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人民幣 美聯社圖片。
爲刺激停擺的經濟,中共央行大規模放水。(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爲刺激受疫情衝擊停擺的中國經濟中共央行不僅大規模放水降低利率,還設立針對企業的專項再貸款中共財政部也將提前批地方債限額規模,從1萬億元增加到18480億元。對於中共出臺的刺激政策,有分析指出,這不僅不會幫助債臺高築的企業度過難關,還會惡化他們的處境,更會將脆弱的中國銀行體系拖下水,最終恐怕“弊多利少”,令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中國經濟停擺 中共貨幣寬鬆之門大開

突然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給本來已經大幅下滑的中國經濟以致命打擊,近佔中國GDP近69%的省份停止了經濟生產和經營活動,據著名獨立經濟學家盛洪計算,僅武漢一城,就會對中國GDP造成4%的損失。

中共央行打開貨幣寬鬆之門,對停擺的經濟進行流動性刺激。

週一(2月17日),中共央行開展了20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期限一年,和1000億元逆回購操作,利率則下調10個基點(bp)至3.15%;同時進行了1000億元的七天逆回購操作,利率爲2.40%。

路透報道稱,中共央行下調MLF操作利率10個基點(bp),目的是引導本週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報價下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本週LPR報價下調幾成定局。

中共央行除大規模投放流動性之外,還設立針對企業的專項再貸款後,中共財政部亦擴大了提前批地方債限額的規模,從之前的1萬億元增加到了18480億元。

隨着武漢肺炎疫情的持續擴散,中國實體經濟遭受了重大打擊。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連開三次會議,顯示疫情失控令中共高層極度緊張。

彭博作家:中共刺激經濟或使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中共不僅大規模開閘放水,並引導市場降低貸款利率,以對實體經濟給以支持。

不過,彭博專欄作家崔維迪(Anjani Trivedi)認爲,當前中共政府以支持實體經濟之名推出的刺激政策,不僅不會幫助中國企業度過難關,反而會惡化他們處境。

崔維迪認爲,中國企業大部分本來就已經債臺高築,如果要求銀行對這些企業以更低的利率進行貸款,不僅會對處於困境企業造成傷害,還會危及處境脆弱的銀行體系,最終恐怕“弊大於利”,令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有調查顯示,中國有大約8成的中小型企業的現金流,在沒有營收的情況下,無法支撐超過3個月。

崔維迪指出,中國企業今年有1.023萬億美元的在岸或離岸債券到期,在肺炎疫情衝擊下,估計中企未來幾個月平均將有10%至20%的獲利損失,還款能力更加惡化。在此情況下,中國企業“以債養債”式融資,只會讓中企徒增數十億美元的債務,且對財務狀況本身已經不良的公司而言,收效甚微。事實上,去年爲了應對美中貿易戰,中共政府已經出臺過類似的政策,但成效不佳。

此外,這種措施也可能把銀行拖下水。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最新研究報告顯示,工廠和企業因疫情爆髮長時間無法正常運營,加大了企業償還貸款的難度,這將導致銀行新增5.6萬億元人民幣的壞賬。

高盛(Goldman Sachs)則估計,中國銀行業的壞賬比率,將從原本預期的5.4%上升到8.1%。

崔維迪表示,債務問題不僅會持續催殘中國企業,還將脆弱的中國銀行業至於危險之中。

中共地方的“錢袋子”正遭遇嚴峻挑戰

彭博梳理各地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和財政預算報告發現,已公佈信息的省市中,逾半數預計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在3%及以下,其中,北京、上海、山東、重慶等經濟中樞預期和去年持平,湖北省可能跌13%,安徽估計將大減17.5%,而這些數據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大規模爆發前給出的預測。

相較之下,去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速放緩至3.8%,已經是彭博自1992年有數據以來的最低,其中地方收入增速在3.2%。

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更不樂觀,在給出明確成長目標的17個省市中,有14個預計今年爲負成長。考慮到各地復工之路漫漫,未來疫情給地方財政帶來的負面影響將不斷顯現。標普本月初發佈的報告稱,地方政府的收入來源或因此減少,其信用資質將弱化。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Louis Kuijs表示,“疫情一方面需要財政提供更多額外支出,另一方面導致經濟放緩從而令稅收減少,將對今年的財政赤字造成嚴重壓力。”

中信證券的研究顯示,佔稅收收入比重較大的增值稅和所得稅稅率的下調對今年財政收入將造成不小影響,疊加疫情以來較大面積停工以及餐飲、旅遊、交通等行業收入的階段性下滑,稅收收入尤其在上半年或將面臨一定壓力。

渣打大中華及北亞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認爲,支出增加比減稅往往具有更高的財政乘數;雖然政府已經宣佈了稅收減免措施,以幫助中小企業應對冠狀病毒的影響,但與2019年類似的廣泛減稅的機會似乎很渺茫。

2019年中國全年稅收收入成長僅1%,較上年的8.3%大幅降低,爲彭博自1992年有數據紀錄以來的最低。中共財政部解釋稱,稅收增幅較低主要因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

中信證券的明明在報告中稱,以減稅爲主的財政政策對財政收入端造成的壓力也會削弱財政支出空間和託底經濟的能力。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