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美聯社圖片。
武漢知名女作家方方封城日記海內外熱傳。(美聯社圖片)

“不槍斃害人精難平民憤!” 武漢作家方方封城日記熱傳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居住在武漢的中國知名作家、前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方方,自1月23日武漢封城那天起,就開始寫紀實文章,題目有:《我相信,口罩並不缺貨,缺的是怎麼才能到市民手上》、《不實事求真的會害死人》、《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等等……

這些文章上傳之後得到民衆廣泛傳播,其中“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被很多人引用,但方方的這些文章很快就被政府刪帖了,方方只好不斷轉換平臺,繼續發表她對封城中武漢的記錄。

儘管被中共政府刪帖並禁言,方方的武漢紀實文章依然在海內外熱傳。

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

《中央社》2月17日報道說,武漢作家方方封城日記是外界得以窺視武漢封城以來的一個窗口。

方方16日的日記寫到:“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方方說:“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在13日的日記裏,方方寫道,在武漢,幾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創傷:“無論是關在家裏20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羣(包括孩子),或是曾經頂着冷雨滿街奔波過的病人,更或目送親人裝入運屍袋被車拖走的家屬,以及看着一個一個病人死去而無力拯救的醫護人員,等等等等。這種創傷,可能會在相當長時間裏,形成困擾。疫情之後,我想,恐怕需要大批心理諮詢師前來武漢。”

方方寫道:“人們需要發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訴需要安撫。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

她寫自己的中學同班同學近日去世,“今天的中學同學羣,都在爲她哭泣。一向爲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

中共官員只會作秀

方方筆下還記錄了中共官員面對武漢的疫情只會作秀宣傳的醜態。她說,一些公務員被派到武漢基層,他們高舉紅旗拍合照,拍完照便把身上穿的防護服扔進了路邊的垃圾箱。“朋友說,他們要幹什麼?我哪裏知道?我想這是他們的習慣。他們早就習慣做任何事都先把形式做足,都先自吹自誇。”

方方說,“什麼時候公務員們前去工作不舉旗幟不再合影留念,什麼時候領導視察沒人唱歌感恩,也沒人做戲表演,人們,你們纔算懂得了基本常識,纔算知道了什麼叫作務實。不然,百姓的苦難還有個完嗎?”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