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人民币 美联社图片。
为刺激停摆的经济,中共央行大规模放水。(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为刺激受疫情冲击停摆的中国经济中共央行不仅大规模放水降低利率,还设立针对企业的专项再贷款中共财政部也将提前批地方债限额规模,从1万亿元增加到18480亿元。对于中共出台的刺激政策,有分析指出,这不仅不会帮助债台高筑的企业度过难关,还会恶化他们的处境,更会将脆弱的中国银行体系拖下水,最终恐怕“弊多利少”,令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中国经济停摆 中共货币宽松之门大开

突然爆发的武汉肺炎疫情给本来已经大幅下滑的中国经济以致命打击,近占中国GDP近69%的省份停止了经济生产和经营活动,据著名独立经济学家盛洪计算,仅武汉一城,就会对中国GDP造成4%的损失。

中共央行打开货币宽松之门,对停摆的经济进行流动性刺激。

周一(2月17日),中共央行开展了2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期限一年,和1000亿元逆回购操作,利率则下调10个基点(bp)至3.15%;同时进行了1000亿元的七天逆回购操作,利率为2.40%。

路透报道称,中共央行下调MLF操作利率10个基点(bp),目的是引导本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报价下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本周LPR报价下调几成定局。

中共央行除大规模投放流动性之外,还设立针对企业的专项再贷款后,中共财政部亦扩大了提前批地方债限额的规模,从之前的1万亿元增加到了18480亿元。

随着武汉肺炎疫情的持续扩散,中国实体经济遭受了重大打击。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开三次会议,显示疫情失控令中共高层极度紧张。

彭博作家:中共刺激经济或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中共不仅大规模开闸放水,并引导市场降低贷款利率,以对实体经济给以支持。

不过,彭博专栏作家崔维迪(Anjani Trivedi)认为,当前中共政府以支持实体经济之名推出的刺激政策,不仅不会帮助中国企业度过难关,反而会恶化他们处境。

崔维迪认为,中国企业大部分本来就已经债台高筑,如果要求银行对这些企业以更低的利率进行贷款,不仅会对处于困境企业造成伤害,还会危及处境脆弱的银行体系,最终恐怕“弊大于利”,令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有调查显示,中国有大约8成的中小型企业的现金流,在没有营收的情况下,无法支撑超过3个月。

崔维迪指出,中国企业今年有1.023万亿美元的在岸或离岸债券到期,在肺炎疫情冲击下,估计中企未来几个月平均将有10%至20%的获利损失,还款能力更加恶化。在此情况下,中国企业“以债养债”式融资,只会让中企徒增数十亿美元的债务,且对财务状况本身已经不良的公司而言,收效甚微。事实上,去年为了应对美中贸易战,中共政府已经出台过类似的政策,但成效不佳。

此外,这种措施也可能把银行拖下水。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工厂和企业因疫情爆发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加大了企业偿还贷款的难度,这将导致银行新增5.6万亿元人民币的坏账。

高盛(Goldman Sachs)则估计,中国银行业的坏账比率,将从原本预期的5.4%上升到8.1%。

崔维迪表示,债务问题不仅会持续催残中国企业,还将脆弱的中国银行业至于危险之中。

中共地方的“钱袋子”正遭遇严峻挑战

彭博梳理各地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预算报告发现,已公布信息的省市中,逾半数预计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在3%及以下,其中,北京、上海、山东、重庆等经济中枢预期和去年持平,湖北省可能跌13%,安徽估计将大减17.5%,而这些数据还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给出的预测。

相较之下,去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速放缓至3.8%,已经是彭博自1992年有数据以来的最低,其中地方收入增速在3.2%。

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更不乐观,在给出明确成长目标的17个省市中,有14个预计今年为负成长。考虑到各地复工之路漫漫,未来疫情给地方财政带来的负面影响将不断显现。标普本月初发布的报告称,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或因此减少,其信用资质将弱化。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Louis Kuijs表示,“疫情一方面需要财政提供更多额外支出,另一方面导致经济放缓从而令税收减少,将对今年的财政赤字造成严重压力。”

中信证券的研究显示,占税收收入比重较大的增值税和所得税税率的下调对今年财政收入将造成不小影响,叠加疫情以来较大面积停工以及餐饮、旅游、交通等行业收入的阶段性下滑,税收收入尤其在上半年或将面临一定压力。

渣打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认为,支出增加比减税往往具有更高的财政乘数;虽然政府已经宣布了税收减免措施,以帮助中小企业应对冠状病毒的影响,但与2019年类似的广泛减税的机会似乎很渺茫。

2019年中国全年税收收入成长仅1%,较上年的8.3%大幅降低,为彭博自1992年有数据纪录以来的最低。中共财政部解释称,税收增幅较低主要因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

中信证券的明明在报告中称,以减税为主的财政政策对财政收入端造成的压力也会削弱财政支出空间和托底经济的能力。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