国部份医院已开始对口罩进行限量使用。

纽约州西奈山医院的医护人员表示,他们收到医院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通知,除其它措施外,仅在重症监护室、感染预防部门和急诊科等部门才可以使用口罩。

美国9成医疗防护设备来自海外 中国是最大供应源

德克萨斯州医疗用品供应商《优质阿美里奇》(Prestige Ameritch)的创始人麦克·博文(Mike Bowen)告诉《日经亚洲评论》说:“我一直在讲美国口罩供应链将完全崩溃,结果(他们当)我像在讲希腊语一样。”

他说:“我发送了数千封电子邮件、参加了数百次会议,我还与政客和医院行政人员、医院采购人员交谈过……他们不相信我说的,但现在他们看到了,我是对的。”

一家跨国口罩制造商《迈地康》(Medicom)的首席执行官罗纳德·鲁本(Ronald Rueben)也证实:“目前,我们在中国生产的所有产品都将投放到本地市场。”《迈地康》(Medicom)在美国、欧洲和亚洲都设有工厂。

鲁本说:“这是强制性的。我们需确保一线医疗工作者可以获得尽可能多的我们制造的产品。”

西奈山预防传染病的医学主任伯纳德·卡明斯(Bernard Camins)说:“(可能要)等到中国的(口罩需求)数量下降,否则我们可能不会得到很多口罩。”

他还说,“还有一些别的国家在生产口罩,但由于现在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遇到一些(供应)问题。我们或许能够订购到一些N95防病毒口罩……不过,实际上,我们也不确定是否有足够的呼吸器(供应)。”

西奈山医院已经联系纽约州卫生部门、要求提供紧急口罩供应。根据卡明斯的说法,西奈山的八家医院在流感季节每月使用的口罩数超过11万个。

纽约卫生部表示,已经听说一些医院报告“包括N95口罩在内的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纽约州已根据需要向部份医院提供了紧急储备。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本周表示,一些合作伙伴商提醒道,民众对口罩和N-95防病毒口罩的需求比平常更高。虽然CDC不建议人们戴口罩,但如果他们已知有病例在附近或本身已感染病毒,或者跟正在接受疑似感染病毒检查的人士待在一起生活,那么建议他们还是要佩戴口罩。

德克萨斯州医疗用品供应商《优质阿美里奇》(Prestige Ameritch)的博文表示,由于新冠病毒,公司已开始首次面向消费者,出售美国产的外科口罩。

博文说:“我们做这个不是为了钱。每次有中国姓的顾客订购产品时,我都会受到鼓舞、这令人感动……” 博文的公司在短短10天内,就卖出了100万个口罩到中国。

美国内医疗用品生产不涨价要填补口罩需求有难度

医疗用品巨头3M的通讯经理珍妮芙·埃尔利希(Jennifer Ehrlich)表示:“目前对治疗和防护用品(如呼吸器)的全球需求,已经超过了供给。3M正在包括美国、亚洲和欧洲在内的全球制造工厂提高产量,越快越好。”

别的大型医疗用品公司,如Honeywell、Medline和Cardinal Health也表示,他们正在采取类似的步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消息人士说,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在加快发放制造口罩的公司许可证申请程序,将其“排在队伍的最前面”。

因为需求量大,一批新公司有望陆续涌入口罩市场,但很可能有些产品会不达标。所以,FDA为了疫情,也会将重点更多的放在产品的质量上。

然而,对于一些小型制造商而言,扩大生产的风险很大。

《优质阿美里奇》的创始人博文说,他的公司在10年前H1N1流感期间,就选择了扩产,但最终以失败告终。原本投入巨资扩张生产,期望能够保住一半的新医院客户,结果在疫情爆发降温后,只有5%的医院客户愿意留下,因为美国制造的口罩价格,比中国更高,医院都转向中国,买便宜口罩。

博文表示,他为此裁员150人,公司几乎要倒闭。所以,“除非有人来找我们说:‘嘿,我要签一份五年合同’,否则我们不会加紧备产。”

此外,成本激增问题也不容忽视。《迈地康》(Medicom)的鲁本也表示,现在的企业,生产压力很大,因为不仅是口罩,大部份制造这些口罩的原料都来自中国。虽然他旗下的所有工厂都在增加产能,但成本攀升已成为企业的又一沉重负担。

鲁本告诉《日经》:“我们的成本已大幅上涨,翻了一番多。我们在劳工上花了两倍的钱,有时甚至是三倍,我们现在是周末也轮班。”

为了弥补成本,《迈地康》(Medicom)已经提高了一些口罩的售价,但受长期合同的限制,它的提价幅度十分有限。

因此,没有政府或特殊法规的帮助,利润低的产业,如口罩及人们常用的便宜成药,要在美国生产,是有相当难度的。

责任编辑: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