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有學者指出,2020年將是習近平上臺後面臨的最糟糕的一年。示意圖。(美聯社資料照)
早有學者曾指出,2020年將是習近平上臺後面臨的最糟糕的一年。示意圖。(美聯社資料照)

反了!陸媒發文暗示習近平有點像崇禎?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3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擁有那麼強大的統治手段和科技資源,卻因一個武漢肺炎鬧得驚慌失措,到處封城封鄉,民怨沸騰。大陸網站突出一篇文章,專疑似影射習近平象明末亡國的崇禎

網易平臺近日刊出的一篇題爲“崇禎亡國的時候,大家都等着他下令”的文章。文章似乎是在解釋明帝國末年崇禎走投無路明帝國覆滅,但人們似乎看到了崇禎亡國與習氏統治的某種相同之處。

文章開宗明義:“崇禎爲什麼亡國?當危機來臨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指示”。文章分析:“最後能幹事的大臣差不多就被他殺完了,留下的都是不說話,不做事,皇帝說什麼他就怎麼做的那種聽話的人。所以,他最後還說諸臣誤朕,其實是執迷不悟,始終沒有理解,是他耽誤了大臣,也耽誤了明朝的江山。”

文章分析崇禎統治的短板:“一旦遭遇突發危機,應對能力的短板就會特別明顯。因爲其他人都怕承擔責任,所以並不獨立判斷,也不自己決策,而是逐級上報,等待上級指示,上級沒有指示,他就堅決不動,因爲這樣做對他是最安全的。”“而這種過度的權力集中導致的另一個很明顯的結果就是,其他人都對整個體制失去了忠誠和認同,而只是把自己當成皇帝的打工仔。”

文章結論:“這其實也是每個王朝末期官僚體系的普遍狀態,對朝廷沒有什麼認同,對皇帝也無所謂忠誠不忠誠,只是當成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已,只做上級交代的任務,上級沒有指示,哪怕是再大的利國利民的好事,他也不會去做。因爲在這種氛圍下,如果誰這樣做,反而顯得別有用心,容易成爲衆矢之的,最後被其他人逆向淘汰。”

這篇通俗短文早在網上被刪了,但各種複製件照樣在大大小小的朋友圈流行。

對比今下,武漢疫情肆虐,目前各家分析,至少認爲這次的最大教訓之一就是武漢的官員們或者中國衛生部門的技術官僚們,在發現疫情的嚴重性,甚至已人傳人,連醫護人員都難以倖免的時候,還不敢向社會公開。還不敢上報,或者瞞報,少報。但主要是因爲中共的專制體制,令各級官員都在維穩習慣思維下一切唯上,要聽中南海最高層的命令。

比如,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央視採訪時,公開把隱瞞疫情的事“甩鍋”中央。周先旺承認披露疫情“不及時”,但希望外界理解地方政府公佈訊息的難處,又指地方政府需要獲得“授權”纔可以披露。

中央社引述分析家表示,周先旺雖沒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決定都需要中央上級批准,導致無法快速行動。

法廣評論指出,帝國的特徵就在於全國所有官員都看着上頭顏色行事,任何獨立的看法見解都很危險,就這樣,湖北這場可怕的疫情,早在十二月初已發現了疫情,一拖再拖,一壓再壓,直到完全失控,人傳人,醫護人員難以倖免,全中國都面臨巨大危險的時候,習近平才表態了。這一表態,接着而來的就是帝國傳統的戰爭處理方式,封城,封省,全封閉式管理,一時亂象百出,人民怨聲載道,死的死,傷的傷,前期醫療資源嚴重不足,患者求助無門,後期則上門抓人,暴力排查,給人民內心留下巨大的傷害。

臺灣政大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分析,習近平應該早就知道有武漢肺炎疫情的消息,但當時正值美中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等事項,習近平又將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因此當疫情尚屬模糊階段時,“沒辦法派上習近平的首要考慮”。疫情延燒至此,“最重要的是中共體制上的問題”。

《希望之聲》刊發的評論員魏晉的題爲“李文亮枉死 中央與地方開始保權廝殺”一文則指出,中國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表示,在這波疫情中,除了科學,官員還要考慮政治、維穩、經濟、隨黃曆新年而衍生的民生需求等問題,科學家說的話“往往只是官員決策中採納的一部份”。曾光的話赤裸裸地說出了中共的防疫思路,生命不是第一考量,要第一考慮中共的政治、第二考慮維穩、第三考慮經濟。生命連排第三的地位都沒有。這個體制視人命如同草芥。強權之下無真相。

2020年早就被當局定爲政權大患、維穩空前之年。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1月1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傳達習近平指示:2020年中共政法委工作要將“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習近平1月20日對武漢肺炎疫情做出指示,也要求遏制疫情蔓延卻不忘強調要“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

文章指出,可以說,中共高層在這次抗疫行動中,政治考慮其實是首要的,只是不便明示。武漢肺炎其實是一種來自共產主義最大陣營的病毒,現在已擴散到全世界。如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開宗明義: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不幸言中!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