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戴口罩(圖片:PhotoAC)
沒有密切接觸感染者,爲何仍被傳染?3種可能性......(圖片:PhotoAC)

沒有密切接觸感染者,爲何仍被傳染?3種可能性......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7日】(編輯:慧明)隨着疫情防控不斷進展,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確診病例,有少數確診患者,並沒有接觸過病毒來源地的人,也沒有密切接觸過其他確診病例,卻依然被確診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禁不住有朋友要問:有人沒有接觸過新型冠狀病毒,爲什麼還是被感染了?

爲醫生救治患有武漢肺炎的病患(圖片:AP)
有人沒有接觸過新型冠狀病毒,爲什麼還是被感染了?(圖片:AP)

其實對於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個矛盾的問題,既然感染中共病毒,當然是接觸過病毒了,病毒都在身體裏形成感染了,怎麼還能說沒接觸中共病毒呢?有些朋友提出這樣的問題,可能主要的意思是:並沒有與疫情地區人員接觸史,也沒有與其他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史的哪些感染者,又是如何感染的呢?

在世界各地報告的病例中,確實有這樣那樣的並沒有密切接觸史的確診病例出現,但通過細緻的調查研究,就會發現,這些所謂的“無密切接觸史”的病例,絕大多數其傳染的路徑都是有跡可循的,即使不是明確的證據,也往往會有相關的接觸史,之所以出現一些這種情況的病例情況,主要有以下3個方面的原因。

武漢肺炎,美聯社圖片。
沒有密切接觸史的確診病例出現(圖片:AP)

第一是病毒傳播途徑的問題,目前仍然在研究中,目前能夠確認的是:中共病毒具有較強的人傳人特性,明確能夠確認的中共病毒傳播途徑主要是飛沫傳播和接觸傳播,通過居家隔離,出門戴好口罩,勤洗手等方式,對於這兩種傳播方式都能夠有效的做好預防,但前幾日中國大陸提出的“氣溶膠傳播”(又被專家否定)途徑,以及病毒是否能夠通過糞口傳播等消化道傳播途徑傳播,目前尚不明確,尚不明確並不代表不可能,實際上,通過一些特殊情況的病例來看,這些尚不明確的傳播途徑,也是值得我們注意的。

飛沫、飛沫傳播 (圖片:Wikimedia)
飛沫、飛沫傳播 (圖片:Wikimedia)

舉一個在大陸濟南本地的例子,濟南燕山銀座商城因爲一位營業員的確診,而且帶病上班了幾日,已經前前後後出現了其他七例相關病例,這些相關病例中,有的是確診患者的家人,同事,櫃檯附近同事,但還有2個病例,並沒有與營業員密切接接觸的接觸史,但有在此期間去過燕山銀座商城的經歷,這樣的一種看似不太可能感染上中共病毒的情況,卻發生了感染,這樣的例子就說明,病毒的傳播途徑除了目前我們確認的方式以外,是否有其他的傳播途徑,可能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認和證明。

工作人員對民衆測體溫,以排查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圖:AP)
武漢肺炎排查(圖片:AP)

這就要求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要特別注意做好防護的問題,不管是飛沫傳播、接觸傳播,還是其他可能的傳播途徑,儘量做好防護,勤洗手都是有效減少這些途徑傳播的重要方面,在疫情結束之前,我們都應該繃緊這根弦,好好做好防護。

第二個所謂的“無接觸史感染”的情況,還在於病毒在潛伏期期間就存在一定的傳染性,而每個人感染病毒後的潛伏期有各不相同,病毒的潛伏者短則1天,長則14天。比如說A是感染者,在潛伏期的時候不知道,傳染給了B,就可能存在這樣的一種情況,感染者A仍在潛伏期還未發病,而被感染者B卻已經發病。我們不妨繼續往後推想一下,隨後A也發病,果A的傳染源可以確定,根據A的接觸傳染時間,就能夠確認A是傳染者,而B是被傳染者了;但A的傳染源頭又不好確認的話,就很難確認到底是A傳給了B,還是B傳給了A。

武漢肺炎、人羣  (圖片:AP)*jpg
所謂的“無接觸史感染”的情況(圖片:AP)

第三種應該考慮的情況,就是“無症狀感染者”的出現,無症狀感染者更加隱匿,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如果又沒有自覺的進行居家隔離,接觸了其他人,導致其他人感染中共病毒,從而發病的情況,就會在有家人或密切接觸者新發病的時候,看似找不到源頭的情況。前一陣子中國大陸新聞報道的江蘇女婿是無症狀感染者,去舟山探親,感染岳父一家人的事情,這個情況雖然最終找到了源頭,但如果不是家人間的密切接觸,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某個公共場所中的無症狀感染者引起的傳播,要尋找源頭就很難了。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