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一名戴口罩的路人站在北京街头(AP/美联社)
一名戴口罩的路人站在北京街头(AP/美联社)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疫情当前如何复工? 分析:中南海开始一场豪赌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4日】(本台记者凌杉采访报导)中国大陆仍然受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显著影响,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北京当局希望各地企业能够在疫情仍然严峻的情况下恢复生产,正常复工。有分析认为,北京当局在现在的情况下提倡复工,实际是进行一次“豪赌”。

中共当局在权衡准备“一场豪赌”

周五(2月14日),中共官媒新华网连续刊登两篇文章,分析现情况下全国各地“全面落实复工复产”的情况。报道称,按照中共国资委的要求,除湖北省外多地应推动坚持复工复产的计划。

中共发改委秘书长丛亮周二(2月11日)说,为降低新型冠状肺炎对经济的影响,建议湖北省以外地区“立即取消封闭小区、大楼,隔离外地人等强制性措施”,“降低防疫级别”,保障企业开工,防止经济“熔断”。

另一方面,在当局提倡复工的同时,全国很多地方都采取了加强管制的措施。目前,湖北多地宣布战时管制,上海等地采取类似“软性封城”的措施,控制居民流动,北京发出“战时状态”声明,要求各级警惕疫情的消息。

时事评论人士唐靖远告诉希望之声,目前北京当局的决策,实则准备是从多个方面入手,进行一场豪赌。

“我们看到,他现在看来,中共当局可能想要采取两手都要硬的措施,一方面鼓励湖北以外复工,一方面加强严重疫区的隔离管制,在一方面,我看到这样的消息,中共开始试图国内实施瑞德西韦量产,他也不管什么专利不专利,美国也没有去计较,但是站在中共高层的角度上看,一方面加强管制规模,一方面依靠瑞德西韦这样的效果比较好的药大量生产,可以对疫情整体起到抑制作用”。

“所以我想,他们权衡的结果就是,可能是虽然复工会导致疫情扩散,有风险,但是这个风险他们觉得可能是值得去冒的”,唐靖远表示,“中共高层可能还是想赌一把,在我看来这样的决定就是一种豪赌,一种赌博心态”。

唐靖远认为,“中共当局在拿着疫情扩散的这种巨大的风险,和他们觉得可能有希望控制这场风险的,哪怕复工也能控制住的这一点希望,在进行一场豪赌,重点在它想保经济,从另一方面讲,按照中共的一贯思路,保江山,保政权一定是放在第一位的。疫情扩散,死的都是老百姓,甚至是中共所谓‘低端人口’了,死的再多中共它也不太在乎,但是如果经济停顿了,经济真的受到致命打击的话,那个真的是要威胁到它的统治,所以两者相比较,中共肯定会选择保它的政权,(政权稳定)要优先处理”。

强行复工的背后:经济压力超出承受能力

目前,一些企业在复工后遭到惨重损失,陆媒报道指出,2月10日,重庆攀钢重庆钛业公司在复工后发生聚集性疫情,导致该厂整个封锁,员工隔离,再度停止生产。

另一方面,北京当局仍然在积极为鼓励企业复工制造声势,不断要求恢复生产。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尚未缓解,全国超过80个地区仍然采取封锁防疫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当局公开称赞各地复工成果,称多地积极推动企业复工,四川省国资委国企复工率达78.2%,上海,山西,辽宁,浙江,福建,山东,河南等地国资委都声明在积极响应复工,同时做好防疫工作。

唐靖远告诉本台,当局急切想要复工的原因是经济的压力。“到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有很多的信息出来,现在有很多大企业,停工一天就是上千万上亿,这样的数字,这样的损失是非常大的,对中小企业就更艰难,一些小企业通常第一个季度都会很难,(没有疫情)第一个季度一般都要亏的,所以一般都是在第二三个季度打平,第四个季度去赚钱,刚好在这样艰难的时候遇到了这样的瘟疫”。

他表示,中小企业迟迟不能开工,“它的订单就全部都没了,过去和别人签的订单要是完成不了,对方就转向了,转到其他地方去采购了,肯定是这样的,中小企业就撑不下去了”。

唐靖远认为,中小企业经济困顿带来的最大问题,是会带来中国经济环境的连锁反应。

“中小企业的倒闭,最大的问题是导致大量的失业人口,民营企业在这些年解决的就业是很可观的,目前中国有约8成的就业岗位是民营企业在承担,所以,如果民营企业撑不下去,失业人口一多了,就会引发许多经济问题与困难,表现出来首现就会冲击房贷,房地产业,很多人工作都没了,会还不起房贷,会出现连锁反应,房地产业要是撑不住了,垮了,就会引发银行的坏账,会引发大的金融问题”。

唐靖远表示,目前中国各地因防疫造成的封城,受到最大打击的就是服务业。他表示,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的经济大环境现在本来就是不景气,再加上瘟疫,几乎是受到断崖式的打击。

“这种打击现在主要针对中共的第三产业,近期中国经济最大的增长比重是来自于第三产业:服务业,服务业占去年GDP数据的比重超过了50%,超过一半的GDP都是来自服务业的,但是瘟疫造成几乎大半个中国都封城封路了,客观上打击最大的就是服务业”。

根据相关资料,服务业包括仓储、邮政,技术服务业,金融,环境与公共设施,居民服务,教育,修理服务,文体娱乐,交通运输,餐饮住宿等领域,目前这些领域受到了封城停工防疫模式的显著影响。

“这些行业受到的冲击是断崖式的,一夜之间陷入停顿,五天十天还是能撑,但是时间长的话打击是非常大的,所以习近平现在出于这种两难境地,进退两难,他如果再不复工,那么中国的经济可能会出现大问题,就会引发全国的社会危机,甚至社会动荡都不是不可能的,习想要完成的所谓中国梦,什么伟大复兴,就是不可能的,这会威胁到习的权利,执政地位,这是客观的现实”,唐靖远说。

唐靖远:疫情已经导致中央和地方内讧

新冠疫情爆发后,北京当局对疫情首发的湖北省地区采取了形式上的问责,将习近平的亲信,上海市长应勇调换至湖北省省委书记,另由山东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任武汉市委书记。

唐靖远称,“表面上看肯定带是有惩罚的性质,就是问责的性质,武汉与湖北都做得不好,导致疫情扩大,现在难以控制了,所以说就是撤职,但是那两个人换到哪去呢还不清楚,但至少是做了这么一个动作,给外界传递这样一个信息,而且换上的都是他的亲信,习近平的人马”。

“(习近平政府)采取换人,表现责任都在地方政府,另一方面,武汉方面官媒《汉网》近期发了一篇文章,强调早在去年12月份,武汉市地方政府已经把疫情按规定向中央通报了,等于所有后来的决策,疫情通报不及时,隐瞒,他们都是在执行上级的任务,这是侧面指责:本次疫情失控责任在中央,“我们看到二者之间已经明显的出现这个矛盾”,唐靖远认为,这反映出在中共政府内部已经出现中央政府与地方官员互相指责,“互相推卸责任的现象,也可以把它视为内部权利争斗的一部分”。

什么是正确复工的时机

那么,何时算是一个恰当复工时机?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客座教授谢田认为,复工实际上需要有前提的条件,“我认为首先在正常国家,不会把这种瘟疫当前,情况还没摸清的情况下盲目的复工,就是说,金钱永远不会高于生命的价值”。

谢田说,“现在的问题是封不封呢?我想当局首先应该把疫情有多严重,怎么传染的,受到感染的人有多少,死亡人数有多少,死亡率是多少(全部公布与众),就这些我们还都不清楚,中共实际上依然在掩盖,就这样匆忙复工的话显然上是有巨大风险的。我们已经看到这种风险了,苏州有个工厂强制复工,200余工人回去上班,其中发现一人确诊,导致200余工人都回不了家,要把被褥送进去,这种事情,如果现在仓促复工的话呢,肯定会大面积出现”。

“在中共的政权下,从来都没把老百姓的生命当作一回事,为了他自己的经济,为了钱与地位,害怕崩溃的经济会威胁到他的政权,所以他急于复工”,谢田说,“现在,因疫情引起的停工封城已经对经济造成了巨大影响,当然老百姓也受到了失业的影响,许多居民无法再支撑一个月两个月”。

他认为,“(北京)现在换将,换人,我觉得都是很不着边际,官员该造假还是会造假,该掩盖还是会掩盖,就是说,中共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会掩盖,复工的问题,如果真正保持透明度,真正公开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所有的问题,病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时候让全世界的专家来共同分析判定一下中国到底怎么样可以复工,怎么样有条件复工,这才是真正中国要做的事”。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