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武汉市一家医院的隔离重症监护病房。(美联社档案照)
图为武汉市一家医院的隔离重症监护病房。(美联社档案照)

多份证实隐瞒疫情的中共内部文件陆续曝光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武汉肺炎早在去年12月初就爆发,但中共向国人隐瞒疫情,结果导致病毒迅速扩散,至今已失控。近日中共官方内部文件陆续在网上曝光,均显示中共内部很早就知晓新冠病毒类似SARS,有感染性,早在1月初就开始预防。但普通民众蒙在鼓里,毫无防范。

海军工程大学1月初就开始防武汉肺炎

2月16日,网上流出的中共内部文件显示,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1月2日下发的“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显示,海军早2019年就知晓武汉不明防疫疫情,并出台“2019”298号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战区总医院也已知情。

通知称,为做好该校不明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要求严控外来人员入校;确需进校者,必须报请安管处同意,并必须接受门岗体温检测,体温超过38者禁止进入。

中共海军工程大学内部文件显示,1月2日该校就开始预防武汉肺炎。(网络图片)
中共海军工程大学内部文件显示,1月2日该校就开始预防武汉肺炎。(网络图片)

上述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内部尤其军队这些关键部门,早在去年底就疫情是不明肺炎,有传染性,并开始采取预防措施,但中共一直隐瞒中国人。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内部邮件曝国家卫健委元旦下令禁报疫情

2月16日,微信公众号“你房叔”发帖称,今天在朋友圈广为转发的一条消息,很是耐人寻味,消息的主体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给该研究所全员发布的一封邮件的截图。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邮件截图(网络截图)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邮件截图(网络截图)

从截图上看,这封邮件的发送日期为2020年1月2日上午10点28分,题为“【重要提醒】关于严谨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主要内容有3个要点:1.不明原因肺炎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2.病毒研究所的相关研究工作正在开展;3.国家卫健委要求,严禁向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及合作的技术公司等披露任何有关这次肺炎疫情的研究资讯。

帖文表示,如果这封邮件属实,说明国家卫健委在1月2日之前就对这次肺炎疫情作出内部指示,要求不得向外界公布,以免引发恐慌。

上海专家1月5日建议采取防范措施

同样是16日传出的内部文件,是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1月5日发给中共国家卫健委的内部报告。报告中说,该中心张永振与武汉疾控中心、武汉市中心医院合作,于2020年1月5日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一名不明肺炎患者呼吸道灌洗液中测出类似SARS(萨斯)冠状病毒,并测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

报告称,该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同源性高达89.11%,命名为Wuhan-Hu-1冠状病毒。

报告说,鉴于该病毒与造成SARS疫情的冠状病毒同源,该病毒应是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以及在临床救治中采用抗病毒治疗。

该报告抄送:上海市卫健委、上海市申康医院发展中心。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1月5日就上报中共国家卫健委,要求预防武汉肺炎。(网络图片)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1月5日就上报中共国家卫健委,要求预防武汉肺炎。(网络图片)

时政评论员石实说: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当天测得基因组序列,当天立即上报给中共国家卫健委、上海市卫健委检测结果,并建议采取预防措施。这显示,中共当局早在疫情一爆发后,武汉当局就应该上报了疫情。这与武汉市长此前的说法一致。

官员陆续变相承认隐瞒疫情 相互忙“甩锅”

武汉肺炎去年12月初爆发,但中共一直隐瞒疫情,抓捕传播疫情真相的医护人员及民众,要求知情医护人员不得外传疫情,同时还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等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在全国蔓延。

直到习近平1月20日表示“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全力做好防控工作”,疫情才告正式公开。之后,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激增,并承认病毒会“人传人”。

在此之前,邻近国家地区也已相继传出疑似或确诊病例,但中国当局却完全没有武汉以外的疫情通报。最早在通讯软件群组示警的8名武汉人士,更一度被指控“造谣”,遭警方“训诫”。

对于中共隐瞒疫情真相、草菅人命的做法,中国民众纷纷要求处理隐瞒疫情中心武汉市、湖北省官员。但对于中国民间持续质疑当局隐瞒疫情,武汉市市长周先旺1月27日晚间受访时称“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有很多不理解”。

周先旺的说法被外界解读为将疫情通报延误责任向中央政府“甩锅”。

中共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陆媒说,2003年爆发SARS疫情后,中共花重金建立一套疫情直报系统,能够实现快速监控。只要发现传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医院要直接上报告病例,中共疾控中心第一时间就应该收到。

中共疾控中心、武汉疾控中心等机构的学者,1月29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发表的论文显示,新冠病毒肺炎早在去年12月中旬就出现“人传人”现象,2020年1月上旬就有7名医务人员感染。而武汉疾控中心、中共卫健委到1月19日还都宣称,疫情“可防可控”,“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

而据中共外交部2月3日例行记者会,发言人华春莹当天在记者就美方表示中方拒绝美国提供的帮助提问时,声称中方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

现已被当局控制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在推特上指出,“外交部说漏了吧?从上到下都全知情,唯独隐瞒中国人,这是有多恨中国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直到2月15日,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刊登习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应对疫情谈话全文。其中显示,习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得知武汉肺炎疫情,并召开会议,对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中央社报导说,这次习近平谈话全文曝光,有中国网络评论认为,习近平借此展现“早已亲自指示”,规避延误疫情通报的责任,“是最高级别甩锅”。

不少外媒说,中共隐瞒疫情,致使疫情迅猛泛滥,疫情严重冲击中共政权;有的外媒还讥讽中共比病毒还“毒”。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