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戴口罩(图片:PhotoAC)
没有密切接触感染者,为何仍被传染?3种可能性......(图片:PhotoAC)

没有密切接触感染者,为何仍被传染?3种可能性......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编辑:慧明)随着疫情防控不断进展,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确诊病例,有少数确诊患者,并没有接触过病毒来源地的人,也没有密切接触过其他确诊病例,却依然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禁不住有朋友要问:有人没有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还是被感染了?

为医生救治患有武汉肺炎的病患(图片:AP)
有人没有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还是被感染了?(图片:AP)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矛盾的问题,既然感染中共病毒,当然是接触过病毒了,病毒都在身体里形成感染了,怎么还能说没接触中共病毒呢?有些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可能主要的意思是:并没有与疫情地区人员接触史,也没有与其他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史的哪些感染者,又是如何感染的呢?

在世界各地报告的病例中,确实有这样那样的并没有密切接触史的确诊病例出现,但通过细致的调查研究,就会发现,这些所谓的“无密切接触史”的病例,绝大多数其传染的路径都是有迹可循的,即使不是明确的证据,也往往会有相关的接触史,之所以出现一些这种情况的病例情况,主要有以下3个方面的原因。

武汉肺炎,美联社图片。
没有密切接触史的确诊病例出现(图片:AP)

第一是病毒传播途径的问题,目前仍然在研究中,目前能够确认的是:中共病毒具有较强的人传人特性,明确能够确认的中共病毒传播途径主要是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通过居家隔离,出门戴好口罩,勤洗手等方式,对于这两种传播方式都能够有效的做好预防,但前几日中国大陆提出的“气溶胶传播”(又被专家否定)途径,以及病毒是否能够通过粪口传播等消化道传播途径传播,目前尚不明确,尚不明确并不代表不可能,实际上,通过一些特殊情况的病例来看,这些尚不明确的传播途径,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飞沫、飞沫传播 (图片:Wikimedia)
飞沫、飞沫传播 (图片:Wikimedia)

举一个在大陆济南本地的例子,济南燕山银座商城因为一位营业员的确诊,而且带病上班了几日,已经前前后后出现了其他七例相关病例,这些相关病例中,有的是确诊患者的家人,同事,柜台附近同事,但还有2个病例,并没有与营业员密切接接触的接触史,但有在此期间去过燕山银座商城的经历,这样的一种看似不太可能感染上中共病毒的情况,却发生了感染,这样的例子就说明,病毒的传播途径除了目前我们确认的方式以外,是否有其他的传播途径,可能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认和证明。

工作人员对民众测体温,以排查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图:AP)
武汉肺炎排查(图片:AP)

这就要求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要特别注意做好防护的问题,不管是飞沫传播、接触传播,还是其他可能的传播途径,尽量做好防护,勤洗手都是有效减少这些途径传播的重要方面,在疫情结束之前,我们都应该绷紧这根弦,好好做好防护。

第二个所谓的“无接触史感染”的情况,还在于病毒在潜伏期期间就存在一定的传染性,而每个人感染病毒后的潜伏期有各不相同,病毒的潜伏者短则1天,长则14天。比如说A是感染者,在潜伏期的时候不知道,传染给了B,就可能存在这样的一种情况,感染者A仍在潜伏期还未发病,而被感染者B却已经发病。我们不妨继续往后推想一下,随后A也发病,果A的传染源可以确定,根据A的接触传染时间,就能够确认A是传染者,而B是被传染者了;但A的传染源头又不好确认的话,就很难确认到底是A传给了B,还是B传给了A。

武汉肺炎、人群  (图片:AP)*jpg
所谓的“无接触史感染”的情况(图片:AP)

第三种应该考虑的情况,就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无症状感染者更加隐匿,没有任何不适症状,如果又没有自觉的进行居家隔离,接触了其他人,导致其他人感染中共病毒,从而发病的情况,就会在有家人或密切接触者新发病的时候,看似找不到源头的情况。前一阵子中国大陆新闻报道的江苏女婿是无症状感染者,去舟山探亲,感染岳父一家人的事情,这个情况虽然最终找到了源头,但如果不是家人间的密切接触,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某个公共场所中的无症状感染者引起的传播,要寻找源头就很难了。

责任编辑:李智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