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如何啓迪今人渡過人禍  (圖片:pureheartland/instagarm截圖)
如何啓迪今人渡過人禍 (圖片:pureheartland/instagarm截圖)

保命有良方:鑑古明今啓迪今人渡過人禍(二)

《啓示錄》四次強調了傳播救人福音真相的使命,給每一個讀者,每一個人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6日】(編輯:李文涵)(接前文):

六、天象悄然改聖人已歸來

天象從2003年開始明顯地被改變了。改變了天象和人間的對應,通常就誰也無法再事先看破天機了。

1、第一次大疫被減弱,第二次大疫被移挪

上圖:2003年、2004年兩次相同的罰星雙犯氐天象,對應的人間瘟疫大劫都被改變了(圖片:明慧網)
上圖:2003年、2004年兩次相同的罰星雙犯氐天象,對應的人間瘟疫大劫都被改變了(圖片:明慧網)

在2003年展現非典瘟疫天象的時候[1],已經開始天人錯位,見上圖左半部份,時間雖準,瘟疫的規模卻大大減小了。那個天象,在舊運程中可是一場大瘟疫。

相同或相近的天象下,人間會以不同的面貌,重演相同主題的歷史。看上圖右半部份,和左邊同樣的火星、金星雙犯氐,人間也會有一場大瘟疫啊,可是沒有,空了15年多!一次重大的天人錯位!

人間有天大的功德消掉第二次災難嗎?沒有,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罪業愈演愈烈,最近這一場已經持續二十年有餘。因此這個災難不能被消除,只能被推延。

上面天象圖展現的2004年12月的第二次大瘟疫,被挪到了當今,推延了15年多!而因許多變數而尚未確定的第三次大瘟疫和其它天災人禍,如果發生,那就還在後邊等着呢。

2、武漢肺炎瘟疫的來源

中共號稱在其領導下,戰勝了非典薩斯(SARS)瘟疫,而專家當時就警告說:「SARS還會捲土重來。」

這次武漢肺炎瘟疫的冠狀病毒是來源於SARS冠狀病毒麼?且看最早發現者內部上報的微信截圖。

圖:武漢肺炎病毒的最初發現者的內部微信交流截圖,顯示武漢冠狀病毒源於SARS冠狀病毒家族(圖片:明慧網)
圖:武漢肺炎病毒的最初發現者的內部微信交流截圖,顯示武漢冠狀病毒源於SARS冠狀病毒家族(圖片:明慧網)

從上圖可見,中共官方是有意避開SARS,因爲中共一直宣傳SARS被他們戰勝了。最初發現病毒的醫生,因爲手裏只有SARS試劑盒,檢測的結論當然是SARS病毒又來了!

到底是不是源於SARS?薩斯也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所致。海外一份武漢肺炎病毒檢測的結果是與SARS的相似度爲96%。不管是不是源於SARS,海內外學者們都承認:武漢肺炎冠狀病毒,和非典SARS冠狀病毒是近親屬,由此不妨假設兩次大疫有着一致的根源。

3、尚無法確定但可能發生的第三次大疫

一次次從展現的天象變化和人間演進的精妙對應,每個能靜下心來的人可能都會感到自身的渺小。重大的歷史教訓都是警醒和輔助後人,特別爲今世末劫來得救和救人鋪路的。

毀滅明朝的大瘟疫(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毀滅明朝的大瘟疫:眼睛一流血,人馬上死去(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電影《大明劫》演繹了明末大瘟疫。這部歷史影片幾次展示了病人死前的症狀:眼睛一流血,人馬上死去。這有些奇怪。

呼吸道傳染的瘟疫,最後的症狀竟然是眼睛流血。

爲甚麼是眼睛流血?人用眼睛看到的中共滅佛、迫害信仰、編造謊言謗佛的報導,電視、視頻、文字、動畫,害人的謊言之毒從眼入,就從眼破而死。那時還有個別人是耳朵流血即死,因爲那些人是從耳朵聽到的中共的謊言之毒。

人用眼睛看到的中共滅佛、迫害信仰、編造謊言謗佛的報導,電視、視頻、文字、動畫,害人的謊言之毒從眼入,就從眼破而死。那時還有個別人是耳朵流血即死,因爲那些人是從耳朵聽到的中共的謊言之毒(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人用眼睛看到的中共滅佛、迫害信仰、編造謊言謗佛的報導,電視、視頻、文字、動畫,害人的謊言之毒從眼入,就從眼破而死。那時還有個別人是耳朵流血即死,因爲那些人是從耳朵聽到的中共的謊言之毒(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4、第三次大疫的來源與傳播

應對武漢肺炎瘟疫,中共發出了嚴厲的封口令,規定民間發的信息都是假的、禁髮禁傳、違者交公安(圖片:大紀元視頻截圖)
應對武漢肺炎瘟疫,中共發出了嚴厲的封口令,規定民間發的信息都是假的、禁髮禁傳、違者交公安(圖片:大紀元視頻截圖)

應對武漢肺炎疫情,中共的掩蓋自始至終,封口令:任何人不允許發佈涉及疫情的任何信息和圖片,不用管真假,發了就是散佈謠言,如此威脅,又是強迫人民和它保持一致。一面掩蓋,一面鼓吹形式在好轉,誰信誰受害。

不管如今被掩蓋的疫情怎麼嚴峻,都會過去,因爲這次大疫本來就是高傳染、低致死,是對人的第二次警告。瘟疫之後,嚴謹的醫生,會說武漢肺炎病人在醫院康復出院,不敢說那是醫院治癒的,因爲並沒有驗證過的特效藥。而中共卻會鼓吹:它上次領導人民「戰勝」了非典,這次又領導人民「有效戰勝」了「新」冠狀病毒、治癒了患者。

按照中共的本性,它還會繼續迫害,繼續用謊言迷惑百姓。繼續的作惡將招來第三次大瘟疫。

如果第三次大瘟疫仍然會發生,它會更加高傳染、高毒力、高致死,因爲爆發過快,一切都來不及反應。武漢肺炎瘟疫的源頭不管是什麼,可是第三次瘟疫真正源頭的病毒,可能已經在這一次,在很多人身上潛伏了。──現在人認爲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是14天,可14天可能只是人們剛剛開始認識的一個經驗。對艾滋病潛伏期的認識,不是一次次在教訓中認識、延長到二、三十年了麼?

第二次大疫後挪,擠了第三次大疫的位置,也把第三次的戰陣布好了。《啓示錄》的預言,等待着那一道印封(完全)揭開,對應人間的、病毒的定向變異,就將開始。

《啓示錄》這樣隱喻:「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着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着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着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注意,這個比例,是全世界的四分之一,因爲世界許多國家也聽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誰聽信了,誰就會被撒旦的謊言害死,因爲他自動與撒旦站在了一起,與未來新宇宙的主「羔羊」對立了,新天地裏沒法要他,他只能到被淘汰的地方去。

世界許多國家也聽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誰聽信了,誰就會被撒旦的謊言害死,因爲他自動與撒旦站在了一起(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世界許多國家也聽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誰聽信了,誰就會被撒旦的謊言害死,因爲他自動與撒旦站在了一起(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5、天象在證明,《啓示錄》在宣告:天數被改,聖人歸來

誰有這樣的大手筆地改變天象?人間沒有天大的功德,是無法拖延災難的。要動宇宙的定數,唯有宇宙的主宰者。

對應人間災難大劫的「七印封」,《聖經﹒啓示錄》這樣講:「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裏外都寫着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這羔羊前來,從坐寶座的右手裏拿了書卷。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衆聖徒的祈禱。他們唱新歌道:『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爲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的人救贖出來,叫他們歸於神……』」

他們唱新歌道:『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爲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的人救贖出來,叫他們歸於神……』」(圖片:大紀元)
他們唱新歌道:『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爲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的人救贖出來,叫他們歸於神……』(圖片:大紀元)

「七印封」的劫數是舊宇宙定好的,但是,作爲新宇宙主宰的「羔羊」、萬主之主,不按舊宇宙定數救世,只有他能改變天數。因爲「印封」何時揭開,他說了算。

今天,天象於人間對應的悄悄大變,在給今人展示:人類末劫救贖的希望──世界各民族盼望了幾千年的救主,中國人幾千年期待的聖人歸來了。五千年曆史上的覺者、聖者囑託後人的,正在發生著。

天象於人間對應的悄悄大變,在給今人展示:人類末劫救贖的希望──世界各民族盼望了幾千年的救主,中國人幾千年期待的聖人歸來了。五千年曆史上的覺者、聖者囑託後人的,正在發生著(圖片:新紀元週刊)
天象於人間對應的悄悄大變,在給今人展示:人類末劫救贖的希望──世界各民族盼望了幾千年的救主,中國人幾千年期待的聖人歸來了。五千年曆史上的覺者、聖者囑託後人的,正在發生著(圖片:新紀元週刊)

爲何要推延?一位聖人告訴人間天使:能救一半人或者是百分之七八十的人最好。

推延劫難,是爲了救贖更多的人。

6、大劫之際,修煉人都有救人的使命

可能有人想:真有第三次大瘟疫,是不是這次染病康復的、還有大量接觸病毒沒得病的,因爲身體產生了抗體,就可以終身免疫、下次倖免了呢?

可惜並非如此,歷史上已經有過教訓了。古羅馬大瘟疫的經歷者伊瓦格瑞爾斯這樣記載:「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2]

現在發現第二次大瘟疫的武漢肺炎病毒,比SARS冠狀病毒變異了不少(但是SARS基因組主要的部份沒有變)。如果再度爆發,病毒會定向地向高爆發性(高毒性,高速惡化)方向突變。

這次人得瘟的程度不同,不得瘟的人心裏恐怖程度不同,其實是上天對人的警告程度不同。

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伯溫碑記》這樣預言:不「迴心轉意」,還聽信中共的謊言,還站在中共迫害信仰的一邊,只有在天滅中共的天劫中,隨着去了。

話說到這裏,對於如何倖免於瘟疫之災,可能很多人自己就能悟到了。

歷史的先驗警示著今人:基督徒在古羅馬的大瘟疫中救人,病人是明白了真相、走出了謊言,得到基督教正神的授記,瘟神才退去的,被救贖者才康復、瘟疫纔過去的;天滅明朝的大瘟疫,被醫治痊癒的根本,不是吳又可的「達原飲」,而是他祕傳的藥引子──那句真言,病者誠心唸誦,得到吳又可那一道家法門的正神的授記,瘟神才退去。

時移事異,過去的所有授記都沒用了,得到「羔羊」的授記,纔是得救的根本,瘟神不侵、死劫不臨。而得到的前提,自己內心真心識破中共灌輸的那些迫害的謊言、接受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樣,身上被中共打上的授記自然會被清除、打上新的授記。

這裏並不排斥現代的科學的治療、醫院或家庭的隔離護理,藥物確實能起到調節或者緩解的作用,但那都是輔助,根本還在於得到「羔羊」的授記,令瘟疫的毒力不敢靠近。真心退出中共,就能得到「羔羊」的一種授記。能誠心唸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得到的「羔羊」更好的授記。

再看前圖《推背圖》那一像預言:

「好把舊書多讀到」:這裏的「舊書」一定是好書,也可解爲「歷史書」,引申爲「歷史的精華」,這裏展現的,不是爲今天得救、救人而鋪墊的歷史華章麼?

「匹夫有責,一言爲君」,「義言一出見英明」:每個人都有責任救人,傳播救人的「義言」、真相,傳給每一個君子,每一個普通人,因爲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值得尊敬,都是被「聖人」所珍惜的。這是每一個人的英明之舉。

《馬前課》不是預言現在「拯患救難,是唯有聖人」嗎?而今,如果能追隨聖人「拯患救難」傳播真相,不管是誰,不管是不是修行的人,都能在未來成爲聖人,那是至高無上的「羔羊」授記所註定的。因爲根本上救度衆生,是歷史上所沒有的大功德,足以使每一個追隨聖人腳步的人,在未來成聖成主(君)。

「只要人有一隻耳朵,就要讓他聽到。」(If anyone has an ear, let him hear.)《啓示錄》四次強調了傳播救人福音真相的使命,給每一個讀者,每一個人:If anyone has an ear, let him hear.

(本文是作者根據自己所在層次悟到的,提醒大法弟子以法爲師,抓緊時間救人。)

注﹕

[1]《史記﹒天官書》說:「氐爲天根,主疫。」

[2] 葉金著作:《人類瘟疫報告:非常時刻的人類生存之戰》,海峽文藝出版社頁,2003年第一版。

文章來自明慧網,希望之聲編輯製作並配圖, 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田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