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橫河評論】疫情失控向誰追責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2 / 460

【橫河評論】疫情失控向誰追責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3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武漢確診人數從完美曲線到暴增的原因是什麼,臨陣換將並非對付疫情,中共豪賭4月底新冠病毒自己消失能實現嗎?戰時管理和要求開工是對立而不可能完成的。世衛組織徹底失職。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武漢封城已經三週了,習近平在這期間多次催促各地抓緊復工,並且下令是不許阻礙復工,不許斷路,不許遣返。相應的我們也看到了官媒報出來的疫情感染人數,也是連續的幾天下降,這種操作當然大家都懂。不過奇怪的是,這個數字從2天前開始突然直線上升,每天新增上萬人,和以前相比,這個是十倍的增量。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有人公開的和北京唱反調呢?這種逆操作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習近平向川普保證說疫情到4月份就會結束,因爲heat,也就是說天氣熱了,這個病毒就會消失。不過世衛組織又出來說這個病毒冷溼熱天都能夠傳播。到底我們會面臨什麼樣的未來呢?我們今天請橫河先生來發表一下他的看法。

橫河先生,我們看到習近平要求4月份控制住疫情之後,官方宣佈的疫情感染人數是連續的8天出現了下降的趨勢,但是最近幾天又突然的大幅度上升,從以前每天新增上千人突破到每天新增上萬人,這都不是一個數量級的,這是怎麼回事呢?

橫河:首先講一下連續幾天下降,這個下降趨勢顯然是根據習近平要求控制疫情才下降的。我們都知道這個過程當中,整個疫情過程當中,到現在爲止還沒有哪一個數據是可以被信任的,基本上都是按照需要來發佈的。

這次突然增加,我們先看一下湖北省的解釋,湖北省說診斷標準改變了,查了一下,他是國家衛健委出了一個叫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根據這個第五版調整。

第五版是怎麼回事呢?他給湖北省增加了一個臨牀診斷病例,就是用CT診斷。當時出來的時候跟核酸或者基因序列的確診是分開來的,但說13日以後,要把它並起來都變成確診病例。這一條在其它的省市是沒有的,所以結果突然就這樣了,就是說它不需要做確診的核酸診斷,就是CT掃描符合那些標準就可以了。這個增加病例,它增加了14,840例,其中臨牀診斷病例是13,332例,就是90%,基因確診是1,500例,跟前幾天的趨勢還是差不多的。

現在不清楚衛健委改變診斷標準的原因是什麼。這個其實我們開始做節目的時候我就講過,一定要核酸檢查才能確診肺炎是沒有道理的,核酸檢查相對來說在人類的疾病史當中還是比較新的一個檢查方式嘛。沒有核酸檢查的時候,那根據什麼呢?根據臨牀症狀,再加上輔助檢查,輔助檢查包括血液檢查、X光檢查這些,就可以確診了。尤其這種病毒性肺炎,這個肺炎本來就是根據症狀來定義的,所以這種過分嚴格也沒有道理的確診標準,它除了掩蓋真實的病例數以外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改標準呢,我想可能有這麼幾個可能性,第一個是應對國際壓力,國際上專家的估計和大陸從湖北尤其是武漢傳出來的消息,都指向中共的官方數字是遠遠低於實際情況的,這就是十幾倍、幾十倍的低。

主持人:因爲現在畢竟是網絡世界了,要完全隱瞞可能也有難度。

橫河:對。另外還有一個高科技,現在還有人用武漢周圍空氣當中硫的含量來估計燒的人增加多少。當然這個方法不一定準確了,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在手段確實很多,所以完全隱瞞很難。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性,在多大程度上需要公開透明?這個在高層可能有爭議的,也許有人就利用國際的壓力來爭取自己的政治主動性,倒不一定跟信息透明化有關,即使這些人打這張牌,也不見得就是爲了爭取在中國信息透明化,因爲都是中共統治的話,控制信息是必要的,必然的。

還有一個可能,正好這個事情發生在湖北換省委書記的時候,上海的市長應勇調到湖北當省委書記,就在這個當口,有人就認爲可能他要把以前積累的病例釋放一部分,這樣的話把責任丟給前任,不然的話他去接任的話,一下子數量爆增的話,可能是不是就變成他的政績都不好了?但是這個我覺得它的用處不大。

還有一點,如果是這樣的話,換上新的人對疫情嚴重程度的公佈,他可能更多的考慮得是自己的利益;和中央要求不一樣的話,倒不一定是他有意做的,有可能是無意的,導致和中央的節拍不太一致,這是有可能的。

我覺得疫情是一個現實,它不會因爲你公佈了數字而改變這個事實,數字更多的反應的是政治。國外就有專家計算了,發現中共很長一段時間發佈的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它都是可以套進一個數學公式的,說符合這個數學公式的是99.9%,那個人說他一輩子也沒見到過這樣子疾病的發展規律,就是自然界發生的,因爲他說自然界的話一定是非常粗糙的數字,沒辦法來套到一個公式裏面去。所以這種突然的爆增,西方人也談了,只會增加世界上對中共這些數據的不信任度,不會增加信任度的。

主持人:您剛纔也講到湖北現在一個換將的問題,北京就是從湖北到武漢的大小官員都換了好幾個了,古人說這種臨陣換將是兵家大忌,這麼匆匆忙忙的換上來的官員,不管他在當地多麼能幹,您覺得他到武漢他能幹什麼呢?

橫河:我覺得臨時換將可能有這麼幾個原因,一個就是有人需要爲目前的災難性的情況來承擔責任,這是第一。

第二,那麼是誰的責任呢?我們看是不是這些人是要負主要責任的。現在武漢「漢網」不是有一篇文章爲武漢市長喊冤嗎?它就披露出來去年12月份上報到國家衛生部門了,那就應該是國家衛健委。然而抓八個醫生封殺信息的是武漢當局。但是如果你說這個就是武漢當局的責任的話,那倒也不見得,爲什麼?全國的警察都是這麼操作的,到現在爲止還在這麼操作,而且現在的各地抓這些網絡上發佈信息的人,一點都不比開始的時候抓那8個醫生要輕,有的更重。所以封殺輿論和封殺疫情,在中共的系統裏面沒有錯。

信息發佈還有後來的診斷標準、確診病例數都是由中央一級的部門決定的,也不是地方上決定的,但是地方上有沒有責任?當然有。習近平也說他一直在負責。問題在哪裏呢?我們可以看一下,2003年已經有了SARS的經驗教訓,而且當時就撤了北京市長和衛生部長。這次把2003年SARS所犯的所有的錯誤,一個不落的全部重新犯一遍,也就是說它不一個人兩個人的問題。

臨陣換將的話,我覺得它本來就不是爲了對付疫情。湖北武漢的負責官員,包括省長、市長、省委書記、市委書記,他們曾經試圖部分的推卸責任,就是把鍋推到中央去,推到國務院,這個是不能被容忍的。但是處理了他們並不能改變我們上次談到的地方勢力的離心傾向,如果是因爲這個處理他們的話,反而會加強。我覺得臨陣換將更多的是爲了安插自己人,就是把自己的親信插到那裏去,是爲了效忠,而不是爲了疫情。

還有一個就是,我們看一下就本來那些措施,就中共當局所採取的措施,你像突擊建造這個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造方艙,它就不是爲了治療嘛,這些關進去就是爲了隔離而不是爲了治療。那爲什麼非得建這些醫院,建這些地方呢?它是爲了宣傳。

我們還看到就是一刀切的這種封城,根本就不顧後果,就把民衆置於危險之中,還說什麼是打一場,要打勝一場對病毒的人民戰爭。包括這個公佈的數據就是玩數據遊戲;網絡封鎖啊、網絡監控啊,這一些都是中共官員的日常操作,就是說換誰上來都是幹這一套最懂行,就是最厲害的。

至於說抗擊疫情的話,中共的制度、系統它不是爲這種事情設計和建立起來的,官員也不是爲這個來當官的,所以換不換都一樣,換誰也都一樣。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川普前幾天他就對媒體說,習近平向他保證疫情在4月份一定會結束。那麼之前有很多人認爲說,中共可能會利用這次疫情向美國要求暫緩執行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因爲籤協議的時候,北京就知道疫情發生了,所以在協議條款中還寫瞭如果有重大的非人力控制的重大狀況出現,可以要求減緩購買數量。所以很多人當時就認爲說就是爲現在打下的伏筆啊。

那麼我們從最近美國官員透露出來的情況,而且從習近平對川普的保證這個口氣來看,中共它其實沒有打算要求暫緩執行,或者減少購買數額。您怎麼理解這個問題呢?

橫河:首先,我覺得保證疫情4月份就結束,這個就非常奇怪,全世界的專家現在沒有人敢保證疫情什麼時候結束。這也不是大躍進,那時候大躍進,當然「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這個也不是那樣子。

和SARS、和MERS、還有這個大流感都不同,醫學界、科學界現在對這個新冠病毒還有這種肺炎,現在總算給它起了個名字了,叫COVID-19,有人說就是可畏的19,對它的瞭解非常有限。國內現有的措施,至少到現在爲止我們還沒有看到是有效的;國外目前採取的隔離措施是不是有效的話,還要觀察。所以說怎麼能就保證4月份結束呢?這是一個。

然後妳講到就是暫緩執行,我想即使是中方要求美國暫緩執行這個協議的話,它也不會在現在提出來。因爲協議的採購部分是兩年期的。一個是這還不是即刻的危機,就說這兩個月如果說沒有能夠完成的話,美國也不會去催,因爲它第一年就是以年底爲界。另外一個是中共它要面子,它不大會由習近平直接向川普本人提出來,因爲一提出來的話,難保川普會不會把它馬上說出來,一說出來就變成公開信息了。

主持人:川普肯定會說出來的。

橫河:對呀,所以習近平就沒面子了,所以肯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估計多半是要把這件事情拖到年底,因爲馬上美國大選就要開始了,大選競選開始的時候可能就顧不上了,而協議反正在那裏,所以說要到競選完了以後,中共也準備把這個拖到年底,到時候完不成再說,不會現在說的。

這一些,就是定幾月份什麼疫情會結束,這些都是政治,你像鍾南山先前還預測說2月中旬或者是2月底達到高峯,然後就會下降了。他這個有多少是根據醫學或者科學做的猜測呢?病毒是不聽他指揮的呀!

主持人:你看這次中國的疫情對中國的經濟是造成了非常大的損失,這個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所以習近平就幾次三番地強迫工廠要開工。但是我們在另外一方面,我們又看到北京同時它也宣佈進行戰時的管理模式,就表示疫情非常嚴重。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開工,他能解決經濟壓力嗎?

橫河:這是一個對中共非常大的挑戰,而且現在完全看不出來中共有什麼措施、怎麼來應對。首先看一下戰時管理,因爲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城市,或者是一些機構的內部實行這個戰時管理。

妳說北京,實際上是北京市衛健委,它的衛健委內部進行戰時管理,因爲它管不了外面,當然是因爲疫情嚴重,而且這個疫情還在加重。但是這種戰時管理它比較有效的是對付民間的抗爭或者是社會動盪,但是對付病毒疫情它未必有效。因爲對付病毒疫情是一種非常專業的事情,不是軍事管制或者戒嚴就可以解決的。

再一個,經濟它有自己的規律,尤其是在全球化的經濟時代,這個和戰時管理的這個理念和實踐正好是相對立的。作爲全球供應鏈和生產鏈的一部分,它需要的是什麼?是流通,就是人員的流通、物流的流通。所以中共在改革開放以後加入世貿以後,它基本上,事實上就把農村到城市的這個流通給打通了。

而戰時管理恰恰是阻止流通的,你像現在各地都在封路,嚴重地阻礙了這個物流。部分地區還在徵用民間財富,那就是直接搶劫了。那誰知道這個生產的時候,這個物資的供應過程,因爲現在生產嘛,它不會留很多存貨,原料和產品都不會留着,都要靠物流。那麼誰知道這個物資供應和產品什麼時候在路上被徵用了呢?

昨天那個央視新聞不是傳達了習近平要求各地復工的這個指示嗎?但實際上我們知道2月初的時候已經有過類似的指示了,你還講了不許封路啊,不許阻礙復工啊,還不許遣返啊,但是根本實行不了。它倒不一定是地方當局有意識的抗命,而是說限制疫情擴散也是個死命令,而開工也是個死命令,這兩個命令之間本身是對立的,就是說作爲地方當局來說的話,它要執行這一個,那一個肯定執行不好;要執行那一個呢,這個肯定執行不好。這是命令本身無法執行的一面,當然也有我們上次提到的就是地方自保的這個因素在裏頭。

大規模開工它其實還會馬上面臨的問題就是勞動力短缺的問題。有一部分勞動力它是來自封城封省的地區,就是他們根本就出不來,也有是自己暫時不回城裏復工這種情況,還有城裏不接收這種情況。現在還不知道這一方面的影響有多大,但是肯定會有影響的。

再一個問題就是節後勞動力迴流的時候,這個迴流的過程是大規模的人口遷移,對於控制疫情肯定是不利的,就是中國專家他也都預測到了,就是說大規模的人口復工可能會造成新病例的高峯,又從新出現一個新的高峯。我覺得中共當局現在完全是那種豪賭一把,它賭什麼呢?就是賭這個病毒自然消失。所謂4月份消失的話,實際上它賭的就是這個自然消失。

主持人:就是天氣。

橫河:就是天氣,對。現在很多措施,包括這個正面歌頌和宣傳都是爲這個來準備的,因爲現在這種宣傳沒有用,疾病還在發展過程中;但是一旦它消失以後,它就可以說這是因爲它抗病抗出來的。就跟這個SARS的時候是一樣的,其實SARS也是自然消失的。所以它現在很多措施吧,是賭這個病毒自然消失,而不是針對疫情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是鍾南山團隊最近有一篇論文,剛纔您講到的國內的專家,應該也是鍾南山,他自己就說大規模開工它會有一個就是新的爆發病情的高峯。那麼他的團隊最近有一篇論文又拉高了大家的恐懼感,它是說目前的檢測方法有很多感染者都檢測不出來,而且很多感染者他也不發燒,還有一些說五次檢驗都是陰性,最後又出一次陽性。所以大家就在討論說這個病毒是不是已經變異了呢?那您怎麼看?

橫河:這個病毒已經變異了,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爲這個是一種RNA病毒。RNA病毒的特點就是突變快,所以它的變異是一直在發生的,就是從它傳出來開始就一直在發生。

你看香港那篇論文它實際上講的是一個家庭,家庭幾個病人身上的病毒分析出來都不一樣。這一次的新冠病毒,它和SARS不同的傳播特點和臨牀特點,也不見得就是變異的結果,很可能是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就是說這些特點,只是說最近才引起注意的。

其實幾個特點包括潛伏期可能更長,在潛伏期甚至被認爲是痊癒以後都有傳染性;那有些感染者現有的檢測檢查不出來,這裏可能有病毒的特點,也可能有檢測試劑的問題。美國CDC就發現他們這次發給各個州的檢測試劑有問題,所以現在要從新發,就是說有些確診病人檢測不出來,那還有很多是不發燒的,這些都使這個病更難控制。

現在人們擔心的是病毒突變的方向,就是那個方向誰也不可能預測。從現在看,傳播方式方面,它已經更像是流感而不是SARS那樣子難控制了,傳播方式已經是非常糟糕的了。如果突變向毒性更毒的方面走的話,那就非常可怕了。就是國際上對這件事情,對流行,非常不樂觀。

哈佛的一個教授他警告說,這次這個疾病的流行應該是纔開始,說其他國家很可能沒有辦法阻止在自己國家的爆發。因爲現在各個國家都還沒有爆發,還都在控制階段,他說很可能無法阻止。那麼還有一個就是英國的帝國理工學院做預測模型的那個教授,他就擔心說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全球大流行的早期階段,所以這些都是不容樂觀的。

主持人:以前像SARS時期,都是說天氣一熱這個病毒就消失了,就不起作用了,所以大家都認爲說到夏天,或者4、5月份,這個疫情就會消失,習近平也是這麼認爲的。但是最近世衛組織說,這次的病毒是乾冷溼熱天氣都能傳播;然後又有一些專家現在出來說,其實戴口罩也沒有什麼用,所以感覺上是防不勝防。

橫河:世衛組織說這個乾冷溼熱天氣都能傳播,其實流感也是乾冷溼熱天氣都能傳播的,現在有人認爲夏天流感少的原因是因爲夏天太熱了,人與人之間保持一個距離,扎堆的現象比較少,所以傳播就比較慢一些,有人是這麼說的。國際上確實是對這個天氣熱了疫情會消失這種說法沒有那麼樂觀。

妳講到世衛組織世衛組織這次其實是廣受詬病,因爲他在政治上向中共磕頭,一個勁的去吹捧中共抗擊疫情的措施多麼得當,爲了這個還過遲的宣佈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另外還有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還繼續排斥臺灣。他是以中共提供的信息爲準的,中共提供的信息就很明確了,誰聽了誰就倒楣嘛。日本那條郵輪現在不是隔離嗎?感染的人數當中確定感染的有一個,就是去檢查的那個檢疫員,就是衛生檢查員,他沒有按照最高級別來保護自己,結果就被染上了病。結果日本方面現在說什麼呢?他是按照世衛組織的建議做的,世衛組織說不要這麼保護,所以他們就按那個做了。

那麼世衛組織這個建議從哪來?他是根據中共的說法來做的。可是世衛組織這次是完全沒有起到一個國際衛生組織帶領全世界抗擊這種突發的傳染病的作用,這完全是政治原因。

中共其實還面臨着一個巨大的挑戰,當然這種事情在別的國家可能也算不上挑戰,就是3月初的兩會,我們知道兩會當然就是擾民,這次湖北反應緩慢,有一種說法就是1月初的時候,就是疫情剛剛露頭還有可能控制的時候,就是因爲湖北開兩會,所以把事情給耽誤了。因爲兩會期間,別的事情都停下來了。

這個是可能的。就是對於中共的各級黨政主要官員來說的話,兩會當然比疫情要重要得多。你要是把兩會拖了,或者是不開的話,那毫無疑問的,這個官是當不成的。至於疫情的話,當然這回是當不成了,但是不見得都會。

在外部的話,而且要兩會開不成,或者兩會受到什麼影響的話,中共還真的沒辦法推。民航停飛的話,它可以說是美國的陰謀,美國帶了頭,別的國家也跟上。那兩會要開不成的話,它就推不到美國頭上去了。而要開的話,誰也不能保證這麼大的聚會這個疾病不流傳。這個兩會可是中共最重視的面子工程,而且它是代表了中共統治的,是一種統治的象徵。

主持人:的確現在網上有一種聲音是說兩會有可能會推遲,當然會不會推遲,我們下面再繼續觀察。但是我們注意到網絡平臺上最近的一篇文章是非常有意思的,它是說崇禎亡國的時候,大家都在等着他下令。那麼結合到當下的形勢,這個劍指何人是非常明顯的,那現在這篇文章就被很多人轉發。那以前您分析的時候,我們還只是說各地官員只是在互相甩鍋,還沒有甩到最高層,那現在有這種聲音出現了,您怎麼分析呢?

橫河:上次其實我們是沒有分析,那個現象已經開始有了,這就是高度集權的體制,它必然會出現的這種現象。因爲權力和責任本來就是一體的,儘管在這種集權政權當中,追究責任不容易看出來,但實際上是存在的。就是個人,尤其個人集權的話,當然他的權力很大,但是追責的時候也非常容易,因爲這時候你就沒有辦法向別的人身上去推卸責任了,這個機會就沒有了。

如果我們從長遠分析的話,當然這個疾病的出現和傳播,它是中共的罪惡,我們剛纔都講了,就是說換任何人可能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爲是它的常規操作。但是在這個系統裏面的每個人他都要承擔自己的一份責任,當然責任和他的職位是相匹配的,所以劍指最高層這是必然的。

但我們實際上要注意的是什麼呢?就是說這個是指個人集權,但實際上再追究下去的話,會有很多的人去想到,而且會很自然的去推到中共統治這個關鍵問題上面去了。因爲個人能夠集權,他是以中共統治爲基礎的,所以說最高當局的責任和中共作爲統治集團的責任,這兩者是不可分的,而且最終這個責任也一定是他們的。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就談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