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疫情陰影揮之不去  威尼斯嘉年華難以狂歡(網絡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陰影揮之不去 威尼斯嘉年華難以狂歡(網絡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陰影揮之不去 威尼斯嘉年華難以狂歡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週六(15日),在意大利水上城市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上,已然進行過半的意大利威尼斯嘉年華再次展開傳統的蒙面遊行,旨在將狂歡節推向高潮。但今年中國武漢肺炎(2019-nCoV)疫情的爆發,給往昔熱鬧非凡的嘉年華投下了不小的陰影。

據新唐人電視臺報道,威尼斯嘉年華的起源要追溯至1268年,是世界規模最大的狂歡節之一。其最大的特點是面具,還有華麗服飾。今年的威尼斯嘉年華是從2月8日開始,至25日結束。

每年,船伕在貢多拉(Gondola)上載著遊客哼唱旋律,與穿戴着特殊服裝與各式各樣、充滿巴洛克風情的面具悠遊在島上的遊行人羣已形成了嘉年華一道特別的風景線,整個城市放佛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假面舞會的會場。興奮的遊客除了瘋狂地拍照,也可以自己租一套行頭,在嘆息橋下盡情地凹凸造型。

一個有千年曆史的古城,一場有幾百萬人蔘加的盛會,又豈是一兩個符號能夠概括。除了嘉年華遊行之外,雖然不是水上嘉年華的活動期間,在搭乘交通船時還是可以看到有小型的划船比賽。

當地居民 2~4 人一組,穿上自己組別的主題服飾,奮力的往前滑著船,整個畫面真的非常好玩而且充滿歡樂。

從綠野仙蹤、小紅帽、精靈甚至是魚子醬罐頭,各個組別的打扮都充滿趣味,而且船上認真滑著槳的不少是目測 50 歲以上的長輩,令人產生一種意大利人很會享受生活,活在當下的感覺!

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威尼斯面具嘉年華的舉行時間,每年都在大齋首日(又稱聖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前2個禮拜開始,並在懺悔節(Shrove Tuesday)結束。一般都在二月與三月之間,時間可能長達兩週至一個月。

但由於受極端天氣影響,自去年11月威尼斯水位居高不下,創150年來最高。威尼斯許多主要街道和著名歷史地標聖馬可大教堂受損,也影響到了佳節的狂歡。同時新冠狀病毒在全球爆發,也使嘉年華的人流大爲減少。

報道說,意大利上月底首度出現兩例武漢肺炎確診案例。一對從武漢來意大利旅遊的夫妻,於封城前一天(1月22日)隨旅行團飛抵米蘭機場。抵達數天后,兩人開始出現發燒、咳嗽症狀。30日病情惡化、就醫後,被確診感染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

31日,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宣佈中止中意航班,12小時後則再次宣佈國家因爲武漢肺炎疫情進入緊急狀態。並召開內閣會議,商討陸續採取其它防疫措施。被認爲是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對此反應“最劇烈”的國家之一。

來自米蘭的狂歡節參加者文森佐-古納裏(Vincenzo Gurnari)認爲: “這也是一種恐懼,我相信這可能與對冠狀病毒的恐懼有關,這種病毒已經阻礙了整個世界的旅遊業……”

另一位來自韓國舞蹈團演員鄭海英 (音譯) 也表示:“本來我們要參加一個東方的節慶,但因爲新冠病毒被取消了,所以我們來了這裏。”

據報道,那對從武漢來意大利旅遊的夫妻於羅馬確診後,在意大利華人社交訊息圈引起討論。不少網友質疑,這對老夫婦爲何在疫情緊急時大老遠跑到國外,且1月23日是除夕團圓的日子,讓人直覺“內情不單純”。也有網友抱怨,兩人確診的消息傳出後,令全意大利華人商店損失慘重。

另據歐聯通訊社報道,受武漢肺炎疫情暴發影響。半個多月以來,距威尼斯約170英里的米蘭,中國遊客數量從每個月逾4萬人,瞬間驟降爲零,旅遊市場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慘淡現象。

米蘭酒店業協會ATR的主席羅科·薩拉蒙(Rocco Salamone)表示,突如其來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對於米蘭旅遊市場來說反彈太大,今年2月米蘭預計中國遊客數量將會遠遠超過4萬人,而疫情的意外出現,中國遊客取消了所有酒店訂單。

薩拉蒙強調,據協會的初步評估,僅半個月的時間,米蘭酒店業的損失已超過800萬歐元,其他相關旅遊產業的損失,包括奢侈品等行業的損失更是不計其數。

 

責任編輯:聞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