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古羅馬鬥獸場(Colosseo,也稱競技場)遺蹟。在歷史上,古羅馬帝國對基督教進行了長達三百年的迫害。在鬥獸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狼狗活活咬死。(Diliff/維基百科)
古羅馬鬥獸場(Colosseo,也稱競技場)遺蹟。在歷史上,古羅馬帝國對基督教進行了長達三百年的迫害。在鬥獸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狼狗活活咬死。(Diliff/維基百科)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本台記者周揚綜合報導)自去年12月以來,中國武漢爆發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2019—nCoV)以來,迅速向全國及世界擴散。西方流行病學專家表示,接下來,疫情可能進入高峯,僅武漢一地,應有約50萬人被感染。世界各國已拉響警報,多國從大陸撤僑,暫時停飛與中國航班,並禁止中國大陸入境疫情發展之快,傳播之廣,殃及人數之多,與歷史上記載的古羅馬瘟疫有着驚人的相似之處。

要求人民把他當作“我們的主和上帝”來崇拜

公元1世紀末期,羅馬皇帝圖密善(81—96年在位)當政期間,他是第一個要求人民把他當作“我們的主和上帝”來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願苟同,因此又遭到迫害。據記載,圖密善的侄女尤利亞、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堅持信仰,分別被流放與殺害。

《大紀元》曾發表特稿,直指中國共產黨是邪教組織。依據世界公認“十大邪教特徵”,編造教義、誘惑入教、獨裁極權、壓榨信徒、鼓勵獻身、內部爭權、迫害異己、侵犯人權、掩蓋罪責等等,中共條條對號入座。中共想把自己捧上神壇,供人膜拜。並且極盡殘暴手段,打擊其他宗教信仰團體。教主崇拜、精神控制更是證明瞭中共是全世界的最大邪教。

天降瘟疫是神對人的警示

1869年,學院派畫家居勒-埃裏‧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歷經12年,終於完成。這幅畫描述的故事情節是:羅馬基督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祂指揮一個惡鬼,手持長矛戳擊那些助惡爲虐的人家大門,門被戳幾下,家裏就死幾人。因爲這些人無視基督徒的被迫害,並起到了幫兇的作用。

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稱王時期的禁衛軍隊長,因信仰基督教被戴克里先下令亂箭射死。塞巴斯蒂安有很高的威望,行刑者們都不願意自己射出的箭可以致命,都避開他的要害部分,使他活了下來。塞巴斯蒂安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和懼怕,他去見了國王戴克里先,說不該阻止信仰自由,卻被戴克里先下令當場亂棍打死,屍體丟棄於污穢之地。

羅馬瘟疫的倖存者約翰清晰的認識到:天降瘟疫,這是上帝對人類惡行的懲罰!他寫道:“也許,在我們之後世界的剩餘歲月裏,我們的後人會爲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回過頭來再看看當今的中國

先從三起與武漢官員有關的海外訴訟案說起。據大紀元報道,第一起海外訴訟案是在2001年12月21日,美國聯邦紐約南區法院法官丹尼斯.科特,對原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作出缺席判決,判定趙正飛對湖北省法輪功修煉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監禁和反人類罪,負有賠償責任。

第二起是在2004年7月14日,正在美國探親的原武漢市廣播電視局局長、武漢電視臺臺長趙致真,在康涅狄格州紐黑文市,接到美國聯邦法院的傳票。趙致真被控利用製作誣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電視片,煽動針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暴力、酷刑和羣體滅絕。從1999年7月22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第三天起,這部電視片由中央電視臺向10多億中國人反覆播放,成爲中共迫害法輪功早期最重要的洗腦工具之一。之後,這部電視片被製作成光盤,在全國各級各類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反覆播出無數次。趙致真是第一個在海外被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的中共黨媒官員。

第三起是在2006年7月25日,美國律師泰瑞·瑪什,代表所有在中共監獄和拘留所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向麻塞諸塞州檢察處遞交刑事起訴狀,控告武漢同濟醫院移值研究所所長陳忠華。陳忠華被指控:對未經同意,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器官”販賣牟利,負有刑事責任,不僅犯了酷刑罪,更觸犯了國際刑事法上最嚴重的“羣體滅絕罪”。

這三起案件,佐證了武漢在迫害法輪功的事件上,緊跟中共,成爲全國的急先鋒。其試點經驗,也從武漢推向了全國。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那些不明真相的國家媒體紛紛轉載。因此謊言從武漢推向了全國,從全國推向了世界。謊言說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再看看武漢肺炎的傳染線路,這次大規模疫情武漢最開始爆發,然後傳染到全國,再傳染到世界。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線路和武漢肺炎的傳染線路是如此驚人的相似!

責任編輯:聞笛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