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江峯漫談20200203武漢P4實驗室
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失控,因其超常傳染力和致命性,毒源已被質疑來自武漢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漢P4實驗室)的生物武器研發。(江峯時刻)

疑疫情毒源的P4實驗室被軍管後 習近平突提生物安全立法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4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失控,因其超常傳染力和致命性,毒源已被質疑來自武漢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漢P4實驗室)的生物武器研發。習近平昨天(14日)突然在深改委會議上強調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特別是稱要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引發外界猜測。此前,中國首席生物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被證實已經接管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

2月14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深改委會議,中共政治局常委、深改委副主任李克強、王滬寧、韓正出席會議。

習近平稱,“針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堵漏洞”;“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要儘快推動出臺生物安全法”等。

這是武漢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首次公開提到“生物安全”。

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外界一直在關注病毒來源問題。包括美國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內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學家,都曾質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與中國武漢P4病毒實驗室有關係。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在推特上表示,根據習近平這段講話推測,有關武漢新冠病毒來源,北京應該已經有內部調查的初步結論,武漢病毒研究所恐怕難逃其咎。

自由亞洲電臺導援引曾負責起草美國《生物武器反恐怖主義法(1989)》的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法學教授弗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的話表示,習近平的談話代表他意識到生物安全問題的嚴重性,可能危及他的政治地位。

博伊爾說:“(中國的實驗室)完全沒有制度性規範,儘管中國(中共)投入很多心力發展國防生物武器。據我的瞭解,他們在BSL4病毒實驗室研發、儲藏這樣的生物武器是極度危險的。歷史上,這些實驗室都有泄漏(病毒)記錄。”

對比美國在1989年已經出臺的相關法規,弗朗西斯.博伊爾強調,他不是要批評中國,也對中國人民的遭遇感到非常遺憾,但此次病毒已造成國際事件,所以他呼籲應關閉所有的P4病毒實驗室。

一位熟知P3實驗室運作模式的美國病毒學博士匿名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我很訝異的是,你們是還沒有做好(法規未完善)的意思嗎?我很訝異中國大陸還沒有這樣的法規。它們已經蓋了好幾個P3、P4實驗室。這是蠻恐怖的一件事情。”

上述人士介紹,以臺灣生物安全法規爲例,除了按國際標準明確規範病毒級數、致病程度,還細到如何管制廢棄物、如何穿脫隔離衣等各種動作都有一定的作業程序。

臺灣自2003年SARS疫情後由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領軍,參考世衛組織、美國疾控中心及國立衛生研究院、加拿大公共衛生署等相關實驗室生物安全規範及指引,逐步完善生物安全法規。

“爲什麼要有法律?因爲一個病毒要被帶出去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比如你今天處理檢體的時候,戳破了手套、沒有處理程序,你要不要通報主管?還是就回家到處走?或是有些時候,我們養病毒,分裝到一百個試管,我每拿一管起來做實驗,都要在電腦裏面做記錄。”該人士說

報導引述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學院歐尼爾國際衛生法中心研究員、博思法律事務所資深律師劉汗曦的話說,實驗室生物安全本來就是一個國家公衛安全的重要指標。

劉汗曦說,因爲這次武漢疫情很有可能是來自於生物實驗室的管控不當,而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存在於中國全國各地,包括醫院與大專院校等各種實驗室中。“這個法規不立好,下一次爆發類似危機的風險還是很高。”

習近平派軍方首席生物武器防禦專家進駐武漢P4實驗室引泄毒疑雲

被指存在安全隱患的武漢中科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一直被指極可能是此次疫情的播毒源頭。這個實驗室與北京當局的祕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坊間傳出病毒可能是從該處泄漏。有印度科學家更發現了該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證了“武漢肺炎”病毒是中共生物武器的證據。(詳見報導:權威發現: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生化武器

網上有些介紹說,該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員石正麗,2014年發表的《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論文說,蝙蝠冠狀病毒基因的兩個蛋白開關,調一下,就可以適應人體。

另外已有爆料指,武漢病毒研究所39歲所長王延軼,是靠其中科院院士丈夫舒紅兵上位。而舒紅兵背後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

大陸本月初的消息顯示,中國首席生物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日前已經接管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詳見報導:武漢P4實驗室泄毒疑雲:北京先下手首席生物武器專家接管

這令外界質疑中共軍隊在武漢P4實驗室開發生物武器一說再罩疑雲。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