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石濤縱橫】疫情大爆發 習近平天命已盡的開始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3日】(主持人:石濤)

一種病毒的命名應該來自於三個不同的機構。世界衛生組織命名,如果標準的說法叫做疫情的名稱,病毒、流行病的疫情的名稱。然後是全球病毒什麼專業的一種命名。在此之後,有另外一個機構去類似於它專業的角度,但就像綜合的似的。所以這是在國際範圍內面對大的瘟疫,它有它的一種專業上的分類。在命名問題上,世界衛生組織就顯得非常的替共產黨說話。說爲什麼不用武漢?說怕有侮辱的字眼。

你都那樣了還怕別人侮辱。那世界衛生組織爲什麼這麼說?是從上次非典之後,中共就開始花錢把世界衛生組織就像WTO一樣給買走了,基本就是買走了。現在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是埃塞俄比亞。埃塞俄比亞,無論從國家的地位,從它人民本身的醫療水平,它的整體水平,以及它對整個全球的影響,根本排不上號。有人說你這同樣是看不起人。

我以爲,這人在現實環境中,沒有倆一樣的。所謂的很多人說的平等的概念,甚至包括所謂的反對歧視的概念,是羨慕妒忌恨,是在於有謬於生命本來的,站在自己權力慾望的角度上說的。正是這種平衡的說法是共產黨的精髓。如果你不信,打土豪分田地,這是真正的人權平等。打土豪,我殺了你,因爲你剝削了我,因爲你比我拿的錢多,我殺了你,所以大家就都有錢。

殺完之後,他們成這東西了。所以這個東西在一個沒有真正生命認知的背書之下是邪惡的。世界衛生組織在這個背景之下成立的。幾乎所有人,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到北京見習近平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沒見過這麼下賤的東西,那是。不是中國人這麼說,那西方社會也在這麼說。那習近平把中國人坑了,世界衛生組織把世界坑了。現在這個場面是這個場面。

在過去的時間應該是昨天武漢市的叫漢網,武漢市政府的網站,貼出文章叫《“疫”流而上,何不多給武漢市長暖暖心》,替自己的市長、替自己的書記喊冤,很少見。這個給我感覺就是武昌起義,武昌新起義,就是辛亥再革命,給我感覺是這樣。

那它直接講武漢市委書記、武漢市長早在12月份就已經請了專家組到武漢去,國家專家組已經到了武漢,也查證了東西,也都拿到了東西,然後告訴武漢市政府、市長和告訴湖北省的官員要如何做。如何做就是把這件事情一直扣到習近平發出重要指示。那湖北的網站敢這麼登,那不就是那不就是武昌新起義、辛亥再革命嗎?責任全在中央。

早在12月中旬就已經向中央彙報,鍾南山自己知道,那這就是一個相互責任的問題。那在這種相互責任的問題上,習近平慫包就慫在這。天底下沒見過這麼慫包的,這個太少見了,沒見過這麼無能的,沒見過這麼雞賊的,沒見過這幺小氣的。所以在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的時候,它直接講考慮的是習近平的想法。那也就變成了一個它的命名裏沒有地名,什麼都沒有,也沒有用“病毒”這倆字。

我們跟大家解釋過“病毒”這倆字也挺怪的,在拉丁文的角度來講,直接應在習近平這個人本身上,一點沒走樣。就是說習近平代表了病毒,在現在是這麼回事。結果世界病毒學會在命名中,就直接把它叫做薩斯2.0,直接這麼叫。薩斯2.0就是非典,我們在節目中早跟大家說的非典2.0,它是03年的非典薩斯的姐妹,就這麼講。

鍾南山替共產黨說話、替習近平說話一直否認薩斯的說法,他也是專家,對不對?但國際專家、病毒專家協會否定了。爲什麼他不願意說薩斯?

在中國,在中共的官場,你說薩斯就是王岐山,2003年的薩斯是王岐山一手在北京城撲滅的,開啓了他的官場仕途。當時他只是個副職,他是海南省副省長調到北京市處理薩斯,2013年鳳凰網特別爲此寫了他一篇文章。所以這是習近平小氣,因爲他走到今天完全靠王岐山嘛,然後在2018年他把王岐山給壓下去之後,給弄了一邊之後,那他就大家有目共睹的知道是他做的不地道。

就是說我們別的都不講,就說哥倆,這個幫着他走這份上,他把人給甩了,跟大鼻涕似的給扔了,那誰都說就是習近平的人品極差,這是人品極差。那他現在扣着就不願意用“薩斯”這兩字,但事實就是事實,所以我們大家說習近平害了中國人。但他的無能,他完全靠着中共官場的這種肩架結構在壓別人,而不是自己的能力,那沒有人會服氣的。

所以武漢出現了挑戰,在武漢網出現挑戰之後的不到10個小時,習近平換掉了湖北省委書記跟武漢市委書記。省長跟市長他換不了,那個系統是在人大的角度去換的,所以他換掉之後的目的是什麼呢?要轉變爲原來的政法委體系。也就是說要強壓武漢,防止武昌新起義、辛亥再革命。

這是《看中國》網站登的《武漢市長不甘當替罪羊?官網爲其辯護 踢爆疫情隱瞞真相》。就是我剛纔說的那篇文章。因爲在127號的時候,那作爲武漢市長來講,他已經直接挑戰就是在接受專訪的時候,他已經直接挑戰了,我要得到授權,我沒有授權,我什麼都做不了。所以在同一天,李克強到了武漢,而第二天習近平見的世界衛生組織,然後說出了一句話都是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所以他的愚蠢就是他自己的話把所有責任都攬在他自己身上,他已經推卸不了了,這是他自己明確講的。所以那現在發生的一切,也就是他自己的所作所爲。

隨着疫情的發展走到今天,在中共的官場中有人替他說話,包括世界衛生組織說話,說疫情已經出現拐點,因爲新增加的數目跟死亡的數目已經出現了改變,就是降低了。在這個背景之下,武漢市官網就說出了一個說法,而在全球範圍內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英國的金融時報都提到說習近平天命已亡,天命已經結束。

這是一個大的背景了,結果在中共認爲想去掩蓋疫情,說疫情開始跌落的背景之下,昨天迫不得已,不知道是他自己官場的迫不得已,還是中共疫情小組的人要去挑戰習近平。大概一天增加了3000多,現在是將近5萬,48,000多。頭一天的報數是44,000多,它以最高峯的數值,這都是掩蓋的數字了,但是它增長了大概8~7%,所以已經逼近5萬。而死亡數字一天增加了240多,那這種以20%的增長率垮就起來了,死亡人數垮就提起來了,所以現在它報是死了1300多。

而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它是專門研究病毒的,是世界級的相關組織的所仰仗的標準式的這麼一個機構,它昨天做出的第四篇報告:中共國掩蓋疫情,感染率就是感染的人數相差19倍到26倍。什麼意思?按照它的推斷,現在在中國感染的應該不下120萬人,死亡率18%。按照死亡率18%計算,現在死亡應該在11萬人之上,不會在其之下。

那也就是這個機構在119號最先做出的報告,當時是這個學院的院長,他認爲這種東西已經起碼在武漢感染1700人。而當時中共官方報的,大概是200人,100多人到200人,死了三個還是兩個,所以這是同時間,10號、11號同時間發生的事情。那我們現在看到的故事,武漢市長很顯然就是在疫情根本控制不了,而中共官方一直在強壓作假的背景之下。

我個人覺得你可以感到他有一種良心的概念在其中,因爲這是人人都逃脫不了的一個死亡的威脅。地震、海嘯,任何其他的災難,只要活下的人,他都可以逃避這場災難,然後他都可以掩蓋已經發生的災難。但瘟疫不是,瘟疫沒人知道它什麼時候結束。一天24小時一直在持續發生着,威脅着今天中國大陸每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實際就是把共產黨的權力網給撕裂了。所以在BBC報道的時候,直接講說肺炎疫情嚴峻,中共政法系統的官員到湖北救火。

其實是這麼個說法,我覺得這個標題是這麼回事。那現在的政法體系,習近平沿用了當時周永康的那一套,在維護他個人的權威。所以當把政法委體系進入了武漢和進入了湖北的時候,也就是說整個武漢是疫情的中心,而整個武漢一切披露出來的內容全都是掩蓋的。而武漢市長和武漢官網撕裂了這個黑幕,把矛頭直接衝向了他習近平

12月中旬已經向中央彙報,那全國的叫衛健委派專家來到了武漢市進行了調查,鍾南山知道整個事情的過程,前後時間耽誤一個月,到了120習近平才發出重要指示。我武漢沒有任何責任,而在武漢市長官網接觸黑幕之前,習近平撤換了湖北省衛健委的主任跟黨委書記撤掉兩個人,叫陳一新到那去,一把手全抓了。

當陳一新到那兒以全國防疫抗疫小組副組長的身份來到武漢的時候,就等於廢掉了武漢的整個官場的間架機構。就是從湖北省委到武漢市的市委全都廢掉,變成了陳一新一把手。那現在陳一新被被任命爲武漢市委書記。另外一個應勇是原來的上海市的市長,來到了湖北省任湖北省委書記。他在黨的系統上下換掉兩個人,然後歸爲政法委直接聽命於習近平,那這就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在武漢將出現比較大的衝動。

就是說你要知道湖北省現在就變成了死傷無數着人,但他們卻成爲一個替罪羊,可是他們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就是說今天在武漢市的市委當中,他們成爲了巨大的冤情。而這一份冤的本身就像李文亮,你是黨員你要遵循黨的規矩,黨讓你死,你不得生。

那今天武漢市長不想成爲第二個李文亮,他就幹了,對吧?他喊冤了,李文亮沒敢喊冤就死了。那今天市長喊冤了,所以喊冤10個小時之後把書記這一套拿掉,黨指揮槍嘛,黨指揮一切,政法委官員進去,他帶着這一套進去,想把不聽話的官員抓掉,那這個東西不好辦。

王岐山愛將蔣超良克防控不力隱瞞疫情遭撤職,上海市長到湖北省任省委書記。這個蔣超良是不是王岐山的,這個事不好說。我自己原來認爲過去一直把蔣超良當成是習近平的人,但是那整個奪權的過程是王岐山幫他做的,所以你現在給他分開了。

就是蘋果日報在討論這件事情說這是王岐山的愛將的時候,其實就把王岐山跟習近平對立了。也就是講說一般的媒體在熟悉中共官場的背景之下,完全看出來在這一次非典2.0的時候,那習近平遭到了一種天意的天遣、譴責而且嘲諷他,嘲諷的原因就是非典,對吧?曾經在北京王岐山處理非典,而使得飛黃騰達,走了他官場的這十幾年。而習近平在應對非典2.0的時候,一敗塗地,應對了他的名字茅坑先生。茅坑先生,是他118號。

19號從緬甸拿回來的,在寫給他的歡迎詞中就這麼說的,緬甸語一翻譯成英文明明白白的就放在那了。所以這是一個天意的譴責,對習近平的嘲諷。用王岐山,用薩斯之名,掛着王岐山的所作所爲,嘲諷習近平的無能。也就否定了習近平當初2018年,當把自己修改憲法當成至尊,就是叫定於一尊的位置的本身是一個莫大的天譴跟嘲諷。

他應着這條路走,對吧?他把蔣超良拿下去沒有用的。因爲整個地方官員都承認,因爲都承認所有東西得經過他同意,他自己也承認我親自部署、親自指揮,掩蓋的一切是你親自做的,然後你把責任推給了下面的官員,做老大的這麼做,底下當兵的不拿刀砍你,不拿磚頭抽你,你是老大嗎?老大是好處都來,錢也是我的,工也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的,這都是我的,出了事全是你們的,那是老大嗎?那不就是茅坑先生嗎?對不對?

黑道、白道,你看看《水滸傳》,你看看《三國演義》,那裏頭做老大的他就得擔責任的,對吧?老大,你罩着別人的,下屬出了事,你說這是我的,你找我算賬,對吧?打狗看主人,不也是這個道理嗎?這個主人連狗都給賣了,還沒怎麼着呢,就把狗賣了,跟我沒關係,這事全怪他,是他咬的,你看是他咬的,不是我,這東西,對不對?所以我開玩笑連狗屁都不如,那是,他連狗屁都不如。這個事就這麼講了,然後這個事情就出來了。

外界質疑蔣超良是因爲隱瞞疫情而被撤職。這個話是不成立的,因爲武漢漢網已經登出來了,在武漢市出事的時候,12月份出事的時候,人家已經把國家衛健委的專家請來了。隱瞞疫情的只有可能的李克強、習近平,對公衆,對不對?所以這是他蔣超良自己不敢說話,武漢市長拼了說了話了,那他現在就不敢弄武漢市長,先弄了他了。然後他就提到說王忠林什麼作風硬派,這個那個的。

這個東西我跟你講,如果是地震,他能唬住,誰派那,應勇去應勇倒黴,對不對?應勇後面就是就義,沒什麼別的。這王忠林,如果你“忠”字在先,你就死在裏頭。你下去的人是政法委體系的,你能把人壓着。哥們,你能把那小蟲子壓住嗎?那不是神經病嗎?這是一個毫無禮數,利令智昏,自己的利益滿身都是屎包,纔會想出這個問題。但是它反映出來中共官場裂變,它的裂變層面在於它的政治局這一層。

這樣的變動會涉及到政治局這一層,在,根本真相全然不知的情況下,去把責任推出去,而下屬官員已經把責任撕開的時候,這是習近平天命已盡開始。所以就是咱說那個,武昌新起義,辛亥再革命,共產黨死在它自己的革命的浪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