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
武漢率先封城,圖爲被封的漢口火車站。(美聯社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武漢“起疫”撕開中央集權鐵幕 地方割據開始?

原標題:口罩就是生命,疫情就是命令,多地地方政府搶劫醫用口罩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3日】1月29日,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組織做好疫情防控重點物資生產企業復工復產和調度安排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地方各級政府“不得以任何名義截留、調用”醫用物資。

但是,醫用口罩就是生命,醫用物質就生命,嚴峻的疫情就是命令,就是高於中南海命令的命令,爲保自己生命又負有主體責任的各地地方黨政領導便無視中南海嚴禁的“不得以任何名義截留、調用”醫用物資的命令,利用割據一方的權力命令轄區的海關和警力,以各種名義截留路過轄區的本地企業和外地抗疫醫用物質,情形如同山大王搶劫路過轄區的抗疫醫用物質。如《失控了,中國各地政府開撕開裝甲車互搶物資》就彙集了多地地方政府猶如山大王搶劫醫用口罩的信息:

2020年2月1日大理市衛生健康局攔劫浙江慈溪市11.2萬個口罩,慈溪市政府同日向大理市發出放行醫用口罩的協商函。最終,大理市只向慈溪市返還1.2萬個口罩,截留了10萬個口罩。

2020年2月2日大理市衛生健康局攔劫重慶市的九件口罩,重慶在2月3日發函索要時,所有口罩已經全部被大理當地瓜分乾淨。

搜狐網2月6日爆料,大理市還攔劫了河南信陽、成都麗江、廣西遵義從東南亞、從緬甸進口經大理市海關入境的醫用防護物資。

2020年2月4日以前,瀋陽海關攔劫了青島先後從韓國進口經瀋陽海關入境的一批10萬個N95口罩和從日本進口經瀋陽海關入境的一批15萬個N95口罩。2月4日,青島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物質保障組獲悉瀋陽市委託的企業從韓國採購的醫用口罩等防護物質,將搭乘2月4日、5日從韓國到青島和從韓國到威海的飛機、輪船過關入境,便指令青島海關攔劫它們。

成都市錦江區、綿陽市、金堂縣發生“連環搶劫口罩案”:2月6日,網絡上爆出,四川錦江政府(應爲成都市錦江區政府)從巴中調運了30萬隻醫用口罩,由裝甲車和30多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負責押送,中途被綿陽公安的幾十輛警車攔截,被迫留下20萬個醫用口罩當作買路錢,而就在綿陽公安滿載戰利品往回走的路上,又遭到了金堂公安的搶劫,結果被綿陽公安強行闖關成功。

山東廠商購進20萬個醫用口罩,遭到山東政府搶劫。江蘇常熟從海外購進50萬個口罩,被廣州海關全部扣留。江蘇太倉市書記直接聲明:除了湖北的不攔,其他的都攔,特別是山東和廣州。

以上情況說明什麼?說明:

一、中南海進入了有令不能行、有禁不能止的時代,而且進入了中南海不敢處罰抗命中南海的地方政府(實爲地方黨委)官員的時代,表示地方政府將更加肆無忌憚地抗命中南海。

二、在武漢肺炎病毒的迅速蔓延全國擴散世界的疫情下,各地各級地方政府已以負有抗疫主體責任和抗疫是重中之重的需要爲由,無視中南海嚴禁的“不得以任何名義截留、調用”醫用物資的命令,利用領導一方的割據權命令轄區的海關和警力,以各種名義截留路過轄區的本地企業和外地抗疫醫用物質和。

三、雖然各地海關由海關總署垂直領導,卻因各地海關工作人員及其家屬生活所需的一切都依賴當地的供給而不能不聽當地政府的領導,在他們的生命與當地肆虐的武漢肺炎疫情息息相關的情況下,當地海關領導爲保海關工作人員及其家屬的生命,也只能按當地政府的非法決策行事。

四、在全國幾乎都實行封城封省與城市小區和農村村莊都實行封閉式管理的情況下,即在全國各地因防控武漢肺炎疫情擴散需要而網格化化成的各自獨立的疫區和防疫疫區的情況下,在全國公路水路交通幾乎癱瘓的情況下,在各行業的生產也幾乎陷入停擺的情況下,接下來各疫區和防疫疫區緊缺的物質不只是防疫的醫用物質,還有維生所需的生活物質。因此,各地方政府不僅會繼續攔劫過境的醫用物質,還會攔劫過境的緊缺生活物質。

——轉自《獨立評論》  作者:呂柏林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