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美国共和党要员、前加州共和党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网络图片)
美国共和党要员、前加州共和党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美共和党要员:全世界无视中共的人权迫害造成冠状病毒新威胁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本台记者杨晓综合报导)鉴于武汉冠状病毒疫情的大爆发和全球蔓延,美国共和党要员、前加州共和党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敦促川普总统在和中国的下一轮贸易谈判时不能只谈贸易,更要检查中共在生物医学领域的人权侵犯行为。斯蒂尔还特别指出,因为全世界多年来一直无视中共政权对良心犯、宗教团体和法轮功成员的人权迫害,导致共产中国在生物医学领域又造成冠状病毒大流行,并对全世界构成新的威胁。

斯蒂尔2月12日在《加利福尼亚环球报》(California Globe)上撰文写道:

川普总统宣布和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看起来好像是这位交易之王促成了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长达18个月的争端的结束。

然后就是冠状病毒来了。

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每小时更新一次由冠状病毒导致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截至撰写本文时(2月12日),死亡人数已超过1100人——在28个国家和地区确认了超过45,000例病例,包括美国的13例,其中很多例是在加利福尼亚州。

我们的武装部队为全国的冠状病毒应对工作发挥了带头作用,圣地亚哥的海军陆战队美丽华航空站(Marine Corps Air Station Miramar Miramar)、沙加缅度的特拉维斯空军基地 (Travis Air Force Base),以及河滨市的马奇空军后备基地(March Air Reserve Base)都提供了冠状病毒隔离设施。(译者注:这三个空军基地都位于加州。还有一个同样用于武汉冠状病毒隔离的空军基地位于德克萨斯州。)

疫情的整体范围还不清楚,但毫无疑问的,这个大流行病及其后续应对措施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航空公司已暂停飞往中国的航班。中共官员已下令封锁超过5600万人,他们无法去上班、上学或购物。武汉是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是一个重要的制造业中心,为包括苹果,特斯拉和通用汽车在内的数百家美国供应商提供零部件。

“即使有可能被限制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边界之内,可是在这些地区碰巧有这么多的全球制造业和贸易,”旧金山研究流行病扩散和影响的公司Metabiota的首席执行官Nita Madhav告诉美国之音说, “这可能会破坏……各种商品的制造以及它们在世界范围内的运输。”

如果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协议可以由武汉海鲜市场上的一个贩卖野生动物的商贩讨价还价的话,这表明下一轮的美中谈判必须远远超出贸易范围,包括严格查看中共在其生物医学领域的宣传、言论审查和侵犯人权行为。

中国的残酷的共产党政府压制所有反对意见,并审查过滤任何可能引起公众质疑官方党派路线的内容。这包括公共卫生问题。最初,中国的言论审查系统命令记者不要在头版上发布疫情,并禁止任何与国家控制的媒体的官方报道不同的报道。

就在1月19日,中国官员向世界保证该疫情“仍是可防和可控的”。同时,事实被重新编写以支持(中共的)那个故事。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医院“在工作人员中设定了‘零感染’的目标,医院院长可能因达不到目标而被解职。作为结果,医护人员包括护士报告感染的速度很迟钝。”在某些情况下,中国官员更改死亡证明,以消除致死原因和冠状病毒之间的任何联系。

甚至于该病毒的起源的故事——-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到底是怎么通过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从动物身上跳到人类身上来的——也在受到质疑。 《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一项新研究透露出的数据“暗示这种病毒及其在人类中的传播比中国官员所说的早了几周时间。”

“了解疾病的起源很重要,因为这有助于流行病学家追踪和预防其传播,同时也因为病毒的基因组成可以为设计疫苗和治疗方法提供帮助,”《科普》杂志(Popular Scienc)解释说, “传染源的详细信息还可以帮助决策者弄清楚如何防止未来的疫情爆发。”

中国对冠状病毒的反应不是孤立无援,而是反映出普遍缺乏遵守医学道德、人权和公共卫生透明度的基本标准。

去年,由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担任主席的独立英国法庭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一直在从事从宗教少数群体和政治犯——主要是精神团体法轮功的成员中——“强摘器官”的残酷做法。

尼斯爵士对《卫报》说:“结论表明,有许多人无缘无故地死亡,难以形容地可怕的死亡。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做法已经停止,法庭确信这种做法仍在继续。”

中国承诺在2015年结束对器官的“强制摘取”。由于这个国家的言论审查制度和缺乏透明度,这一点难以证实。就像对冠状病毒一样,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共政府伪造了公共卫生数据集。《BMC医学伦理学》杂志(BMC Medical Ethics)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对中共政府官方器官捐赠统计数据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该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马修·罗伯森(Matthew Robertson)告诉《卫报》说,“这些数据太整齐了,以至于不可能是真实的。这些数字不象是来自真实捐赠的真实数据。 它们是用公式生成的数字。 很难想象仅凭偶然就可以得出这种模型,只是增加了这是有意图欺骗的可能性。”

多年来,全世界一直无视中共对良心犯、穆斯林、藏传佛教徒、基督徒和法轮功成员的人权侵犯行为。 现在,中国的生物医学操作又对全世界构成了威胁。

责任编辑:程雯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