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古罗马斗兽场(Colosseo,也称竞技场)遗迹。在历史上,古罗马帝国对基督教进行了长达三百年的迫害。在斗兽场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兽皮,让狼狗活活咬死。(Diliff/维基百科)
古罗马斗兽场(Colosseo,也称竞技场)遗迹。在历史上,古罗马帝国对基督教进行了长达三百年的迫害。在斗兽场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兽皮,让狼狗活活咬死。(Diliff/维基百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本台记者周扬综合报导)自去年12月以来,中国武汉爆发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2019—nCoV)以来,迅速向全国及世界扩散。西方流行病学专家表示,接下来,疫情可能进入高峰,仅武汉一地,应有约50万人被感染。世界各国已拉响警报,多国从大陆撤侨,暂时停飞与中国航班,并禁止中国大陆入境疫情发展之快,传播之广,殃及人数之多,与历史上记载的古罗马瘟疫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要求人民把他当作“我们的主和上帝”来崇拜

公元1世纪末期,罗马皇帝图密善(81—96年在位)当政期间,他是第一个要求人民把他当作“我们的主和上帝”来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愿苟同,因此又遭到迫害。据记载,图密善的侄女尤利亚、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坚持信仰,分别被流放与杀害。

《大纪元》曾发表特稿,直指中国共产党是邪教组织。依据世界公认“十大邪教特征”,编造教义、诱惑入教、独裁极权、压榨信徒、鼓励献身、内部争权、迫害异己、侵犯人权、掩盖罪责等等,中共条条对号入座。中共想把自己捧上神坛,供人膜拜。并且极尽残暴手段,打击其他宗教信仰团体。教主崇拜、精神控制更是证明了中共是全世界的最大邪教。

天降瘟疫是神对人的警示

1869年,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历经12年,终于完成。这幅画描述的故事情节是:罗马基督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之后,一位善良天使显现,祂指挥一个恶鬼,手持长矛戳击那些助恶为虐的人家大门,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几人。因为这些人无视基督徒的被迫害,并起到了帮凶的作用。

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称王时期的禁卫军队长,因信仰基督教被戴克里先下令乱箭射死。塞巴斯蒂安有很高的威望,行刑者们都不愿意自己射出的箭可以致命,都避开他的要害部分,使他活了下来。塞巴斯蒂安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和惧怕,他去见了国王戴克里先,说不该阻止信仰自由,却被戴克里先下令当场乱棍打死,尸体丢弃于污秽之地。

罗马瘟疫的幸存者约翰清晰的认识到:天降瘟疫,这是上帝对人类恶行的惩罚!他写道:“也许,在我们之后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回过头来再看看当今的中国

先从三起与武汉官员有关的海外诉讼案说起。据大纪元报道,第一起海外诉讼案是在2001年12月21日,美国联邦纽约南区法院法官丹尼斯.科特,对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作出缺席判决,判定赵正飞对湖北省法轮功修炼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监禁和反人类罪,负有赔偿责任。

第二起是在2004年7月14日,正在美国探亲的原武汉市广播电视局局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在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接到美国联邦法院的传票。赵致真被控利用制作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电视片,煽动针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暴力、酷刑和群体灭绝。从1999年7月22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第三天起,这部电视片由中央电视台向10多亿中国人反复播放,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早期最重要的洗脑工具之一。之后,这部电视片被制作成光盘,在全国各级各类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反复播出无数次。赵致真是第一个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的中共党媒官员。

第三起是在2006年7月25日,美国律师泰瑞·玛什,代表所有在中共监狱和拘留所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向麻塞诸塞州检察处递交刑事起诉状,控告武汉同济医院移值研究所所长陈忠华。陈忠华被指控:对未经同意,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贩卖牟利,负有刑事责任,不仅犯了酷刑罪,更触犯了国际刑事法上最严重的“群体灭绝罪”。

这三起案件,佐证了武汉在迫害法轮功的事件上,紧跟中共,成为全国的急先锋。其试点经验,也从武汉推向了全国。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那些不明真相的国家媒体纷纷转载。因此谎言从武汉推向了全国,从全国推向了世界。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再看看武汉肺炎的传染线路,这次大规模疫情武汉最开始爆发,然后传染到全国,再传染到世界。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线路和武汉肺炎的传染线路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责任编辑:闻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