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石濤縱橫】中共推卸責任從上至下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6日】(主持人:石濤)

中共國報出的在國內感染的最新的數字大概將近7萬人,68,000多到69,000,死亡人數概1500多人。如果你按照英國帝國病毒學院的專家針對中共國報出的數字去算的話,感染人數乘以26,現在不下200萬人,死亡率18%18%的話200萬人,10%將是20萬了,那也就是說有30來萬有可能纔會出現今天的場面。可能很多朋友覺得30多萬人沒有一個大致的概念,1976年在唐山死了42萬人。

當時沒有這麼發達的這種通訊了,所以那死了42萬人在後來的中國的影響當中,沒看出太多的影響。當時的人口7億還是8億人,只是現在大概一半,包括在山西黃河發大水的時候也死了幾十萬人,顯不出來的。但瘟疫不同於那樣的地震或者大水的災難。瘟疫它是透過空氣傳遍所有有人的地方,傳遍所有有空氣的地方。而截止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傳染的。

那在北京,所有進京的人就是出了北京城想回到北京的都得隔離14天,那也就是北京自己把自己變成孤城了。因爲那進到北京的人都叫被隔離14天的話,那就成爲了孤城,這是自然的。而這個做法是按照它的所謂通常認定的傳染的時間而定的。

與此同時,在法國一位80歲的中國去的遊客,他是最早得病的那個人,死了,所以應該是在亞洲之外死的第一個人。而日本出現大規模的感染者,250多人還是260多人,北到北海道,南到最南的地方,而且顯現出本土化。本土化的根本原因集中在出租車和最早旅遊公司的巴士司機身上。所以交通就成爲了一個在日本出現大規模感染的過程中,公共交通成爲了一個直接的傳染源。

而在英國,英國也出現了一些更多的病症,因爲英國在病毒方面比較發達,在倫敦的兩個學院都是被WHO認定的具有世界頂級專家的水平,它認爲在倫敦就會出現在地鐵。而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頂級專家他沒有報,他是美國人還是誰,但是媒體是從彭博社報出來的。在他看來被定名的武漢非典2.0最終將影響40億人,地球上2/3的人將受到影響。

而他的觀點與香港大學的病毒學的客座教授,那個人不是姓袁,另外一個人大概姓樑,他認爲全球將有60%的人被感染。那如果站在現在的角度來講,他做出這樣的推斷,也就是說該病毒已經在世界範圍內擴散。你查它的源頭已經很難查到,但要想查源頭的原因是因爲要製作疫苗,他得知道從哪出來的,所以不知道源頭,疫苗就很難做,這個概念不就是我們通常說的“方得始終”的概念,習近平講的嗎?凡是陰陽相扣的,對不對?

這種陰陽相扣的概念不正好吻合這天地間開天闢地造人的一切真正的生命規範?當觸及到這種陰陽對應就是生與死的這種彼此相扣的時候,它其實觸及到很高點的,一天是陰陽相對的,有白天有黑夜,對吧?它組成了一個陰陽相對,所以每一個人的生活都是按照一天對應的。而在陰陽相對的背景之下,我們工作的時間是7天,我們計數的時間是7天。這樣我們看到人在人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常被控制在這樣的一個,賺錢的、吃飯的、娶老婆的、生孩子的、買房子置地的,一切都是按這個規矩走。

禮拜一買賣稀,禮拜一做買賣的全世界哪都不好,星期四、星期五全世界的交通都是繁忙的,因爲都忙着掙錢,星期一都是開會,星期五晚上都是在外頭耍的,星期六白天沒人了,星期日在家過日子,不上外頭耍去了。人的生活就是以這樣一週的時間去對應的,而這一週的時間在太陽系中,人們走過了金木水火土日月。而走過了金木水火土日月就是走過了我們生命的一個組合,完成了一個組合。

4個星期28天我們作爲一圈,它吻合着24節氣的這種相互對應的,吻合着24節氣.28天又對應着28星宿,就外面就出去了,哼,從太陽系這兒垮就出去了。對應着28星宿就是一年,春分就是玄武,就這麼對應的。那朱雀對應的就是秋分,很有趣的,就是這麼對應着來的。那東邊是白虎,西邊是青龍,所以中間爲中土。

那你看臉上一樣,鼻子爲中土,鼻子爲土,那鼻子長好了就萬物生長,鼻子長不好就是歪瓜裂棗。他看相的也這麼看,一點都不玄妙。你這把這東西看明白了,就全看明白了,所以現在出的事情就這麼對應的。順天意的人,他就知道這些事情的發生的緣由。逆天意思的人一定是欺騙跟推脫。逆天意的人在人上就是肉上,一切都是推脫的。即刻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他非常下賤的一般,那種毫無用處的一般,完全是一個人渣渣子一樣的展現。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麼說的,這是剛剛出來的消息,因爲剛剛出來的消息又是週末,所以有些媒體還沒報出來。習近平自己說17號已經知道狀況了,而且做出了批示。那這事就不好辦了,他透過的是中共黨的體系來披露出這個消息的,就是《求是》雜誌。《求是》雜誌是中共黨媒了,所以《求是》實際是欺騙了。這個事情就出現了比較怪的事情。他17號就知道,他做出了重要指示,但在社會上完全是掩蓋的。

17號他已經給中共黨的體系做出了指示,按照他自己講的,但是公開說的120號他對社會做出了重要指示。什麼意思?他自己承認欺騙社會14天,沒錯吧?那他爲什麼這麼講?是因爲在現在的環境中,他把湖北省省委給拿下了,他把責任推給他們了,他把湖北省的醫療幹部給拿下了,也把責任推給他們了,把武漢市委書記拿下了,而武漢市委書記就是湖北省的省委省常委。

他們在文章中直接指明,早在12月份就已經向中央彙報,而鍾南山帶隊知情。所以12月份事情已經知道了,鍾南山也知道事情的本身的重要性了,然後就彙報給中央了。那習近平自己也知道,他在第一時間彙報給了川普。

而美國的國家疾病控制中心在16號就要求美國專家進入中國調查疫情,美國專家自己很清楚該疫情的嚴重性。而習近平卻在中共黨的體系中承認,他要求人們要去維穩市場,維穩社會,對外要進行做好引導宣傳。什麼叫引導宣傳?欺騙。他自己的頭腦意識中都不知道他說的話代表着什麼含義,對國際社會進行引導宣傳就是欺騙。對中國要調查疫情維穩整個社會,欺騙。

而他現在說的這番話,他明確的意識到遭到整箇中共官場體系的打擊頂級。因爲今天的武漢市委武漢市被拿下,今天的湖北省委被拿下,將意味着全國所有省一級官員都隨時人頭落地。而他們所作所爲,他們所做的一切,他們之前所做的規矩是按照他習近平的規矩做的,對吧?2箇中心,4個維穩,4個自信,是不是?一定要看齊,都是他王八羔子乾的,都是他王滬寧宣傳的,都是政治局常委做出的決定。

什麼叫引導宣傳?你讓王滬寧說。所以今天中共黨習近平在講話中全都用的是形容詞,這是一個最不負責任的一塊肉所表達的東西。共產黨黨的體系,所有官都是這樣,以形容詞去描繪他的命理。形容詞的命理,你說是手心,他說是手背,你說是手背,他說是手心。一旦出事情的時候一定這麼幹,黨一旦有成果的時候,我說的是手心,現在是手心,我說的是手背,現在是手背。

這個體制的中國人從上至下就出現了這種場面,在社會中、在同學的朋友的環境中推卸責任都是這麼來的。我自己的生活環境當中,很多都不錯的朋友張嘴就是這個。出了事,我跟你說,當初我跟你說我就......通常碰見這個,玩勺子把去吧,該幹嘛幹嘛去,連話都沒得說。推卸責任從上至下,要飯的都推卸責任

所以你可以看到在今天的環境裏面,無論是感染的有200萬人,死亡的十幾萬人,99.9%都是中國人。而它國內做出的統計,70%多是50歲以上的老男人。50歲以上的老男人,30年前的89六四,他正好是參與者,學生嘛。參與沒參與,我們不知道,但他經歷了那個場面。

99年迫害法輪功,他是30歲而立之年,開始進行活摘器官,他擁有思想、擁有學識,在這個社會中是中流砥柱。所以你回過頭來,這是它國內統計來的數字。你的仕途的發展,你成功的一切,就像人家說李文亮是成功的,大二就入黨了,讀了7年書出來就是眼科醫生,買了房子,置了地,生了兩個孩子,第2個還沒生。有朋友說濤哥他都死了,你別這麼說他。

14億旗手當中的一個,他自己說的,那他是34歲嘍。那個武警在深圳的時候他說要支持武警,殺跟他同齡的人。那武警進了香港,不就殺與他同齡的人嗎?那今天的香港警察不就這麼做的嗎?他的條件這麼好,他難道不知道真相嗎?而他的所作所爲就是對真相的掩蓋,他的所作所爲就是以唯利是圖爲中心的。所以在他臨死前說了一句:這個社會,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個聲音。

人將死去留下這麼一句話,然後呢?活着的人想過沒有,他爲什麼而死?強調言論自由是你今天人人性命受到傷害、受到威脅,對吧?

 

那他習近平也是言論自由,在中共官場這種大規模的挑戰,你去直接把地方官以這樣的方式給幹掉了,誰幹?誰也不幹。他開的政治局常委的會議到現在不露畫面,個個龜縮,個個怕死,個個推卸責任。老大是承擔的,老大把責任都推給下頭的話,你是老大嗎?他又要做老大。所以無論是水泊梁山的概念,還是正統的皇家的概念,哪頭算都是垃圾。

而反過來當他在《求是》雜誌中登出這樣的文章,表明他的權威,他自己的權力受到了空前的挑戰。而他推卸責任的做法卻是他生命本身的過程,他推卸責任的做法會讓整個官場沸騰。沒有人相信他,中共整體官場沒有任何一個人信他,而王滬寧是玩死他。

王滬寧是一個躲在後面的人,就跟當初的張春橋是類似的。張春橋是很會寫東西的,跟康生是類似的人,那他一定哼哼哈哈把前頭權力者玩死,當傻瓜玩死。所以在中共體制內部有一個王滬寧,在國際社會中有一個川普,川普就在推特上誇他,誇死他。川普用兩句話就可以把美國人在中國的利益全都弄到手,多少美國人全撤走了,全撤走了。

臺灣人只走了一架飛機,到現在臺灣的人因爲政治原因他離不開。而中共變着法的在宣傳體系中去罵美國人,但是美國人全走了,他川普爲什麼不考慮到臺灣人呢?他覺得跟他沒關係。

所以這是在這種大的劫難中,劉伯溫講的大劫年當中人性的表達,所以當他這麼去做的時候,一些網絡上的評論比較快,立刻就出來了。說還有這麼卸胳膊的,他等於卸了他自己的胳膊,對不對?這事不賴我,我早下了指令了,那湖北省沒執行我的命令,所以我要把他砍了。哪有這麼乾的呀?你是總頭啊。

你們家開買賣,說出了事了,那個部門出事了,部門是你下的下的命令做的,然後那個人死了,那個老闆說這事不賴我,我跟他說了,他沒幹好。那全世界各個企業,各個國家,各個環境,任何出狀況,那些辭職的老闆們都是傻瓜,就你家習總是個精蛋子,對不對?我們就說個故事,在加拿大多少年前,一個做披薩餅的,告了那個加拿大的移民部長,說那天他在我這吃了塊披薩餅,沒給我錢,一塊多錢,然後他本來答應要幫我家的表弟移民的。

一塊多錢披薩餅,說這個移民部長要幫他表弟移民,斯里蘭卡人,那部長辭職了。那部長辭職了,他辭職的理由就是說絕不能讓這種事情污染加拿大政壇。那是人的一個基本擔當,那是人的一個基本道德,那是圍觀者應該有的,哪有這樣把責任推給下屬的呀?說全是賴他們,我早說了,對吧?我早說了,那就是說你早放了屁了,別人沒跟着你這屁走,所以就出事了。

所以在《蘋果日報》講說到底是給自己貼金,具有前瞻性的英勇無比呢?還是自己砍自己的胳膊要保住自己的身子?這篇文章出來,中國政壇會出現大變化,所有官,不會有任何一個官會信他的,因爲他出賣了所有自己的人,在面對這種災難的時候。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當他以這樣的方式去對待王岐山的時候,在他的心目中他可以賣老婆,他可以出賣老婆,他可以出賣老孃,他可以出賣所有人,這是在當初形容紂王時是這麼形容的,叫獨夫,一切只爲他自己。

我個人覺得,如果不走到這一步,這是天滅中共的一種表現,當習近平去表白自己、貼近自己的時候,這個王朝就崩潰了,基本就崩潰了。因爲所有官場的人都是孫子,就你是爺啊?所有官場的人都是傻瓜,就你是明白人啊?網易在10天前登了一篇文章《崇禎爲什麼亡國?當危機來臨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指示》,崇禎是怎麼死的?崇禎是因爲定於一尊而死的,網易就這麼登的。所以定於一尊的人是推卸責任攬功的人,只想把自己的輝煌展現在人間,人中最大的垃圾的表現之一。

《法蘭克福彙報》登了一篇文章:德國社會對今天中共國疫情表示異常的冷漠,不向武漢伸出任何援手。它下面講述的一切,就是說上至習近平下至武漢的紅十字會,到今天湖北省的各級官員,凡是要你伸出援手不得不找他們的時候,在德國人的眼睛裏看到的就是人性的卑劣與卑鄙。所以德國人不是冷漠,我有錢,我沒錢,我掏出10萬塊錢,我想給武漢人,當我的錢扔出去的時候,我都不知道這個錢會去哪裏,我爲什麼要給你?你爲什麼要給,對吧?

這個道理很簡單。如果面對如此死傷,習近平忙於去給自己推卸責任,這是這個國家,這是這個政權,這是垃圾的中共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