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缔造美国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国会的设计里最珍贵的就是,它能够通过订立机制来阻止民选官员的自私和贪婪,同时也能有效地阻止任何伤害整个国家的事情。(图源:Amazon)

缔造美国的故事(36): 国会设计中最珍贵的部分——防范机制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国父们对国会的设计中最珍贵的部分是什么?国会参众两院的工作职责有何不同,如何合作?为什么国会可以干涉州议会的事务?斯考森教授继续为我们解答。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35): 国父们设计的是不同于中央政府的联邦政府

国父们对国会设计中最珍贵的部分——防范机制

斯考森教授说,我认为国会的设计里最珍贵的就是:它能够通过订立机制来阻止民选官员的自私和贪婪,同时也能有效地阻止任何个别的州、任何个别的人、任何个别的团体做出伤害整个国家的事情。

我们想想,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你怎么可能防止腐败发生呢?任何一个个人、任何一个议员、任何一个州,包括总统都可能腐败的,你怎么可能预先防治它呢?在阻止腐败的同时,又能让这个政府和谐地运作,所以美国宪法的设立,就是能够建造这样一种和谐,又是建造一种制衡、一种平衡,最后能够把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任务、不同的部分分配给政府各种不同职能的人,最后能达成一种和谐与平衡。

比如说,宪法中有一个设计,就是国会它可以干涉州议会的事务。这种干涉的背后的道理是什么呢?就是说,比如说哪个州它觉得这一届选出来的国会我不喜欢,这些选出来的人大多数我都不喜欢,我就不参与,我抵制国会好不好?很简单,我们这个州,大家都同意的话,我们就不选我们的联邦参议员和众议员了,我们不送人去国会了,你国会就缺了一块;别人也有可能照样学,那就可能会对这个国家整个的联邦政体形成影响。

所以宪法的这个设计就是要防止这种情况。如果你这个州不履行宪法规定的义务的话,你没有权力违宪和强奸民意,国会可以进来强制这个州的人民选出他们的民意代表。所以这一点,州是没有办法去自己说了算的。这就是一种设计,不让任何一个州抵制国家的进步。

国会何种情况下可以干涉州议会事务?

另外一个制衡的机制就是,如果哪个州里变成被少数人把持,选举不公平,在里头谁把持了选举,联邦政府国会是可以进来的,国会进来可以直接检察你州的选举程序,国会可以直接在一个州主持选举,让选民们重新选过。所以这个权力也是为了防止任何一个州被少数人所把持导致影响整个国家,也包括这个州本身。

所以国父们知道权力能让人腐败,权力能让人变得贪婪,让人变坏,他就会不断扩张他的权力,他会觉得权力这个东西简直太好了。所以国父们也是从当初英王乔治三世的统治下学到的,因为他们在乔治三世手下吃了太多苦,他们就想怎么杜绝像这样的坏蛋起作用,所以他们就把防范的机制都放进了宪法的设计之中,能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在加州最近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丢掉了一些议席,共和党人就觉得很不公平,觉得这个选举好象是不是有点猫腻,对选举结果表示怀疑。但是州务卿是民主党人,整个州的议会都是民主党人,州长还是民主党人。共和党人其实在那怀疑,抱怨嘟囔也没什么用处。那么在这样时候,斯考森教授说,国会是可以介入的,但是他们没有介入。

因为在历史上,国会介入各州选举的次数非常少,他们最多做的就是,你这个州选出来的议员不让他进来。你选出来了,我不让你进到国会。比如说他是个罪犯,这个州就硬要选他。国会就说,你选出来的,好,我不要你。所以你就进不来。在历史上发生过两三次。至于走到一个州里去把一个选举废掉,这种先例还没有过。

所以如果加州的共和党人真的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确实他可以找国会来介入的,他是有这个权利的。只是国会在历史上不太干这个事情。

现在比较常见的就是,你对一个选举真的有疑问的话,你觉得这个州务卿选举办得不公,你把他告上法庭,法庭也会逐级上诉,上诉到一定时候,就出了这个州。比如说,你要是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如果接了这个案例的话,那就肯定出了这个州了,那么这个州的影响力就不存在了。最高法院它会判得比较公允一些,这是现在解决这些选举问题的最常见的一个做法。

参众两院制度中的制衡原则

参众两院制度的另外一个背后的因素就是,首先这些议员都是人民选出来的,所以他的权力来自于人民,其次他的权力不能够被别人随便剥夺。比如说,宪法没有规定说参议院高于众议院,参议院可以命令众议院,能够强加意志在众议院身上。参众两院的规定清清楚楚写着,都是民选出来的官员,他们是完全独立的,他们各自独立运作,不用听另外那个院的话。这就是两院的制衡,或者说设计的这么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重要的设计原则就是,州是一个主权实体,它自己州的范围之内是有主权的,自己说了算的。国父就很不想让联邦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强,越来越多,如果让它无限增长的话,最后就会变成一种独裁。所以国父们希望州能够管州的事,联邦管联邦的事,不要混在一起。

这里还有这样的因素,一个是说,小州和大州关心的东西不一样,小州就会说,我不能够被搞得无法说话,什么都是大州说了算的话,我就会失去我的自由。而大州它财富很多,它的工业产出、农业产出很大,它就不愿意跟小州完全平等,你投票就决定我该怎么花钱,给联邦政府的钱怎么花。比如说,一千万美元,大州生产的有九千万,小州只有一千万,可是要是我们讲平等的话,你就决定我怎么花钱了,这对我来说是不公平的。

所以国父们就设计了这样的两院,众议院它就是按州人数来定的,所以大州在众议院的代表就多,它是保护大州的利益的。而参议院它是平均分配的,大小州都是2个人,所以参议院是保护小州的。

参众两院的不同职能与合作规则

那么两院各自工作责任不一样。比如说,众议院决定预算,花钱怎么花,因此在那里大州就起作用,大州它向联邦政府交的钱多,它的议员也多,它就比较容易控制这个钱怎么花,而小州就说了不算。

而在参议院它就不决定这个钱怎么花,初始的预算它不提。参议院就是涉及整个国家所有州的大事就由参议院来决定,所以它是保护小州的,或者说保护所有州的。

所以当时在宪法会议的时候,国父们都觉得这种各自照顾一方的做法比较平衡,所以他们就同意成立这个两院制度。

至于说两院之间具体怎么合作,这方面就是在具体规定上定了一些很细致的细则,国父们也考察了历史上别的政体。比如说,当初在英国,象英国的议会,它也是上下两院,下院叫做平民院,上院叫贵族院(准确的翻译是这样的)。那也许平民院就会说,我不喜欢你,你们在贵族院讨论这个事,我们解散,休会。一休会了,贵族院弄的什么东西也没用了。它也是两院都得同意。美国就不允许这样,不可以说你就不高兴就自己休会了,把另外一院就晾在那儿,那不行的,要休会同时休会。

所以细致的规定就是,任何一院不可没有对方同意,就自己休假超过3天,一定要对方同意才行。这样的话,一个院就不会通过休会的方式来绑架另外一个院。

总而言之,利用这种方法,这种很细致的设计和规矩,保证两院的运作。所以在本地层面以及在联邦层面都能够有效防止独裁的产生,这样能最大限度地保护美国国家的利益。所以两院要能够互相合作,即使不一定什么都同意,但是宪法设计的这个制度强制它们一定要合作。这其中有很多让人非常振奋、非常合理、非常细小的设计,国父们都把它放进了两院的设计之中。

这就是《缔造美国》这本书第十三章所讲的,国会设计的原则。所以在国父们看来,如果我们美国的民族仍然是个很有道德的民族,只要大家仍然关心这个国家,那么我们的美国就会持续地在这种制度保障之下向前推进。

(待续,敬请关注)

缔造美国的故事(35): 国父们设计的是不同于中央政府的联邦政府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