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北京一位高级教师走出绝症的经历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是北京市一所重点中学的高级教师,也是班主任,工作很忙。

她身体健康,性格开朗,家庭美满,对自己的生活很知足、很满意。

她热爱工作,喜欢孩子,也喜欢教育事业。学生们天真可爱,很单纯,每天跟他们在一起她感到很快乐。她说:“与孩子们相比,我不太喜欢跟大人在一起,大人太复杂,不好相处。”看到教过的孩子一批一批的考上清华、北大,也有到澳洲和美国留学的,她感到很欣慰,也很有成就感。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3年的一天,她被医院检查确诊患有骨癌,当时医生就给出了病危通知书。她回忆说:“医生把陪同我去的弟弟叫到办公室,还让他签了字,然后弟弟走到我跟前,眼里含着泪花,一副很悲痛的样子,又不敢哭出来,我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也反应不过来,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那一刻于无声中却犹如晴天霹雳,惊得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从那以后她首先是精神垮了,万念俱灰,总感到头晕,浑身乏力,上楼梯很吃力,有时甚至站都站不稳,晚上躺在床上腰疼的厉害,起不来床。住进医院后做了细胞、骨穿刺等十多个项目检查,血色素只剩五克了,医生每天都要给她输好几袋400CC血。

那年她才四十三岁,如此沉重的打击让她非常绝望。她说:“虽然知道这个病的严重后果,但我依然想活下去,求生的欲望非常强烈,那种心情是普通人理解不了的。我很听医生的话,做化疗、介入治疗以及服用激素等,仅自费的进口药就花了近十万元,加上能够报销的医药费总共花了八、九十万元。我每天吃药,一次就要吃六、七十片,吃的嘴巴和舌头都麻木了,饭菜是什么味道都感觉不出来,胃里经常像有东西燃烧一样痛。只要一出病房的门,医生就让我戴上口罩,怕细菌侵袭到我身上来,因为免疫力太差了。可是不管我怎幺小心谨慎的配合治疗,病情却始终不见好转。”

因为她的教学经验丰富,加之工作努力、勤奋,所以人缘特好,受到学生的普遍尊敬。听说她病了,学生们都到医院来看望她。有的学生忍不住就哭了,她也哭了。即使在那种情况下,她还关心着学生的成绩,还想着怎样给学生补课呢。因为来的学生太多了,病友们提出了抗议,同病房里都是绝症病人,需要一个安静的、没有污染的环境。

她说:“刚住院时常有一句话袭上心头,就是‘阎王叫你三更走,谁敢留人到五更’,那时候感觉人的生命太脆弱了,说倒就倒下了,真应着了那句老话‘人有旦夕祸福’。我经常很不情愿的冒出一个想法:还这么年轻就大限已到?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但我又在心里拼命的抵抗着这一想法,因为我很不甘心就这样离去。然而这个阴影却挥之不去,先前美好的一切,都变成了对生死取舍的折磨。”

所幸的是,她的小姑子是法轮功学员,早先就曾劝她炼法轮功,因为忙于工作,再加上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使她感到害怕,就没往心里去。如今在生命垂危之际,小姑子又来劝她,说:“现在只有法轮功能救你了,你不能再犹豫了,就在心中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奇迹出现的。”小姑子还给她带来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让她没事儿带着耳机听。

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这一条出路,她也就不再彷徨了,每天都诚心诚意的诵念“九字真言”,并且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

她回忆说:“出乎意料的是,没想到法轮功师父的讲法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听时非常兴奋,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个重病人,因为师父讲的都是我闻所未闻的、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知识,这些知识为我展现了一个全新的充满阳光的世界。也许是因为很投入吧,有时觉得一股暖流从头灌到脚,浑身暖融融的很舒适,那个感觉真好,美妙极了!还有的时候能感到身体里面有东西在旋转,我知道那就是法轮在转,是师父管我了,我觉得有希望了,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内心的喜悦促使她迫不及待的叫小姑子来教她炼功。只几天功夫,原本沉重的身体越来越轻,往日的消沉情绪也日渐消散。她说:“我决定出院,按照大法的要求,放下了对疾病的执著,每天认真看书学法、炼功。大约经过了半年时间,我的身体就完全康复了。那时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如今谈到这段经历时,她依然兴奋的说:“我很幸运,能够从灭顶之灾中走过来,是法轮大法救了我,让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促使我就这样走入法轮功修炼。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恍如隔世,可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在身体逐渐康复时,各种魔难和考验也接踵而至,因为大法修炼着重于心性的提高,这是必不可少的过程。原本对她关爱有加的丈夫突然改变态度,为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对她发脾气,其实就是帮她提高心性。她开始悟不到、守不住,不断发生冲突,甚至想不通。后来慢慢的就悟到了:作为大法修炼者,遇到矛盾要坦然面对,一切向内找,检讨自己,真正做到修炼人之忍,就是要做到不带有任何气恨、怨恨心去忍。这样做的结果是,全家人都因为她的改变而支持她修炼,对法轮大法都有了正面态度。

她说:“大法修炼毕竟是神圣严肃的,我时时刻刻都想到自己要做一个真修弟子时,就会坦然面对每一个难关。一次没过好,就爬起来重过,逐渐的就能做到不计较常人之理,宽容、大度的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其实通过学法我才知道,所有的痛苦都只是在还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

最后她说:“当我重新又健康的站在同事们面前时,大家都感到惊奇。老师和学生们原来都认为我挺不过来,如今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我坦然的告诉他们,这的确是个奇迹,而且是真实的,每一步都是我亲身体验过的。我还告诉大家:谁学大法谁受益,这是一个已经被无数人证实的真理。”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