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
山東青島工廠逐步開始復工,工人帶着口罩在生產線上工作。(美聯社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何清漣: 羣聚感染--中國急於復工的災難性後果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中國模式最大的優勢是集中資源辦大事,只要黨中央一吆喝,全民響應投入。從大躍進開始,直到科技開發,以至資源傾斜供向某一地區(如西部大開發)的方式,屢試屢靈。但現在這模式遇到了鐵門檻:疫情統計數據雖然聽黨指揮,但病毒卻不聽黨吆喝。

經濟形勢不等人

我在《疫期企業復工,三方利益何者重要?》(2月11日)已經談得很清楚:疫情未過,不宜早開工。在政府的經濟增長、企業的經濟效益與員工的健康三者,應該以員工健康爲主。更何況多等個十天半月,疫情好轉再開工,是三方皆有利的事情。但是,在北京高層的考量當中,保持經濟增長是首要事情。一直被認爲幹才的官員黃奇帆最近發表了一篇《新冠肺炎疫情下對經濟發展和製造業復工的幾點建議》,就是站在政府角度來看復工的重要性。

應該說,黃奇帆對形勢的認識是清醒的,他看到了危機:“如不採取穩控措施,大量的中小製造企業會出現倒閉。更爲重要的是,部分較脆弱的製造行業的產業生態很有可能會被破壞,從而導致更長期的負面影響。物流中斷和疾控措施引發的產業鏈、供應鏈中斷帶來的衝擊比中美貿易摩擦要大的多,並且一旦中斷,形成了轉移替代,部分行業三十年製造業基礎丟了,很難再找回來。”他建議政府要做的事情也很正確,只是遠水不解近渴。他對遲遲不能正常復工的擔心同樣有道理:“就怕疫情沒有了,工廠也沒有了,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只是有一樣不在黃奇帆算中,儘管統計數據可以聽黨捏弄,但病毒的蔓延卻不聽黨指揮。比較奇特的是,許多不在疫區的投行經濟學家雖然也知道中國習慣性地數據造假,但由於利益所在,與黃奇帆觀點非常一致,都認爲封城封區影響中國經濟。西方國家一些財經媒體每天連篇累牘的消息就是“中國中小企業的生死時速”與武漢肺炎對經濟的影響,彷彿人定勝天,只要復工疫情就會消失,經濟增長率又會反彈。

病毒不聽黨吆喝

中央機關如發改委等類,只能從衛健委的疫情數據中瞭解疫情,因此不斷髮出復工號令。但地方政府現在卻非常害怕成爲第二個武漢與湖北,於是中國就出現以下政治奇觀:總部就在北京的新華社發佈消息稱,“全國多地國企分類分批有序推進復工復產”,但各地方政府卻封城、封閉小區,忙於堵路。

中央急催復工,國家衛健委只好將數據做得適應復工狀態。2月12日,出現了國家衛健委的數據與湖北省疫情數據貨不對板。當天,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佈會,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米鋒宣稱,全國新增病例確診數爲2015例,其中,湖北新增確診病例1638例;新增疑似病例數爲3342例。

幾個小時之後,湖北省公佈疫情報告,該省當天新增確診數據爲14840例,是國家衛健委公佈的湖北新增確診病例1638例的8・1倍多;是國家衛健委公佈的當天全國新增確診病例數據2015例的7・3倍多。

地方政府當然很清楚中國的統計數據是如何製造出來的。中央機關雲集的北京市政府根據本市情況,當機立斷地在2月14日下令,要求所有返城人員14天隔離觀察。據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援引北京病毒預防工作組的通知說:“從現在開始,所有回到北京的人都要留在家裏或在抵達後接受14天團體觀察隔離。那些拒絕接受在家或集中觀察隔離、及其它預防和控制措施的人,將依法追究責任。”通知還提醒,返京人員還須在回京前向在京所在單位以及居住的社區或村莊報告。

這麼矛盾的現象倒不是北京市政府要與中央機構對着幹,只因北京發生了數十起羣聚感染事件。2月10日下午,在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據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醫師吳疆介紹,目前北京市一共發生73起聚集性疫情,其中66起屬於家庭聚集性疫情,佔90%左右。嚴峻的現實讓北京市政府不得不採取封城、隔離等方式,防止疫情擴散。

封城堵路封小區是各地的自救

中國政府一向以集中力量辦大事自傲,這次疫情來了後,也是這同一套路。但體制內的官僚最瞭解體制內的運作方式,從2月7日國家衛健委讓16個省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省加強病人的救治工作之後,各省省悟到中共傾力也無法救湖北於疫情水火之中。爲了讓本省不成爲第二個湖北,各省的決策者們立刻加強了封城、封路、封小區的措施。比如,杭州不但“封城”,而且“封戶”,每戶每兩天允許一人出門購物;本市疫情不嚴重,但要防止本省疫區寧波、溫州的人口流入。而江蘇省無錫市則在8日宣佈,“對來自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點地區的外來務工人員,一律勸返”,顯然是擔心疫情隨務工的人潮涌入而侵害本市,以致於重蹈武漢之外湖北各地市的覆轍。看來,東部各省市已經出現了“城自爲戰”的局面,哪裏疫情重,或者對疫情的蔓延高度擔憂,哪裏就停止上班上學,甚至不惜工廠缺員停工也要堵住外來人流。

地方政府的選擇是正確的。全國各地的羣聚感染事例現在不斷髮生。一篇《突發!復工後已有4家公司發生聚集性感染,全部被隔離!形勢依舊嚴峻!》在網上流傳,其中記述了四家企業復工後發生的羣聚感染事件:2月14日,一份落款爲大足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的緊急通知在網絡流傳,該通知稱,2月10日巴南區攀鋼重慶鈦業公司“由於復工後未嚴格按照市疫情管控要求進行管理,發生一起聚集性疫情嚴重事件,該公司2例確診,1例無症狀陽性感染者,造成131人密切接觸。2月8日,來自婁底漣源海螺水泥廠員工秦某某確診爲新冠肺炎病例,被雙峯縣人民醫院隔離收治。隔離前,秦某某曾多次參加家庭聚餐,最終導致身邊父母、妻子、兒子等5個家庭的10位家屬感染確診住院治療,141名密切接觸者被集中隔離觀察。此外,還有山西及蘇州各一家企業。

中國供應鏈體系深度嵌入在全球體系中,受疫情影響,跨國企業不得不啓用中國以外的備選供應商,這種避險的選擇將可能在疫情後常態化,改變中國在世界產業供應鏈中的地位。武漢肺炎疫情短期內不能結束,中國確實也得準備好:一、疫情高峯未過去,這種情況下強行復工,一億多人的流動與工廠工人的羣聚將會產生災難性的第二波疫情,結果是欲速則不達,反而導致更嚴重的困境;二、事情的發展不可逆向,在全球化淨受益國的紅利消失之後,如何維持發展本國經濟。

——轉自《自由亞洲》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