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傳奇人生】正道經商的故事(上集)

傳奇人生logo

【傳奇人生】正道經商的故事(上集)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6日】(本台記者宋陽綜合報導)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正道經商的故事》(上集)。故事的主人公李東(化名)曾經是個奸詐奸猾的生意人,靠坑蒙拐騙發家。 後來他走上了經商的正道,卻發現生意反而真正的紅火起來。大家知道,人一旦陷入商場污泥沼澤中,就很難爬出來。那麼李東是怎樣放棄誘惑,走上經商正道呢?而他又是怎樣正道經商的呢?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的故事。

李東三十多歲時做生意一年就能賺三、四十萬元。三十年前這個數,在當地縣城能買十多處二手樓房。當時 李東因爲受到了“白貓論”的影響,加上沒有心法的約束,所以賺錢是不擇手段。舉兩個例子可以說明他當時的人品:一次李東提貨時,付貨人錯把別人的貨混在他的貨裏,李東不吱聲,拿回家偷偷賣掉了。還有一次,李東和一個同行老闆有矛盾,李東整不過那個人了,就耍手段寫匿名信給商業部,誣告同行老闆經營假冒僞劣產品,後來那個老闆的店被查封。一個親戚評價李東說:“你走過的地方草都不長”。 李東的妻子則說:“你這人膽子太大,啥錢都敢賺,有原子彈都敢賣。”

那時的李東還一直認爲自己聰明,有本事,賺錢容易。結果,李東在生意場上拼來拼去,脾氣越來越暴躁,病越來越多,身體垮了,近一米八的個子體重不到一百斤,臉色土灰,三十多歲就成了藥簍子。

所幸的是,一九九六年夏天,李東喜得法輪大法,頓開茅塞,明白了人生真諦,明白了宇宙的特性就是真、善、忍。隨後,他身體出現了初期修煉的調整狀態:一個多月大量便血。然而讓人驚奇的是:越便血氣色越好,體重越增加,能吃能睡。這種大量便血現象在李東身上一共出現過四次,每次都持續一、兩個月。此後所有的病一掃而光,李東認爲:這是科學永遠都解釋不了的現象。

不過在修煉初期,李東也一直猶豫:自己視錢如命,爭鬥、怨恨、色慾、妒嫉、強勢、顯示、自我的心那麼強烈,是狡詐奸猾的“奸商”,自己能從這片沼澤裏爬出去嗎?能修成嗎?

在得大法前,李東經營的產品大多是假冒僞劣的貨物,價低、暴利。修大法後,他首先想到的是要斷掉假貨源,正當的經商。那時市場都一樣,不賣假貨等於斷了財路,這對於生意人來說是致命的。但是這一步必須得邁出去。李東跟廠家打電話說:“我現在學煉法輪功了,你們不要再發這種假冒產品了。”廠家不理解,業務員疑惑的說:“學啥功你也得吃飯呀?哪有跟錢過不去的?”李東堅定的對廠家說:“再發這樣的貨,我一件不賣,都存庫裏,你們來人處理。”這一招很靈,假貨漸漸少了。

李東的妻子不修煉,知道後氣得不行,就跟他吵:“憑啥不賣?哪家不這樣?你裝什麼高尚?你不賣我賣。”李東就耐心的用大法的法理勸妻子,妻子說:“你別說這個,我就認錢。”但是不管妻子咋鬧,李東是老闆,廠家得聽李東的。

不賣假貨後,李東的生意反而更火了,收入一點沒少,而且村、鎮頭頭會來訂很多貨,新開店客戶也一茬茬的來。他心裏也踏實了,感到自己象個修煉人樣了。

有一次,一個在政府部門工作的朋友跟李東說:“以你現在的條件,完全可以花錢捐個官。”李東很驚訝:“捐官?咋捐?”朋友說:“在咱們縣郊區捐個名義副鎮長,不是挺好嗎?二十萬左右就能下來。”李東說:“我去當副鎮長生意不扔了嗎?”那人笑着說:“不用上班,名義的,開會時參加就行了,有這個頭銜,你可以買點地,過幾年佔地時轉手一賣,啥錢都有了。”如果李東不修煉,這可是美死人的路子。可是李東一點都沒猶豫的說:“不用,我現在挺好的。”

那人又說:“你可以爭取個人大、政協代表頭銜呀?這個不用花多少錢的。”李東問:“那有啥用?”朋友說:“你是不懂,有了這個頭銜就不一樣了,工商、公安、稅務不敢隨便到店裏來查。你看咱縣的某某公司,老闆不都是人大政協代表嗎?這是靠山。”要是修煉前遇到這種事,李東會削尖腦袋去搶這把保護“傘”。現在他卻想:修大法我用着這個嗎?這是人中的好處,是不正當手段得來的,我得明明白白放下這些想法,用高標準要求自己。

李東性子急,爭鬥心強,修煉前跟妻子沒少打架,每次都是妻子哭着回孃家。修大法後,妻子鹹魚翻身,處處管着李東,有時當着顧客的面喝五喝六的,不隨她心時還罵狠話:“你學傻啦?豬腦子呀?”李東被弄的灰頭土臉,在店員面前一點沒有老闆的尊嚴。

經過不斷的修煉心性,妻子再發脾氣時,李東心態好多了,能笑着看着她,能找自己哪錯了。有個顧客問李東:“大哥,我脾氣暴,媳婦說我是驢。我怎樣才能做到你那樣呢?嫂子訓你時,我看你還能笑出來。其實我佩服的不是嫂子,是你,你纔是漢子。”

李東去岳母家時,妻妹說他:“看你被我姐管的,跟個小媳婦似的,真沒出息,你就給她幾巴掌,我在這看着,看她能把你咋的?”

李東印象最深的是在店裏妻子訓他時,有的員工說:“老闆你真行,要我媽對我爸這樣,嘴巴子早糊上去了,慣她呢。”李東笑了說:“哪能那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是大法告訴我的,有一天你走進法輪大法修煉就知道了。”

二十年來,李東講法輪功真相從來沒有停過,他會利用一切機會去救有緣人,他認爲:大法弟子就是應該無私的告訴別人真相,免得天滅中共時做中共的陪葬品。所以多年來不管中共的鎮壓怎麼猖狂,李東都沒停過講真相,凡是他認識的人,見一個講一個,有客戶來聯繫業務,他先給客戶講真相和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少先隊組織,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會得福報。 李東想:你就是不進貨走了,也得是一個得救的生命。

家人和親戚都替李東擔心,勸他說:“你在家煉怎麼都行,爲啥非得出去講呢?多危險呀?”有一次,一個親戚特意告訴李東:“你注意點,公安一個朋友跟我說:你被盯上了,你店周圍的小商販警察都用錢收買了,你幹啥人家都知道。”親戚語重心長的說:“你生意好,別人都眼紅,你要出事了,別人會笑話死你。現在賺錢多難?好好做你的生意吧。”妻子也急了,說:“你見人就說,見人就說,萬一進去,家不完了嗎?生意不完了嗎?”

修煉前,李東每次去廠家進貨時,幾乎酒桌上無色不成席,他也如魚得水。他生意好,名聲在外,也格外招風,認識不認識的女人,會經常貼着李東套近乎。尤其夏天,來進貨的女老闆和女店員香風粉黛紅紅綠綠在眼前晃來晃去,開單子時有的貼的很近。李東想:我現在是大法弟子了,一定要在這樣一個複雜的環境裏修出我這個“高人”來,不負師父所望。

李東認識一個女老闆,年輕漂亮,聰明能幹。以前李東曾幫過她,這個女老闆幾次打電話請李東吃飯,見面就“哥呀、哥呀”的叫着。她說:“你脾氣這麼好,事業有成,以後就是我的親哥哥。”李東給她講大法真相和三退,她非常認可。按說,跟異性接觸,明真相後到此就該打住,可這次李東沒有。後來她幾次打電話請李東吃飯,李東都去了。不知不覺有了感覺:感覺跟她在一起挺愉快的,嘮嘮嗑,看着她,心裏挺舒服。直到有一天,李東忽然警覺:情的溫柔繩索已經捆綁我了,我已經在溫水煮青蛙的鍋裏了。

有一天,女老闆跟李東說:“我老公有外遇了,我心挺煩的。”說着眼淚就下來了。李東勸她:“你修大法吧,這是人解脫的唯一辦法。”她瞅着李東,說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來世咱倆做夫妻吧?”李東一愣,說:“我修大法了,沒有來世。”回答很乾脆。

事後李東想:假如當時自己稍有猶豫,或開玩笑點個頭,就毀了自己,也毀了她,真是危險啊。再後來,女老闆打電話請李東吃飯時,李東都拒絕了,說:“忙,沒空。”李東終於過了這一關。

昔日,李東的色慾心似一棵大樹;如今,只是一個牙籤。但李東覺得:就是牙籤也得繼續去除乾淨。要做一個真正的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聽衆朋友,故事的上集講完了,請繼續收聽下集。

(改編自【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明慧法會|經商中修心救人(上))

責任編輯:宋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