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旅美中國人權活動家於溟(圖片來源:大紀元)
旅美中國人權活動家於溟(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於溟:不再恐懼的人們如何抗議(疫)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4日】在中國大地目前已經是開春的時節。但今年的冬天似乎漫長的沒有盡頭,目前瘟疫還在蔓延肆虐。大多數中國人恐怕都沒想到,鼠年春節的中國會籠罩在這場大瘟疫的陰影中。到目前爲止已經不知有多少人死亡,多少家庭正面臨着生死離別,還有多少人從此就沒有明天。這致命瘟疫的大爆發,各地醫院告急,很多患者苦苦煎熬等不到救治,數不過來的人暈倒在醫院,或猝死在街邊,死者屍體得不到妥善處理,救援物資要繞過紅十字會、多少人絕望自殺;封城、封省、封村、封路,封網、封號和刪帖等等成了主旋律。甚至有些地區把住戶家門用鐵條封死、樓門封死;很多醫院拒收疑似病人,只能回家自我隔離,造成家人交叉傳染,孩子無處託管,家庭支離破碎更有地區被封居民食物存量不足使人們多日饑荒……,不忍再寫這諸多人道災難,實是慘不忍睹!

所有重大災難,都是一面照妖鏡。全世界人都知道這場災難是決策延誤造成的疫情迅速擴散,而中共當局還在極盡掩蓋着這樣的事實,甚至於斷網也要把民衆的“嘴”堵上。用謊言維護着統治的同時,造成大量的平民因不知情而沒采取防護措施無辜感染而死。也使疫情從“可控”發展爲國際關注的突發衛生公共事件。從“沒有人傳人”到“多少萬”人被確診,舉國抗“疫”,但連急救物資都不能及時發放,以及看到中共各級官員和各類機構互相推卸責任的醜態。這一切同時也讓更多人開始反思,正是對言論的打壓造成了疫情的擴大,也造成了無數的人家破人亡,更造成了今日殃及全民且危及世界的社會悲劇。然而令人憂懼的是,中共對言論的打壓和鉗制仍然在持續中。乃至現在,中共仍只能以野蠻措施封城逾80處、讓超過六億的人口生活在資訊不明的恐懼中,卻還是拿不出完善的配套措施、善待自己的人民和維護病患的基本權益。

謊言掩蓋不住血寫的事實,災難不會因爲無視而消失。與疫情掙命的唯有誠實的披露真相纔能有正確的措施。謊言本身就是毒素,真相纔是最好的疫苗。嚴峻的疫情當前,只有公開和透明的資訊與決策,中國和世界各國才能合力更好的應對與控制疫情。看似強大的全能政府體制,每當遭遇瘟疫、地震、洪澇等這類突發性的重大災害時,卻往往漏洞百出。瘟疫失控的傳播不只是防控的失敗,實際上是邪黨體制所謂全能政府的失敗。在整個事件中,湖北、武漢政府官員與邪黨中央相互甩鍋,都不願承擔責任就充分證明瞭這個所謂的全能政府就是一個極其不負責任的政權。先有邪惡的體制,纔有愚蠢的措施,而不在於誰做地方長官。在維穩大於救災,政權大於人民,權力大於生命等邪惡理念下,爲疫情蔓延大開方便之門的就是中共極權制度,它纔是殺死萬千感染患者和造成了無數人家破人亡的真正凶手。邪惡政權不除,接下來發生的人禍只能更慘。

當中國多數民衆採用鴕鳥思維拒絕參與政治,扮作歲月靜好,假裝看不到掌權者習慣性的撒謊和用謊言掩蓋下的暴力,其實也是在將自己和親友推向災難的埋葬地。在中共政權對新疆、西藏地區建立集中營實行種族滅絕和血腥鎮壓,把藏人和新疆維吾爾人被當作畜牧一樣對待時;在中共政權對各種宗教團體、對各地維權人士的瘋狂打壓迫害時;在中共政權對香港青年虐殺時;很多人都在裝聾作啞、而且隨波逐流,甚至推波助瀾、助紂爲虐!那最終在這場無情的瘟疫肆虐中華大地時,由於這邪惡的體制需要營造花團錦簇、歌舞昇平而終於貽誤防控時機而成白骨如山的人禍時,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當然也包括中共那些所謂的掌權者。可以說,現在中國人所承受的苦難,都是曾經對其邪惡政權讚美的回報!中共一直以來宣傳正能量,好像有了它,社會的一切醜惡現象就不存在似的。再牛的眼科醫生,也治不好裝瞎的眼睛。現如今如果把各地死人的慘狀、那些來不及拉走的屍體、不能確診而在家等死的市民等等,如把這些都連起來看,如果誰還能看到正能量,那此人的蠢和壞比冠狀病毒還難治。

當下中國人受到最大的威脅其實不是來自於病毒,而是來自於統治者。因爲它不允許中國公民有任何言論自由、不允許他們有任何政治權利。疫情嚴峻,多地災難,不止是死亡,更多的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是求醫無門,是防護的無法和更多的無奈。“人不傳人,可控可防”變成了萬千人的血淚,無限辛酸。這已經不只是天災,這更多的是地道的人禍!在災難面前,舉國看清了這邪惡統治者們的毒噬面具。倘若在專制皇權社會,一個糟糕的統治者或許僅僅是一代人的噩夢。但是當下中國一羣糟糕的統治者是一個糟糕制度一手建立起來的,那麼噩夢就不會是一代人兩代人,它是這個制度被徹底摧垮掉之前所有人的噩夢。有人說西方民主制度也有很多缺點,是的,很多人也承認這點,包括我在內。這世界上沒有絕對乾淨的水,但這不能成爲喝尿的理由。中共這個邪惡的專制獨裁政權不跨,中國百姓的災難不會終止。

當邪惡的統治者肆意欺壓剝削凌辱人民時,當他們爲了所謂政治正確拿萬千生命當兒戲時,當中國人民已爲此付出巨大沉痛的代價而他們還在變本加厲愚弄人民時,當所有人都處在價值觀念極度錯亂,公權良知的泯滅殆盡,是非顛倒、黑白混淆、正邪易位的社會時,當直言敢諫之士遭整肅、還有被以隔離名義抓捕迫害時,當這個社會所有人都處於朝不保夕的境遇、成千上萬的民衆身染惡疾,且求醫無路、求生無門時,卻還在指望這個邪惡的政權能有效地保障人民的安全,那就等於以求速死無異!那麼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中國人民還要這樣繼續被中共迫害、侮辱、欺瞞、虐殺嗎?!中國人民現在需要大聲向中共說不!大聲吶喊,去死吧,中共!

很多人都怕死,這是天性使然。恐懼並不可恥,我們需要瞭解自己的恐懼並面對它。人們對懲罰的恐懼使懲罰成爲權力的重要來源。如果社會中其他人認爲懲罰是正當的,權力就更加強大。而如果社會上很多人能夠持續的公開控訴邪惡的政權如何踐踏人民的權利,就會消解懲罰的效果。這已經完全質疑了中共邪惡權力的合法性。目前中共的所作所爲已經使身處絕望的人們出離的憤怒,解除中共權力能給自己和家人及更多人以生的希望,那這就是人生的大義!基於此,憤怒的人們已經不再恐懼!因爲這樣才能換來希望!如果每一個憤怒的人都能喊出“解體中共”的口號,會使那些正處在絕望中的人們得到更大的鼓舞!不是每一個人都敢行動,但鼓舞總能激發少數人拿起利器揭露邪惡和捍衛自己與家人的權利!憤怒的人們已經不再恐懼,更不會再懼怕中共!

很多國人也都知道如今世界局勢已發生根本性變化,國際社會對中共在世界上的肆意橫行已忍無可忍,西方國家已經達成共識,全面制裁中共已成潮流。政治學家切諾韋思(Erica Chenoweth)對比世界各國街頭運動研究發現,和平抗議不僅是個道德的選擇,也是改變現狀最有力的手段,而且比其他手段有效得多。切諾韋思說:“如果一場運動在最高峯時能有3.5%的民衆參與,就沒有失敗的。”切諾韋思稱這種現象是“3.5%定律”。能達到3.5%的民衆參與就能形成對現政權的重大挑戰和威脅。它使人們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每一位參與者、每一位傳播者、甚至每一位僅僅只是看到隻言片語的接觸者,都在心裏埋下了種子。一旦遇到恰當的時機,種子就會發芽生根。就一定會成功,就能帶來重大的政治變革。憤怒的人們反對獨裁政權是在尋求能夠使每個人都獲得生存權益的過程。這過程中只需拒絕合作任何邪惡政權的命令要求和指示、指使,暴虐的體制會遭到削弱而最終崩潰。

今日中國可謂千瘡百孔、民不聊生、亂象叢生。中共對人民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整個社會道德淪喪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傳統文化被摧毀殆盡,各種令人髮指的人間慘劇頻繁發生。維護社會公義和保障人權的法治已蕩然無存,整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正在急速倒退,政府腐敗也已到駭人聽聞的程度,貪官們的非法所得動輒數以億計,中共黨政官員享有各種特權也已經形成了一個比任何封建王朝還要腐化的權貴階層。廟堂之上,朽木爲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之輩,洶洶當朝,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蒼生塗炭。人民的各項自由被任意剝奪,連最基本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都得不到保障,衆多宗教信仰團體遭到慘絕人寰的鎮壓和迫害。屬於全民的社會福利被當局任意揮霍,養老金被大量挪用和據爲己有,國庫已被掏空,全體國民被迫爲此買單。對外經年累月的大撒幣,對自己生活困苦的人民卻視而不見。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了深重災難,世界上絕大多數共產政權都已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而中共大開歷史的倒車,甚至冒天下之大不諱,修憲實行終身制。那些還在期待中共自身改良和期待中共內部一些民主派自願改良乃是一廂情願,教訓也極爲慘重。直到今天更多人爲目前這人禍付出生命的代價,火葬場日夜不停的焚化何止是白骨如山!事實已經無數次證明,充滿暴力與謊言的中共政權與魔鬼無異,是人類的災難之源,這樣的政權必須終結!唯有解體其暴政,才能實現控制瘟疫!如果還照此折騰下去,還會有更多家庭全家覆沒、雞犬不寧。只有解體其暴政,中國人才能實現安生!

天下苦共久矣!!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人們深知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外資將大量撤離,股市徹底崩盤,房地產泡沫也將破裂。民衆的財富大幅縮水,銀行資金斷裂,社會崩潰,生態環境和生存環境也將急劇惡化。所以中國人民必須行動起來,尋求改變。如果這次不尋求加以改變,在中共暴虐的體制治理下,還將出現更大、更多的人禍!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人們應該挺身而出爲爭取自由民主和爲保衛自己以及家人親屬的生命權利而吶喊!當然這也是爲了公平正義而吶喊!這樣做的結果其實更多的是對自己和家人的關愛!

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中國人民,現在需要做的是,正告中共邪惡政權的各級官員尤其是主管意識形態的官員,不要再充當中共魔鬼政權當局剝奪人民基本權利、控制人民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幫兇。即便你們不能公開抵制來自上面的指令,但至少可以漫不經心、假裝附和、暗通款曲。也要告知全國各地做媒體工作的朋友們,請你們不要再充當中共的宣傳工具。因爲人們始終相信,只要大家今後敢於說出當下發生的真相,人民會原諒你們今天爲邪黨粉飾的過錯。你們的才華是被迫用來作惡,但你們屈從邪惡政權的結果是,也使包括你們自己父母妻子兒女兄弟姐妹和親朋好友們付出了生命的沉痛代價。那不僅是你們自身的悲哀,也是整個民族的不幸。所以今後你們要學習那些更智慧的同行,看看他們是如何“消極怠工”和“顧左右而言他”的。當然,當你們看到目前中共所做的這一切如果也能使你們憤怒而不再恐懼,那更歡迎你們能把你們瞭解到的真相和中共的邪惡向世界揭露出來,那樣中華民族的歷史上永遠會記住你們偉大的行跡!

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中國人民,需要通過各種渠道和親朋關係去正告中共軍警們不要再充當中共權貴們的打手,停止鎮壓民衆。因爲脫下制服後,他們的生活就和其他世人一樣也有家人和朋友,他們也需要跟家人朋友好好的過生活,他們也和其他人民一樣的在意要生活在什麼樣的社會中。在1989年六四之際,中華大地曾發生一場大規模的鎮壓學生和市民的大屠殺。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永遠的傷痛。希望這一悲劇不再重演。在當下中國如再次爆發民主運動時,希望中國的軍警們不要再把槍口對準自己的同胞,至少將槍口擡高一寸。你們要知道你們是人民的子弟兵,那些參與到爭取生存權益運動中的人們就有你的父母、親人或朋友,這些人爭取的權益也是在爲包括你在內的所有人在爭取。即使你們不能成爲推動歷史進步的力量,也不應該站在人民的對立面,成爲千夫所指的歷史罪人。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到現在也不會忘記那些在1989年六四之際屠殺人民的劊子手。在歷史的某一天,無論他們逃到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無論他們是否健在,都必將他們繩之以法和把他們釘在恥辱柱上。

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中國人民,你們中的那些在全國各地的退伍軍人朋友們,當你們“拿起槍的時候”你們是中共維穩的力量;而當你們“放下槍”的時候,你們中很多人也遭遇過成了被維穩的對象。如今是你們大家承擔起更大的歷史使命的時候了!雖然由於歲數的增長你們的血性可能不再有,但當看到中共在肆無忌憚的用謊言和暴力愚弄和殺戮善良無辜的中國人時,請盡你們的所能記錄並揭露中共在這段歷史上的罪惡;在中國各地的民營企業主朋友們,如今是你們打破沉默捍衛自我權利的時候了;在中國各地的各宗教信仰團體人士及爭取自由的各族裔朋友們、還有曾經被中共官僚剝削及各種原因上訪的訪民朋友們,如今是大家爲這段人類最黑暗的歷史畫上句號的時候了!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中國人民,也需要正告那些還頑冥不化的愚昧之徒,中共專制大廈即將崩塌,雖然你們過去選擇了錯誤的道路,但歷史將給予你們糾錯和悔罪的機會。在當今之際,希望你們能看清當今世界大潮和國內形勢,這個世界上已沒有奴隸,要做自己命運的主宰!

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中國人民,武漢已經有義士爲世界突破封鎖揭露出真相與記錄下邪惡。現在舉國各地也有更多的人在效仿。還有更多的義人不知如何去做才能更好的粉碎藩籬,但大家也都在翹首以盼,都知道這是黎明前的黑暗,希望會有更多的義士、勇士出現,帶領大家走出桎梏。只有憤怒而不再恐懼的人們越來越多的和中共決裂,民衆的勇氣才能越來越強,中共邪黨及其黨徒的囂張氣焰才能被打下去。這需要在全民中形成以參與中共爲恥、以支持中共是爲最大邪惡的共識。要形成全民越來越多的人認同切割中共,以拋棄中共爲榮的大氣候。當全國各地的大街上不斷出現“天滅中共”和“解體中共”及“退黨、退團、退隊”的標語時,當每個人都敢於說出必須要拋棄中共、解體中共時,包括中共的頭子們也這樣認爲時,民主的中國已經到來。現在只剩,一步之遙!

順便再說一句,面對如此邪惡的中共邪黨政權,還有附和及爲人禍去唱讚歌的,都是魔鬼,天滅之!

庚子年正月二十北京天降大雨,真乃離奇之天象!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