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居勒-埃裏‧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法]居勒-埃裏‧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本台記者周揚綜合報導)自去年12月以來,中國武漢爆發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2019—nCoV)以來,迅速向全國及世界擴散。西方流行病學專家表示,接下來,疫情可能進入高峯,僅武漢一地,應有約50萬人被感染。世界各國已拉響警報,多國從大陸撤僑,暫時停飛與中國航班,並禁止中國大陸入境疫情發展之快,傳播之廣,殃及人數之多,與歷史上記載的古羅馬瘟疫有着驚人的相似之處。

正在交談的人們突然開始搖晃 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

羅馬帝國是迄今爲止歷時最久、民族與文化最多樣化的帝國,人口曾達1.2億,是公元元年中國漢朝的兩倍。其疆土之遼闊,比印度孔雀帝國中國帝國之和還大。

公元65年至565年期間,羅馬發生了四次大瘟疫。歷史學家、大瘟疫的倖存者約翰曾描述:“人們相互之間正在進行着交談,突然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一個人手裏拿着工具,正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他也可能會猛然倒向一邊,靈魂出竅;人們在市場上買一些必需品,在他談話或者數零錢的時候,死亡也許就會突然襲擊這邊的買者或那邊的賣者,商品和貨款尚在中間,卻沒有買者或賣者去撿拾起來……”

這種描述,與正在發生的武漢肺炎的恐怖景象極其相似。

據新唐人報道,武漢不斷傳出病人在醫院或路邊直接倒地的視頻,畫面驚悚,但不斷被網管刪除。武漢一個小區的朋友說,有病人病發,直接倒在地上。武漢荊州小區已經出現多例,發現後被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拖走。該小區有人留言:“我們小區也有人直接倒地了!”

有一位微博網民表示,“我們這邊有些人真的走路的時候,直接就倒在地上了,看到這個我是真的怕了!”

死亡人數超乎想象 無藥可治

公元65年,羅馬爆發嚴重瘟疫(後世學者認爲可能是重症瘧疾),據記載,有3萬人喪生。

公元125年,羅馬爆發了一次蝗災,引起了全國性的大瘟疫(稱爲奧羅修斯大瘟疫),共奪走100萬人的生命。

公元166年,羅馬爆發了“安東尼時期黑死病”,最高峯時期每天死2000人,皇帝馬庫斯·奧雷留斯也沒能倖免。15年左右的時間裏,死了500萬人,羅馬帝國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君士坦丁堡死了約一半人。

公元250年,西普里安大瘟疫來襲,波及整個羅馬帝國,持續了約20年之久,死者總計2500萬,是人類歷史上最爲嚴重的瘟疫之一。在瘟疫高峯期的251至266年間,羅馬城每天有5000人喪生。公元270年,帝王克勞狄二世也死於瘟疫

公元541年,羅馬爆發了“查士丁尼鼠疫”,這是世界第一次大鼠疫。據拜占庭作家普羅柯比的記載,高峯期拜占庭每天死亡1.6萬人,“所有的居民都像美麗的葡萄一樣,被無情地榨乾、碾碎。”後世學者稱,拜占庭死亡率達75%。在這次鼠疫中,東羅馬帝國人口減少了2500萬至5000萬。

現在發生在中國大陸武漢肺炎,死亡人數每日俱增,外界質疑中共官方通報的數據遠低於實際死亡人數。

中國各地醫療隊支援武漢後,近日,各地又派出“殯葬服務隊”支援武漢;更有業界曝光,中共正趕製百萬屍袋。世衛組織(WHO)祕書長譚德塞近日表示,中國境外的確診病例只是“冰山一角”。香港醫學專家樑卓偉表示,“若病毒疫情無法控制,全世界可能會有60%人口遭到感染。”

福斯財經電視臺白宮記者勞倫斯(Edward Lawrence)推文表示,美國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他們相信中共至少漏報十萬例武漢肺炎病例數;同時,還有消息來源說,美國政府認爲中共政府也在非常嚴格地限制報告病毒致死人數。

國際數據提供商溫迪(Windy)的數據顯示,武漢市周圍大氣中包含大量有毒的二氧化硫,高達1700μg/m3。有網友認爲,這需要有14000具屍體被焚燒才能產生的含量,此結論有待專家覈實。

大紀元2月3日對武漢某殯儀館進行錄音調查,兩家殯儀館火化約341具武漢肺炎病人屍體。六成死者因無法住院,在家中病逝,屍體是從家中被直接送到殯儀館的。中共官方通報的死亡數據,只有真實死亡人數的6%左右。據此推算,目前中國實際死亡人數或已超過一萬人。

不管是古羅馬瘟疫,還是武漢肺炎,也不管是人類掌握了多高度技術,面對瘟疫,都無藥可治。

責任編輯:常青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