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资料图片:出席2019年两会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资料图片:出席2019年两会的习近平(美联社)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习近平“最高级别甩锅” 预示中共内部更大清洗?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6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失控,又因当局隐瞒疫情而引发民怨沸腾。就在此间,2月15日,中共党刊罕见曝光习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知武汉肺炎疫情,并对疫情作详细“批示”。习当局抛出这一细节的内情引发猜测。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2月15日刊登习近平2月3日在政治局常委会应对疫情谈话全文。文中提及习早在1月7日便已知武汉肺炎疫情,并召开会议对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文章说,习近平在会上表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据港媒《苹果日报》15日报导说,习近平2月3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当时新华社发稿时,完全没有提到武汉疫情,习讲话通篇都是讲其他时政。而现今党媒为其自爆1月7日已知疫情兼批示防控。分析猜测认为,不是为卸责就是要问罪。

报导认为,为何1月7日习近平就疫情作批示,但湖北和武汉当局却置若罔闻,若无其事?

武汉早于去年底12月初,就爆发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直到1月20日中共高层才发指示要求“引起高度重视,全力做好防控工作”,疫情全貌才告浮现。到1月23日(年廿九)武汉市当局突然宣告“封城”抗疫,事件才引起举国轰动,最终疫情才被真正揭开。

1月6至10日,武汉市要召开人大政协两会;1月11至17日,湖北省召开两会。文章质疑,是不是说,地方当局为保两会顺利举行,无视习的批示,导致疫情爆发蔓延?

港媒说,如果这样,相信这或是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双双成为习要问责的刀下鬼。

《苹果日报》引述观察人士分析说,中共党刊公开习近平“早已知道武汉疫情并作重要批示”,如果不是单为抬高习、显示习多么英明神勇,为习“贴金”,以及为自己卸责,就是有问罪湖北和武汉地方当局之意,大有陕西秦岭别墅事件翻版之意味。

所谓秦岭别墅案,是指号称“龙脉”的秦岭,近几年出现大量违建别墅。此事惊动习近平,但他6次批示整治未果,当地高官集体对习近平阳奉阴违,最终习震怒派出中纪委人马于2018年7月进驻西安,陕西官场被大规模整肃。

这一次似乎也有类似的地方明暗对抗习中央的迹象,不过却是在当局隐瞒疫情真相发生后的推责问题上。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1月27日晚受访时称,疫情“披露不及时,这点大家要理解”,因今次肺炎是传染病,须依法披露。周称他早于1月初已向上报告,“我作为地方政府,我必须获得授权后,才能披露疫情”。

日前出版的武汉官网《汉网》更发表了一篇替他叫冤的文章,称周先旺早在12月,已经把相关情况上报了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也到武汉调研,并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法广评论说,周先旺如此大胆,大约知道自己已经是煮熟的鸭子,无处可逃,与其乖乖的当替罪羊,不如先把中南海早知道武汉疫情这件事捅出去。至少,北京罢免他,或许还要向他问罪的时候,他已告诉世人,他所做的都是在执行中央的指示。周先旺这一招比较狠。

法广还说,这里已经不是简单的甩锅,在武汉官网笔下,武汉当局的做法合法合理,而且是冒着史无前例巨大风险的英雄行为!因为“何错之有?”这句话毫无疑问是指向中央的。而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和周先旺在数日前也曾公开表示“要是更早一点采取措施就好了”,但是,他们必须要等中央“授权”,随后湖北省委书记和省长的相关表态也被视为“甩锅”。

中央社报导说,对照新曝光的习近平谈话全文,有中国网络评论认为,习近平借此展现“早已亲自指示”,规避延误疫情通报的责任,却“是最高级别甩锅”。

到底习近平自爆他“早已亲自指示”,是要“卸责”还是要问责下面,《苹果日报》说,只有习近平自己最清楚。

另据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党内斗争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级错得离谱,下级也是“奴才该死,臣罪当诛”。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借地方当局几个胆子,也不敢公开“甩锅”给中央领导。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夏小强分析说,中美贸易战和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造成地严重冲击和损失,习近平的党内政敌借此发难,向习权威发起挑战。

分析认为,习近平公开“甩锅”,并不仅仅是表示一种姿态就完事,这将预示着中共内部面临着一场激烈的政治整肃风暴。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